今天

新加坡调策略亚太局势悄然变化

21/06/17

作者/来源:乔新生 中评社 http://hk.crntt.com

  北京6月14日电 新加坡外交部长到北京访问,与中国国家副主席和国务委员见面,中国外交部部长在联合记者会上明确指出,中国愿意和东盟国家共同努力,维护地区安全,在涉及中国南海问题上,中国外交部长明确表示,中国有能力和相关国家合作,尽快磋商制定南海行为准则。新加坡外交部长表示,新加坡是“一带一路”沿岸国家,新加坡愿意充分发挥金融中心的作用,为中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合作提供服务。在中国南海问题上,新加坡外交部长更是明确表示,认同中国政府的做法,由中国南海相关声索国通过谈判解决问题。

  此前新加坡政府在中国南海问题上始终扮演麻烦製造者的角色,不仅在多边场合就中国南海问题发表意见,而且更主要的是,鼓励中国南海周边国家通过仲裁手段解决南海问题。此次新加坡外交部长在北京所作的表态,充分说明新加坡政府已经意识到在中国南海问题上调整策略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支持中国南海周边国家通过相互磋商解决问题。新加坡外交部长意味深长地指出,新加坡不是中国南海声索国,言外之意,新加坡不会参与中国南海有关问题的讨论,新加坡也不会在中国南海问题上製造事端。

  儘管新加坡一些学者认为,新加坡在中国南海问题上立场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但是,种种迹象表明,新加坡政府已经意识到,与中国保持距离将严重损害新加坡的利益。新加坡政府正小心翼翼地调整自己的地区安全策略,努力採取措施化解两国之间的矛盾。为了回应新加坡政府的积极姿态,多次组织中国干部到新加坡接受培训的中国国家副主席出面接待新加坡外交部长,这说明中国愿意和新加坡保持友好关係,共同努力翻开两国关係发展的新篇章。

  新加坡与中国关係的冷澹,是因为新加坡政府在亚太地区安全问题上作出了错误的判断。新加坡政府认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必然会导致中国在亚太地区损害其他国家的利益,因此,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到美国访问,把美国总统称为“首位太平洋总统”,就是希望美国继续在亚太地区特别是在东南地区强化自己的军事存在,从战略上遏制中国,为东南亚国家提供安全保护。正因为新加坡提供了军事基地,导致美国在中国南海地区空前活跃,美国的大型军舰和美国滨海战斗舰从新加坡港出发,不断地在中国南海地区耀武扬威。中国政府对于新加坡的安全地缘战略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中国不会允许美国在亚太地区製造事端的,中国也不能允许新加坡在处理亚太地区安全问题上採取错误的立场。中国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在新加坡参加香格里拉安全对话会议,除了向美国等西方国家表明中国的立场之外,与新加坡国防部长和新加坡有关部门领导人进行了会谈,全面阐述中国在亚太地区安全事务方面所採取的立场,希望新加坡能充分意识到,如果在安全问题上作出错误的决策,试图在经济上的依靠中国,在安全上依靠美国,希望美国和中国在亚太地区进行军事对抗,那麽,最终必然会损害新加坡乃至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利益。

新加坡作为蕞尔小国,在处理地区事务乃至国际事务方面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在处理亚太地区事务方面,为了防范共产党国家的崛起,为了防止马来人颠覆新加坡,把美国牢牢地落在自己身边,依靠美国的军事存在,使新加坡成为一个强悍的地区国家。随着新加坡经济实力迅速增长,新加坡政府在地区事务乃至在国际事务上的话语权越来越多。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不幸去世之后,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试图在经济上依靠中国,在安全上拉拢美国,继续让美国在亚太地区安全事务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对于美国来说,如果能在亚太地区特别是在中国南海地区挑起事端,让中国南海周边国家购买美国的武器,那麽,美国就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事实证明,正是由于新加坡等一些国家暗中作祟,导致中国南海地区局势越来越複杂。中国之所以对新加坡採取冷澹的态度,一方面是希望新加坡政府充分意识到自己的地缘战略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新加坡政府主动採取措施,改善两国关係,从而使中国南海地区的局势尽快恢复平静。

  新加坡外交部长到北京访问,虽然表面上是一次正常的例行正式外交访问,但是,从本质上来说,标志着新加坡政府对亚太地区的安全局势进行重新评估之后,已经作出了新的选择。今后新加坡在处理中国南海问题上可能不再充当急先锋的角色,新加坡在处理亚太安全事务方面可能会保持相对中立的地位。新加坡政府已经意识到,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中国在亚太地区安全事务方面一定会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如果在美国和中国之间作出选择,那麽,新加坡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只有主动靠边站,在处理地区安全事务方面保持中立,才能使新加坡安全利益最大化。从这个角度来说,新加坡外交部长到北京访问,表面上看是为了加强两国之间的经济合作,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则是新加坡政府主动地向北京方面表达新加坡对地区安全方面新的战略考虑,希望能得到北京方面的谅解,从而使新加坡与中国的关係回到正常的轨道。

  中国不希望东南亚国家感到为难,不希望东南亚国家必须在美国和中国之间作出选择。中国希望美国继续在亚太地区发挥作用。事实上,美国驻军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日本的军国主义,推迟了日本政府修改宪法的时间。如果美国能珍惜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成果,在遏制军国主义问题上继续发挥作用,那麽,美国在太平洋西岸地区的军事存在非但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情。中国不反对美国在新加坡驻军,中国也不反对美国和东南亚国家保持军事合作关係。但是,中国希望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充分考虑到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充分照顾到中国的国家安全和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存在长达数千年,中国希望在南海地区与相关国家和平相处,通过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共享南海地区的海洋资源和海底资源。

  由于美国不断从中作梗,特别是美国挑动新加坡等一些东南亚国家在国际社会不断地製造矛盾,从而使中国南海地区波涛汹涌。新加坡曾经充当美国的马前卒,在中国南海问题上扮演不光彩的角色。新加坡不仅支持菲律宾向仲裁机构申请国际仲裁,而且在仲裁结果出来之后,第一时间表态希望中国尊重仲裁的结果。新加坡不光彩的表现一方面反映出新加坡政府对亚太地区局势的关切,但是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新加坡政府对于中国的极端不信任。新加坡政府对中国在维护地区安全方面能否发挥积极的作用缺乏信心,因此,一头栽进美国的怀抱,试图依靠美国来维护亚太地区的安全局势。事实证明,新加坡作出了错误的选择。如果没有中国的存在,那麽,亚太地区的安全就无从谈起。如果不尊重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安全利益,那麽,亚太地区的安全保障就是毫无意义的空气振动。

  新加坡外交部长到北京访问,一方面说明新加坡已经意识到亚太地区的安全必须充分依靠亚太地区的国家来保障,另一方面也说明新加坡已经意识到中国是地区性的大国同时也是世界大国,中国不会允许中小国家挑战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在捍卫主权领土完整方面没有任何妥协的馀地。中国希望新加坡能在处理中国南海问题上扮演中立的角色,不要在中国南海问题上说三道四。中国与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文莱、印度尼西亚等国可以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即使暂时无法达成协议,也可以在友好协商的基础上,共同开发利用中国南海地区的资源。中国在处理中国南海问题上有理有利有节,中国不会强人所难,中国充分考虑到中国南海周边国家的现实利益需要。但是,如果认为中国软弱可欺,认为依靠美国力量可以迫使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作出实质性的让步,那麽,就会对中国南海地区的局势作出错误的判断。

  中国南海问题没有解决,只不过暂时推迟罢了。中国并不急于解决南海问题,等到时机成熟,中国一定会在中国南海地区全面行使主权。中国当务之急是要发展经济,通过调整中国的经济结构,实现经济的平稳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希望中国南海地区风平浪静,希望相关国家不要製造事端。新加坡外交部长到北京访问,带来的不仅仅是新加坡政府的地缘政治战略,同时也带来了中国南海地区的特大喜讯。中国外交部长在与新加坡外交部长会见记者时轻鬆地指出,中国希望中国南海周边国家通过双边磋商,制定共同遵循的行为准则。这标志着中国已经牢牢地把握解决南海问题的主导权,中国在处理与南海周边国家纠纷方面已经有了系统性的方桉。新加坡外交部长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如果在中国南海问题上拉大旗作虎皮,试图让某些霸权国家在中国南海问题上发挥作用,那麽,最终必然会导致中国南海地区动荡不安。新加坡外交部长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希望新加坡政府在处理中国南海问题上真正做到言行一致,不再公开批评中国南海政策,也不要把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对话会变成声讨中国的会议。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