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黄循财在中国说了些什么

28/05/17

作者/来源: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到中国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以及苏州世界城市峰会,代替李显龙发表新加坡对一带一路的看法。李显龙为何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是否如黄循财所说的邀请是由中国政府所决定?倘若是中国政府不愿邀请李显龙,那么黄循财的出席就显得毫无意义,充其量也只是走个过场。

  本人十分纳闷,为什么这位上任不久的部长在网络上被人冠以“色狼”称号?究竟他做过什么行为上的过错?然而他可以代表新加坡出席论坛,李显龙对他应该是信任有加,否则不会派遣外出。

  黄循财在中国说了些什么?无非是传达李显龙的旨意,希望从一带一路得到一些好处,例如协助融资、金融保险、城市规划、法律服务、以及拓展第三市场。在新加坡眼里,这些都是它自以为的强项,但都是属于服务项目,不能直接对一带一路产生作用。新加坡在一带一路的基础建设方面完全没有实力,也就是说,他对于各种工程如桥梁、铁路、水库、电站、隧道、码头、公路各种建设,不具备建设队伍,亦无技术,因此希望从服务方面希望得到好处,从旁拾人遗屑,拣掇轻松。新加坡没有大型工程建设能力清楚的反映在它国内基础建设,它的汽车天桥、地铁无一不是外国工程队所建,然而新加坡政府素好吹嘘,越是没有,越是吹得厉害,它不是曾经说过要设立铁道学院吗?这种心理,只要看它把自动扶梯和礼包也当成大新闻报道即可明白。

  此外,一带一路并非如苏州工业园那样的单一工程,而是一个庞大的项目,牵涉百余个国家,在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的引领下,沿线城市如香港、曼谷、吉隆坡、迪拜、利雅得,以及欧亚大陆的大中城市,都能够为融资出力,无须聚焦在新加坡一地。各国的基础建设以及有关民生事项,都可以从一带一路总部获得协调,相信这个总部在下一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即可成立。总之一带一路是跨越国际的巨大工程,新加坡的力量相比之下显得微不足道。

  黄循财属于第四代领袖,却尽力模仿李光耀和李显龙的做法,也对着自己带去的记者举行记者会,因为外国的记者绝对不会采访小国人物。我们发现他与其他第四代领导人一样,对周遭以及新加坡的历史完全空白一片,何以见得?他在记者会上说新加坡在过去是一个贸易中心,实属可笑之至,当郑和七次下西洋时,没有登陆新加坡,此时的新加坡还是一个狉獉荒岛,仅有些少渔民和海盗居住。郑和船队反而数次登陆马来半岛东岸的雕蛮岛(刁曼岛)汲取食水。明朝图籍中称新加坡为龙牙门,黄循财肯定不知。原先在今天的岌巴海港,有一块巨大岩石跨越在陆上和海上,海水侵蚀后形成海蚀洞,后来顶部坍塌,形成一半矗立海中,一半矗立陆上两块巨石,远望弯曲如龙牙,故称龙牙门。英国人为了拓宽水道,把两块巨石炸毁。在此顺便告黄循财一个秘密,陆上的巨石向岸一面原来刻有爪夷文碑文,是爪哇人占领新加坡所刻,英国人为了让人相信是莱佛士最先发现新加坡,特意篡改历史,将之敲下,裂成数块,并假意将之送往加尔各答东印度公司研究,结果是没了下文,毁尸灭迹,功德无量。

  黄循财出席苏州世界城市峰会谈论城市更新对文化遗产的影响,他莫名其妙地把“文化遗产”和“怀旧”两个不同概念做对比,认为城市发展改变环境,人们会产生怀旧回忆,这种回忆是否是文化遗产值得商榷。黄循财的头脑十分简单,文化遗产指的是具有历史、艺术、科学等文化层面价值的物品,具体是文物、建筑和文化遗址;怀旧指的是对旧事物的怀念追忆,是人的思想活动,两者概念不同,不能相提并论。城市发展的确会破坏文化遗产,而保存与延续主要是政府的责任,其他关心文化遗产的人士也只能在政府的有关政策下发出声音。然而十分可笑的是,当黄循财在谈论“文化遗产”和“怀旧”,新加坡政府却已经下令合并28间中小学,它不谈人口下降因素,反而自圆其说可以增加学习科目选项,无视各校的历史、传统、校风,以及师生校友为学校付出的心血和情感。这种虚伪的专制主义作风,是新加坡文化遗产的致命伤。由此推广视之,当年一百多间华文小学,数十间华文中学,南洋大学,都在虚伪的专制主义下消灭殆尽,有形的文化遗产化为灰烬。黄循财说:“如何确保应被保留的文化遗产在这个过程中得以延续传承。”简直是自欺欺人。如今一纸行政命令就把28间学校合并而没有征求人民意见,究其原因是长期在李光耀的专制统治下,党内党外都没有民主可言,报馆合并、巴士公司合并、差点银行也要合并,宗乡会馆也要合并,都是把人民和天地当成刍狗的结果,而全体官员也因此陷入集体盲思成为助纣为孽的帮手。

  黄循财在中国声称新加坡愿与中国携手落实一带一路,与李显龙回见赵乐际所说的一样,他的内心与李显龙一致认为一带一路只是一个工程,需要新加坡参与才能展开。然而,新加坡若想参与一带一路,首先要拿出诚意,落实诚意,同时必须明白这是一个关系世界的愿景,造福沿线人民的愿景,不是一己之私,不是投机取巧,不是光靠摇摇脑袋,掀掀嘴皮就可以得利的买卖。以新加坡一路来的功利主义治国思想,它绝对不会有关心落后国家的想法,趋利避害,如蝇附膻是它的本色。新加坡城市规划师刘太格在苏州世界城市峰会上说应该保留一些新加坡的贫民窟让今天的孩子有个对比,如果这就是黄循财所谓引人“怀旧”的“文化遗产”,这样的文化遗产有什么值得怀念?

2017年5月22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