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看新加坡与中国的实在关系

28/05/17

作者/来源: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从维文与许通美的言论看
新加坡与中国的实在关系

  5月10日,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在第十二届中国—新加坡论坛上说:“去年,有中国媒体把新加坡说成是亲美反华。我从1974年以来便致力于促进两国的友谊与合作,我可以告诉大家,那种说法是错误,毫无根据的。”同时又说:“请放心,我们的底线是,绝对不会允许我国与任何大国的关系,伤害到中国。”此番话信誓旦旦,似乎是李光耀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敌视中国。

  5月13日,维文在锡克青年协会对话会上说:“我们跟中国和美国说,我们不愿被迫选边站,因为我们认为一个相互依赖的世界是更美好的世界。新加坡可以与两国合作,提供服务,取得双赢。我不会对中国和美国说不一样的话。”维文在此前这么说:“新加坡愿意承受‘短期惩罚’,以维护新加坡‘作为诚实中介,言辞一致和可靠的长期立场’。”于此可见维文不是聪明之人,他在这里不打自招,嘴上说不会选边站,实际上新加坡已经选了边,站在美国一边,在南海问题上扮演先锋,充当打手,因此被中国媒体批驳得体无完肤。维文应该回忆,他在云南玉溪、老挝万象、委内瑞拉都做了些什么?同样的,许通美也不是聪明之人,他把选边站和亲美反华说成是别人的误会,两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心态,暴露无遗。

  而维文更是蠢相毕露,竟然说愿意承受“短期惩罚”。什么是“短期惩罚”,他没有进一步解释。然而我们从整体来看,他所说的就是新加坡在南海风波中为美国人张目而受到中国口诛笔伐以及同时发生的装甲车被扣留之事。从“短期”的含义来说,维文是不服气被人“惩罚”,也就是说,只要时过境迁,仍旧可以我行我素。这就是英国人奉为经典的 Fair Play(鲁迅翻译成“费厄泼赖”),带有自我嘲讽又有耍赖的意义,以此作为下台之阶,但是其背后含义是不肯服输,不肯认错,将来还可以伺机重犯。

  5月15日,许通美在《联合早报》发表“维持海洋和平”一文,大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他说:“一个没有法律、条例和协议的世界,对大国和小国都是不利的。每个国家,包括主要大国,都想有一个能普遍被接受遵循的条例的世界。国际法可以满足这个需求。”这个美国没有正式参加的公约,在1995年亚细安外长会议上,中国外长钱其琛曾经表示愿意参照公约精神,与相关声索国和平解决争端。于是便有了2002年亚细安十加一高峰会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双方准备制定《南海行为准则》。中方为了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与亚细安国家开展磋商与探讨制订《南海行为准则》。然而由于日本在钓鱼岛生事,以及菲律宾阿基诺政府不断惹是生非,越南也蠢蠢欲动,《南海行为准则》无法平静进行。2013年3月李光耀去世,李显龙突然做出亲美媚日的举动,公然支持菲律宾向海牙仲裁庭申请的判决,并且在美国和日本之间来回穿梭,与奥巴马和安倍抱成一团,非声索国也进来搅三搅四。2017年5月18日,经过三年磋商的《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框架终于成型,此一框架虽未构成法律约束力,但是再经详细磋商,将来肯定可以成为本地区的海洋行为依据。这个为中国和亚细安量身定做的规则,将为本地区保持和平产生作用,并成为本地区国家共同遵守的法则。可是与事国必须慎防别有居心之人将之挪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之中,成为该公约的附属品;或者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凌驾于《南中国海行为准则》之上。

  2017年,局势突然产生变化,美国奥巴马政府下台,特朗普政府执政,菲律宾阿基诺退位,杜特尔特取而代之。奥巴马政府的“亚洲再平衡”、“重返亚洲”遭到放弃,而支持前者的 TPP 也遭到否决,南海恶浪一时销声匿迹,中美对峙的紧张气氛消失。就在此时,中国创导的“一带一路”挟着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气势横扫亚洲、非洲和东欧,相比美国的反自由主义贸易、美国优先,中国否极泰来,脱颖而出。

  明年新加坡将是亚细安轮值主席国,这个《南中国海行为准则》必然是讨论的重点之一,非声索国的新加坡如何公正不阿主持大会将是检验2016年李显龙亲美反华言论的最佳办法。然而它是否仍旧无视中国在南海的核心利益,仍旧紧抓《联合国海洋国际法》大做文章,根据新加坡以往的记录,倘若美国没有动静,不再兴风作浪,它是没此胆量嚣张。

  不过我们不要过早下结论,维文的“短期惩罚”论,可以感觉到有重犯的含义,而许通美的“维持海洋和平”,更是暴露了其内心的想法,他说:“一些国家声称享有不符合公约规定权利的例子比比皆是。沿海国家提出越来越多的诉求。我认为,这些都应该受到质疑,在可能的情况下,也应该让国际法庭或仲裁庭进行裁决。”;“一些国家似乎不愿接受《海洋法公约》的强制性争端解决机制,所以选择了单方面行动。”这些话明显的指向中国。在新加坡眼中,即使是《南海行为准则》也必须由国际法涵盖,争端必须由国际法庭或仲裁庭裁决,这是对中国南海主权的否定,也就是李显龙2016年亲美反华言论的所谓依据。新加坡是否如许通美所说:“请放心,我们的底线是,绝对不会允许我国与任何大国的关系,伤害到中国。”新加坡若是二次伤害中国,必定是在明年的亚细安轮值主席国的位子上,这个十年论值一次的机会,不容错过,先决条件是看美国和日本的旨意。

  最近,新加坡总统陈庆炎在国际海事检阅大会上说,海军合作是为了应对海域跨国威胁。这“跨国”指的是谁,美国?日本?澳洲?印度?俄国?中国?新加坡日夜频频与美国驻扎本岛的空军和海军进行演习,其针对性,可圈可点!新加坡与中国的实在关系已经受损,李显龙的短视眼光要负全责,中国在周边开辟港口,建设输油管道,帮助亚细安国家进行基础建设,在在都是对新加坡的有形围堵。如果还看不清这种局势,将会日渐陷于紧缩和孤立状态之中。海上丝绸之路将会是一条绑住新加坡的韧丝带,这已经超出作茧自缚,而是被捆妖索捆绑成一团。新加坡表面故作镇静,邀请中国官员前来访问,然而外交上的客套话,比不上双方心知肚明来得真实。

  近日报道,新加坡在四艘潜艇的基础上,又向德国订购两艘潜艇。以新加坡如此之小的国土面积,四艘潜艇已经大大超过需要,因为它没有可作为掩护的广泛海面以及可供隐藏的掩体,在空袭之下顷刻化作瘫痪。在南海风云暂缓以及一带一路开展的情况下,新加坡的举动,是否为南海风云再起和封锁马六甲海峡作准备?令人浮想联翩。

2017年5月21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