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浅析香港在一带一路角色

28/05/17

作者/来源:信报财经新闻 (2017年05月03日)
https://beltandroad.hktdc.com

两周之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是2013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合作以来,规格最高的国际会议,标志着国别之间的合作已进入深化期;两个月之后,香港也将迎来特别行政区成立20周年纪念日,同时迎来第5届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相信她会为其竞选政纲提出的「积极强化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作进一步阐述。

从七大方向展露独特性

由此我们想到的是两年之后的2019年,届时将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中国近代文明启蒙100周年。百年沧桑,香港在内地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国际化进程中的角色随之不断转化、不断演进,从改革开放初期内地对外贸易的重要视窗,到连接境内外资本市场的纽带,再到目前世界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其角色与定位无一不与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息息相关;因此,香港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角色与定位,直接关係香港的前途与未来。

笔者早前去了印尼和柬埔寨,并在实践中尝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府与企业进行了实质性合作,对香港在该战略中能够发挥的作用有了更为直观的感受。具体来说,建议从以下7个方面寻求香港独特的角色与定位:

一、民间外交的领路人。「一带一路」战略是中国二十一世纪的大外交战略,这一战略除了国家层面的合纵连横外,在具体层面上更多需要民间力量的融合与影响。民间外交是大国外交的有机组成部分,更能消除误解,打动人心。在这方面,香港具备天然的区位优势与深厚的历史渊源,广东福建沿海的华侨已领风气之先,早在几十年前已经在这些国家生根发芽,与这些国家的政界商界融为一体。承担领路人的角色,将会显着提升香港的政治地位,摆脱目前的政治困境。

二、战略补充的实践者。随着亚投行、丝路基金等政策性金融机构的设立并投入运作,国家层面的战略部署已经成形,出现了许多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如阿迪斯阿贝巴─吉布地的铁路正式通车,印尼雅万高铁、中老铁路、中泰铁路、马来西亚南部铁路、匈塞铁路、瓜达尔港等项目也在有序推进。

但我们也注意到,一些已经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业务的民营企业充满了疑惑,不知该如何将自身业务同国家战略联繫在一起。立足香港的金融机构应当利用公认的市场地位、完善的金融体系和充裕的资本来源,满足这些民营企业的实际需求,成为国家战略部署的有效补充。

三、资讯交滙的集中地。从地缘政治方面来看,香港是整个太平洋西岸和印度洋以北最核心的城市,距离任何一个东亚及东南亚国家的首都或中心城市的飞行距离都不超过4个小时,是商务往来的理想根据地。同时,香港是一个立体的世界,由自由多元的文化、高度发达的通讯和便利快捷的交通滙聚而成的资讯网路,已然使香港成为世界上资讯交换效率最高、资讯覆盖范围最广的城市之一。香港应当充分利用这一优势,成为「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真正的核心节点,搜集整理沿线国家经济发展的需求,归纳总结中国境内结构调整和产能供给,实现资讯的快速配对,香港将成为另外一种意义上的资讯中心。

四、国别风险的控制阀。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今年的博鳌论坛上透露,预计今年还有15个国家会加入亚投行,成员总数将达到85至90个。同样是「一带一路」国家,政经体制却各有不同,国别风险实际上是对外投资过程中最为重要最为头痛的风险。

相对内地的金融机构和企业而言,香港的金融机构和这些国家政府和企业的交流已久,熟悉当地风土,也积累了丰富的风险资料,同时在建立国际金融市场的长期过程中也储备了大量的风险管理人才,香港的声音和意见应当成为国别风险的控制阀。

为内企走出去提供增信

五、投资增信的提供商。过去几年,跨国併购已经成为内地众多企业进行产业升级的重要手段之一,併购金额迅勐增加。然而,目前併购领域出现了新情况,一是併购主体逐步多样,新鲜面孔逐步增多,二是国家外滙政策趋紧,资金出境受到限制,三是被併购方要求趋高,资金证明成为常态,这些新要素都要求香港的金融机构为中国国内企业的走出去提供增信,这既是业务机会,也是职责所在。

六、资源配置的调拨器。我们欣喜的看到,4月11日香港证监会就「一带一路」相关等基建工程项目公司在香港上市发出监管指引,为沿线国家企业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企业在香港发行上市增强了信心,也为众多有意向在沿线国家投资但担心退出方式的资本消减了顾虑。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香港金融市场自我调整的一个开始。

香港回归20年以来,随着数以千计内地企业的挂牌,港交所已经成为全球第8大、亚洲第4大证券交易所,企业融资规模多次居全球第1位,对全球讲述了中国故事。未来数年,如果众多沿线国家的企业能够在香港挂牌,港交所资源配置的功能将得到进一步发挥,香港将成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国际板市场。

七、出海远航的深水港。过去40年间,顺应中国经济崛起的大势,香港成为世界资本进入中国的登陆点,北望而坐,目光盯紧着东亚大陆的腾飞,自身经济也受益匪浅。惟随着中国经济迎来结构调整,特别是从资本输入国向资本输出国的转变,香港经济发展步入僵局,政治与民生问题也难以改善。顺应国家战略,香港应该转过身来,成为中国经济远航的深水港,背靠大陆,目及全球,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作者为香港中国金融协会理事、中国光大证券国际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