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一带一路框架下重启南洋华人网络

27/05/1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一带一路概念让新加坡实体经济的虚实全盘露馅。新加坡主动掌握的经济,除了金融方面略有优势之外,还有什么实质性技术能力参与到新模式的国际分工?现实是,新加坡金融业主要还是在外资银行手中,所以是否与如何参与一带一路的融资决策和新加坡政府无关。另一方面,背靠大陆的香港则是信心满满,在金融方面的表现会超越新加坡。

新加坡虽然有着遍地开花的组屋,但是,有那些本土建筑公司可以参与到带路的房屋建设分工?实际上,中国的建筑公司已经是本地建筑行业的主力军。当然,更不用说,要本土公司积极的参与到带路上的高楼大厦,高速公路,地铁,机场和码头等等基础建设的规划,设计与建筑,因为新加坡的繁华外表都是外来智慧和外来劳动力的包装成果。

本土实体经济之所以如此脆弱,是因为李光耀自以为是的,除了把本地中小企业定位为跨国企业的跟班之外,更是通过经济政策大力发展国有企业,以便有效的挤压原本属于私有企业的经济空间。李光耀的政治遗产是,二战后,原本充满活力,在蓬勃发展中的华人经济体系,终于因为政治因素的考量而被彻底的边缘化。

官方媒体经常吹嘘新加坡在高科技方面的种种世界第一的优秀表现,但是,这些都是外国智慧,外国资本和外国劳动力的经济成就,并非来自新加坡本土的科技经验。这些高流动性的科技经济,可以随时漂移到另一个更具有吸引力的新市场。例如,马云选择了吉隆坡而不是新加坡做为集团的物流与后勤中心,虽然阿里巴巴已经是新加坡邮政的大股东。

如果把穿戴在新加坡繁华身上的外来衣饰全部扒光,一个裸体的新加坡本来真面目会是一个什么模样?一个本土新加坡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本钱和才干,可以参与到一带一路给予的划时代之新建设?新加坡华商领袖异口同声,鼓励本地企业开发一带一路的新机遇,但是,要如何实质性的落实参与到带路的发展却是谈何容易。更重要的是,经济上,马来西亚政府和印度尼西亚政府都是尽其所能要摆脱多年来,对新加坡的各种依赖。这一种现实,凸显了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新加坡既缺乏本土科技经验,也没有朋友愿意合作的尴尬局面。

有说,历史重演,那就是历史会以一个新面貌再次演示曾经的场景。在此,一带一路正好是古丝绸之路互通有无共同繁荣历史的重新上演。同一的精神文明下,或许,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可以联合区域内其他华人经济体,共同重启昔日南洋华人之文化与经济网络,通过扮演东盟民营企业的角色,实质性参与一带一路在本区域国家的经济建设工作。

一带一路的内涵归纳起来,主要是五通三同: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五通是统一体、缺一不可。三同也是整体,不可分割,即是共赢。

由此来看,民心相通的根基就是文化上的相通,所以可以成为区域华商共同合作的起点。或许,新加坡华人企业应该回到历史原点再重新出发。因此,回顾历史经验,有助探索出一条重新出发的新路线图。

1819年新加坡开埠,由于英国殖民政府的放任主义,除了英国人得到照顾之外,其他新移民都必须在自生自灭的逆境下求生存。因此,到南洋谋生的中国南方华人,得依靠以地缘和血缘关系建立的人脉网络,在异地彼此相互照顾,先是为了生存,而后则是为了共同繁荣。宗亲会馆,地方与姓氏组织,各行各业的公会团体,华人宗祠,殡葬,宗教,文化教育等等人文生活,就是在这一种命运,责任,利益与共的大环境下,演化成为一个具有体系的华人社会制度。

这一种人际关系网络,之后,通过新加坡逐渐的衍生到东南亚其他社区,成为领导东南亚华人经济之华商制度的人文基础。

1839年的鸦片战争之后,西方资本为了进一步剥削殖民经济,开始大量的引进中国苦力到东南亚各地,华人劳工逐渐成为区域经济体内的最主要移民族群,进一步巩固了日后组成的东南亚华人社会。

1857年,马来亚霹雳州发现蕴藏丰富的锡矿,锡矿经济的发展不仅吸引了数以万计前来采锡的华工移民,也同时为马来亚华商累积了营业资本。本土的华商经济体开始具有规模。这些来自锡矿经济的财富,是日后推进新加坡的华人经济,比如,地产,电影,酒店,贸易等行业的主要资金来源。

1896年马六甲华人陈齐贤在新加坡首次尝试种植橡胶,开创了在马来亚与印尼橡胶经济的先河。到了1904年由于美国对橡胶的需求日益殷切,在厚利的激励下,英国人的贸易洋行也纷纷从事橡胶的种植与买卖。由于英国人财大气粗,于是成为马来亚橡胶的最主要经营者。小资本的华人橡胶园则通过经济分工,由商人出资买地与小胶农的劳力合作,共同经营橡胶园丘。

英国橡胶园的橡胶由英国人统筹经营,通过垄断性的远洋运输,从马来亚直接出口到西方,尤其是美国市场。华人橡胶经济被排挤在英国人控制的橡胶经济主体之外,不得已而另起炉灶。新加坡华商通过华人社会体制,把散布在马来亚各州的小园丘橡胶,由三盘商,二盘商,头盘商,逐步累积的集中到新加坡市场,通过华人经营的海洋运输,进行国际橡胶贸易。在同样的华人制度体系下,新加坡华商,也把散布在印尼各地的小园丘橡胶集中到新加坡市场。

在这一种华人社会体系下,包括新加坡在内的马来亚橡胶经济得以蓬勃的发展,成为马来亚本土资本累积的最主要来源,是二战后,马来亚经济发展的原动力。

回顾历史,来自地缘和血缘关系建立的华人人脉网络,成就了东南亚的华人经济。

今天,新加坡资本市场除了有本地华人资本之外,还有来自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和泰国的华人资本。或许,这就是东盟民营企业的资金来源。

此外。本土华商更是可以以新加坡为基点,在世界华商大会的架构基础上,进一步凝集海外华商,集思广益,共同谋划,积极的参与到一带一路沿线上之华人社区的经济建设和发展。

当下的一带一路是历史文明的重新出发,因此,重启南洋华人网络是一个对口的历史衔接。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南洋华社_nychines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