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价值该靠合作体现

26/05/17

作者/来源:阮宗泽 环球时报 http://opinion.huanqiu.com

  新加坡虽然独立时间不长,但在一个缺乏资源的弹丸之地充分发挥了人才优势,社会经济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在东南亚甚至东亚地区都算得上是一个佼佼者。

  所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人对新加坡充满一种敬意。特别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新加坡做出了贡献,而且这种贡献至今依然存在,我认为中新关系的独特性是其他关系不能取而代之的。

  但是,在看到这些成就的同时,我身边的朋友最近老在问一个问题:新加坡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感觉新加坡变得越来越陌生了,过去熟悉的新加坡似乎在慢慢离去。

  坦率地讲,影响中新关系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双方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我们听到不少来自新加坡的声音,让人觉得非常不理解。那些关于所谓“南海仲裁案”的表态让中国人很难接受。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中新关系的万里晴空出现了一些乌云。

  一位新加坡资深官员去年撰写了一篇文章,主题是中国对新加坡有“四大误解”。文章称:第一,新加坡不是华人国家;第二,新加坡坚决支持东盟的团结和中心地位;第三、新加坡跟大国关系是不结盟的;第四新加坡和中国有不同的世界观。

  对此,我也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首先,在中国,有人认为新加坡是华人国家,对新加坡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去年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结果出来后,我正好在东南亚访问。我问另一东南亚国家的学者:“你们的表态怎么比新加坡还要温和?”他回答说:“因为新加坡是华人为主的国家,所以要对中国格外狠一些。”这话让我非常惊讶,为了要证明不是华人国家,就要对中国狠一些吗?这个理由恐怕值得商榷。

  第二,关于新加坡“坚决支持东盟的团结和中心地位”,我认为新加坡当然要维护东盟的团结。同样,中国一直在支持东盟的团结和中心地位,中国在与东盟发展关系中创造了诸多第一。如第一个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第一个和东盟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第一个提出要和东盟国家商讨签署“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等。恰恰因为中国与东盟关系中的这么多个“第一”,产生了一种良性的示范效应,其他大国也纷纷加强与东盟的关系。

  第三,我清楚新加坡在中美之间“游走”的现实考虑,一方面新加坡说不会跟美国结盟,也不可能跟中国结盟;但另一方面,美国在新加坡部署濒海战舰、反潜侦察机等,以便在南海对中国南沙岛礁进行“监视和巡航”,这似乎就难以自圆其说了。

  第四,说新加坡是一个法治国家,所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裁定“必须遵守”,但中国对“仲裁案”不接受、不参与恰恰是在遵守和行使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赋予中国的权利。正因为中国在遵守国际法,所以我们认为所谓的临时仲裁是非法无效的。

  当然,新加坡是有价值的,它的价值在哪里?在过去几十年当中,新加坡展现了与众不同的远见和价值。在西方人看来,新加坡最懂中国,新加坡在西方被待为上宾;在中国看来,新加坡最懂西方,在中国也被待为上宾。

  然而,新加坡也出现一些判断失误,如关于“亚太再平衡”问题以及关于TPP问题。2009年1月奥巴马刚刚上台,正在制定美国的亚洲政策。那时有人在内部议论美国“是不是要重返亚洲”。正在这时候,美国和东盟国家的对话会在华盛顿举行,新加坡方面在那次会上有个讲话,让我印象深刻。讲话的大概意思是:美国必须回到亚洲,对中国进行牵制,否则美国将失去全球的霸主地位;反之,美国在亚洲都做不了主,怎么在世界上做主?也许美国本来就想重返亚洲,但仍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新加坡这一讲话就是送上门来的一个很好借口。同时,新加坡此前还是TPP的坚定推动者。但今年初,特朗普上台后立即宣布终结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并宣告退出TPP。

  国际形势千变万化,当今世界最大的特征是不确定性,不知道未来世界经济怎么发展,不知道美国、欧洲会怎么样。在这种“不确定性”遍地开花的情况下,最好的做法是大家相互合作。

我建议中新两国要加强对话,这是至关重要的。只有充分交流,才能认识到问题所在。2018年新加坡将担任东盟的轮值主席,希望新加坡充分发挥作为轮值主席的核心作用、引领作用,推动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关系更上一层楼,对东亚、亚洲一体化做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本文以作者在第12届中新论坛会议上的发言为基础,由范凌志采访整理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