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行动党在奶粉价格猛涨问题装糊涂

21/05/17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10-5-2017)

行动党诈骗团伙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上是拽着明白装糊涂!

本篇文章导读:

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是,陈佩玲和孙雪玲就是和许宝坤就是在打情骂俏!事实上,他们始终枪口一致对外!:

牛奶粉价格猛涨是生产商和供应商一手造成的!他们欺骗和抓住家长“爱子心切”的心态,一再抬高奶粉价格!

家长必须承担牛奶粉价格猛涨的一部分责任!因为家长持着“爱子心切”的心态,再贵的奶粉价格也要卖给孩子!

与淡马锡控股集团有关商业关系的NTUC、巨人、冷藏公司、百美、昇松、SHOP & SAVE……等都是在为奶粉商家和供应商背黑锅的受害者!

×××××××

破病行动党政府就是一群诈骗团伙!这是我说的。

他们又在上演欺骗老百姓的丑剧,也是闹剧!

扮演这场丑剧/闹剧的“坏人”,也就是牛奶粉进口商与销售商!

请注意:

他们不是把牛奶粉价格猛涨的元凶指向老百姓每天提着菜篮子去的超级市场!——NTUC、巨人、冷藏公司、百美、昇松、SHOP & SAVE……等。

为什么?请听下面分解。

扮演这场丑剧/闹剧的“好人”,也就是帮忙破病行动党“先发制人”的角色的“好人”是破病行动党的两名新媳妇!——陈佩玲和孙雪玲。为什么?请听下面分解。

扮演这场丑剧/闹剧的“替天行道者”,就是负责为破病行动党“排忧解难”的角色的“替天行道者”,破病行动党的吹牛皮专家——许宝坤!为什么?请听下面分解。

丑剧/闹剧是在今年四月份拉开帷幕。

破病行动党的新媳妇陈佩玲,她是本地媳妇,首先提出了新加坡超级市场销售牛奶粉的价格比起四年前涨了40%。把挑起这个敏感的课题后,自己卷起包袱走人了!——她放弃2015年大选前向选民承诺当“全职国会议员”也注销了!——她要回到职场“打拼”了!

接着,在五月份,破病行动党的另一个新媳妇孙雪玲,她是海外媳妇。是来自中国北京皇城根儿墙下的媳妇。她再一次提出了新加坡超级市场销售牛奶粉价格的问题。中国北京媳妇比本地媳妇来得牛!她说,新加坡超级市场销售牛奶粉的价格比起十年前涨了120%!——她在2015年大选前没有向选民做出承诺要当“全职国会议员”!

在五月份的国会开会期间,陈佩玲向贸工部正式提出了有关牛奶粉价格上涨的问题了!

负责回答陈佩玲询问的是许宝坤。他装模作样地回答说,破病行动党政府将“三管齐下控奶价”!

在陈佩玲提出有关牛奶粉价格比起四年前涨了40%!也就是说,每年的涨幅是10%!
陈佩玲在回答一名网友Jane Lim时说,

1.“本地奶粉涨价幅度远超通货膨胀率,而且也远超其他可相比国家的涨幅。”;
2.“商家定价会考量各种开销及市场因素,而市场因素最不透明。”

她否认:“不是因为某个政党的政府的政策而导致奶粉如此高价。”

对于陈佩玲的说辞,我在的《人民呼声论坛》发表了《破病PAP政府是牛奶粉涨价的罪魁祸首和幕后推手!》的文章里是这么说的:

“新生儿增加不多!而且还是负增长!(自从引进来了大量新移民(特别是来自中国和印度次大陆的)后,人口增长率才初见成效!)既然新生育儿增加不多,为什么属于老百姓生活必需品的婴儿牛奶粉会成为紧俏货?为什么被商家会起哄抬高牛奶粉价格呢?牛奶粉并不是新加坡直接产生的产品!它是在本地工厂进行加工散包装后卖到市场或者进口的!(见网址: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3/25/)

接着,又一个破病行动党的新媳妇孙雪玲,但是,她是来自中国经皇城根脚儿下的媳妇。(注:皇城根:清代北京城分为皇城,又称内城,外城两部分,内城主要包括紫禁城和大部分的官府衙门,内外城之间有城墙,而城墙下的部分就被俗称为皇城根。这部分居民在清朝的时候一般为大臣和商贾富户居住地,因此俗语中皇城根下的人一般指北京比较有地位的人,后来清朝灭亡,这部分人由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所以后人引申称呼纨绔子弟为皇城根人)她跳出来说,

“奶粉价格涨幅比薪水涨幅高近倍。过去10年上涨120%”。也就是说,每年的涨幅是12%!

北京媳妇比本地媳妇的牛奶粉价格每年涨幅多了2%!

本地媳妇的四年前,也就是2013年。北京媳妇的十年前,也就是2007年。他们之间谁的数据是准确的?是2013年至今涨幅40%、或者2007年至今涨幅120%。

牛奶粉价格的涨幅比年轻人的薪金涨幅还要快和还要高!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出一个重要的原因!
是不是陈佩玲所说的:

“商家定价会考量各种开销及市场因素,而市场因素最不透明。”“不是因为某个政党的政府的政策而导致奶粉如此高价。”

还是孙雪玲所说的:

“许多家长长期持‘给孩子最好的’心态,再加上婴儿奶粉只是短期开销,这样的心态可能是父母接受昂贵奶粉的原因,但是也容易被商家利用。”

事实是不是这样呢?不是!

这就是说,

即便是商家“考量市场因素和开销”成本、或者是“家长要给‘孩子最好的的心态’”那还是要有一个市场供求的关系啊!

根据2013年公布的人口白皮书,2010年至2020年间的总人口年增长率将介于1.3%至1.6%。但是,婴儿的新生率却一直在下降。

新加坡的新生婴儿出生率一直在下降,而且是负增长率!牛奶粉是要卖给新生婴儿食用的!没有那么多的新生婴儿,商家考量的“市场因素”是什么?年轻人没有生育婴儿,拿什么“心态”给“孩子最好的”?

既然婴儿的新生率一直在下降,那么,牛奶粉的需求量理所当然是不会一直处于紧张的供求状态,也就是中国人常说的“紧俏货”了!既然牛奶粉不属于“紧俏货”,那么,商家咋会调高销售价格吗?而且涨幅是陈佩玲所说的每年10%、或者孙雪玲所说的12%年?

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问题的事实就是2008年发生在中国的三鹿牛奶粉事件之后!

这就是说,

陈佩玲所说的“牛奶粉价格比起四年前涨了40%!”

这个“四年前”,就是中国香港特区政府2013年3月1日颁布了紧张来自中国大陆的人民在香港大量购买牛奶粉之后,新加坡成为了中国大陆人民首选的购买地!新加坡的牛奶粉价格猛涨,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进的!这个时候,就是行动党诈骗团伙的头头李光耀还活着的时候!

孙雪玲所说的“奶粉价格涨幅比薪水涨幅高近倍。过去10年上涨120%”。就是说,每年的涨幅是12%!”

这个“十年前”,就是2008年中国大陆发生了三鹿奶粉事件之前,也就是,中国人开始到全世界去抢购牛奶粉的最高峰!新加坡成为了中国大陆人民首选的购买地之一!新加坡的牛奶粉价格猛涨,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进的!这个时候,就是行动党诈骗团伙的头头李光耀还活着的时候!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在2013年3月份就中国香港特区政府立法不准水客和来自中国大陆的“扫奶粉大军”被禁止在香港狂买牛奶粉问题,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

“内地消费者对国产奶粉失去信心才导致境外奶粉热销。香港出台限购奶粉政策,在购买环节上增加了难度,增加了购买奶粉的人力成本,而这些最终都将转化到奶粉价格上。奶粉价格提高,恐怕很难抑制内地消费者对国外奶粉的热情。对于爱儿心切的家长来说,略有上涨的价格与让人不放心的奶粉质量相比,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前者。这就是说,牛奶粉的价格猛涨的真正原因就是中国人到全世界去购买、或者收购、或者“狂扫”牛奶粉!

到了这里,咱们就看到了破病行动党的两个媳妇陈佩玲和孙雪玲到地在说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说?

他们俩避开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我发表在《人民呼声论坛》文章:《破病PAP政府是牛奶粉涨价的罪魁祸首和幕后推手!》所说的:

“商家起哄调高牛奶粉价格的问题就露出水面了!——商家在赚取牛奶粉丰厚的同时,陪着破破病行动党政府抬高物价政府自己愿意半躺着中枪!为什么商家愿意陪着破病行动党政府成为抬高物价的靶子!因为他们有利可图!他们把多余的牛奶粉卖给了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和原生国来自中国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到新加坡旅客和原生国来自中国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的家眷在新加坡购买了大量的牛奶粉,然后在国内倒卖或者自用!我绝对无意在此指责着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和那些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在新加坡“扫牛奶粉”的行为。中国旅客和那些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扫牛奶粉”行为完全可以理解!那就因为自从2008年“三鹿奶粉污染事件”发生后,他们对自己国家生产的婴儿奶粉信心不足。这是不是造成了他们在全世界进行大量购买或者“扫牛奶粉”的行为?(见网址: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3/25/)

他们之前对报章所说的牛奶粉间隔涨价的因素、以及吹牛不打稿的许宝坤装模作样地回答于5月8日在国会提出解决牛奶粉价格问题的所谓 “三管齐下控奶粉价”!就是地地道道在上演一场事先彩排的丑剧和闹剧!说得更加肉麻点就是在:假设媳妇与家翁在打情骂俏吧了!
大家可以看看许宝坤提出的所谓“三管其下控奶粉价”再说明什么?

①加强与医院的合作:在“爱婴医院”计划下,医院致力于鼓励哺乳,也不能与奶粉公司签署任何赞助协议,以免利益冲突。许宝琨希望本地私人医院也加入计划。
②简化进口条例:简化奶粉进口条例和解除任何不必要的进口门槛,让商家引进更多品牌的奶粉,以提高品牌之间的价格竞争。
③提高消费者保护标准:农粮兽医局将进一步加强对奶粉广告和宣传的限制,包括禁止商家使用奶粉营养价值做出误导性宣传。 “如果有证据显示商家串通加价,新加坡竞争局将毫不犹豫地引用竞争法来调查这个反竞争的行为。”

1.(见《早报》:《三管齐下控奶价》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0508-757819)
2.(见《海峡时报》:Competition Commission looks into rising cost of infant milk powder; MPs express concern (http://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competition-commission-looks-into-rising-cost-of-infant-milk-powder-mps-express-concern?utm_campaign=Echobox&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xtor=CS1-10#link_time=1493979329)

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是,陈佩玲和孙雪玲就是和许宝坤就是在打情骂俏!事实上,他们始终枪口一致对外!:

牛奶粉价格猛涨是生产商和供应商一手造成的!他们欺骗和抓住家长“爱子心切”的心态,一再抬高奶粉价格!

家长必须承担牛奶粉价格猛涨的一部分责任!因为家长持着“爱子心切”的心态,再贵的奶粉价格也要卖给孩子!

与淡马锡控股集团有关商业关系的NTUC、巨人、冷藏公司、百美、昇松、SHOP & SAVE……等都是在为奶粉商家和供应商背黑锅的受害者!

咱们看看以下从来自中国的网上下载的资料吧!这些资料的特点就是为中国人提供新加坡奶粉的价格!以下资料来源自如下网址:http://www.cqmama.net/thread-1047357-1-1.html

再看看2017年5月10日在NTUC超级市场货架上售卖的部分牛奶粉价格!

我在《人民呼声论坛》文章:《破病PAP政府是牛奶粉涨价的罪魁祸首和幕后推手!》说了:

“如果破病行动党政府不从根本解决婴儿牛奶粉价格飞涨的问题,作为平头老百姓是无所作为的!因为:1.我们没有任何法律上赋予的合法权力控制和制止中国旅客和那些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可能在新加坡出现的进行大量购买或者“扫牛奶粉”的行为!2.我们没有任何法律上赋予的合法权力控制和制止奶粉生产商和经销商把奶粉售卖给愿意付高价的买家!” (见网址: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3/25/)

事实就是这样。

请大家可以看看2013年,中国香港老百姓面对着来自中国大陆的水客和“买奶大军”汹汹来势造成他们无法应付日益飞涨的牛奶粉价格时,香港特区特区政府是如何回应老百姓的诉求的!

中国香港特区政府于2013年2月27日在香港立法会提出了立法控制宣布:《香港用刑罚限制携带奶粉出境》(见网址:http://news.xinmin.cn/domestic/2013/02/24/18796912.html

香港正式在宪报刊登《2013年进出口(一般)(修订)规例》,建议规定除非获特区政府工业贸易署署长发出许可证,否则禁止从香港输出供36个月以下婴幼儿食用的配方粉,包括奶粉或豆奶粉。规例2月27日交立法会,3月1日生效。

考虑到离境人士可能有自用需要,16岁以上人士每次可携带净重不超过1.8公斤两罐的配方粉离境。任何人若违反有关规例,即属犯罪,一经定罪,可罚款50万港元及监禁2年。……香港本月初提出立法限制婴幼儿奶粉离境。港府发言人表示,近期配方粉供应链失效的情况与水货客的活动有很大关系,水货客庞大的需求往往引致香港母亲严重缺乏某些牌子的配方粉,因此修订规例旨在打击从事水货活动的人士。……

新规加入年龄限制:与此同时,考虑到离境人士可能有自用需要,港府建议每名16岁或以上人士,可携带净重不超过1.8公斤的配方粉离境。目前市场上最大的罐装配方粉一般净重0 .9公斤,因此根据修订规例,每人可带两罐配方粉离境。

同时,中国香港特区政府也回应了那些专门供应给中国人的商家的要求:《香港政府:取消限带奶粉出境禁令需满足四大条件》:

即香港整体奶粉供应充足、订购热线完善、零售点有效补货及可以接受订货,特区政府才会考虑撤销限带奶粉出境的措施。http://go.huanqiu.com/news/2013-03/3763788.html

到了这里,大家是不是可以开单行动党诈骗团伙的所谓“三管其下”的狐狸尾巴了吗?

到底谁是造成牛奶粉价格四年涨价40%、或者十年涨价120%的罪魁祸首?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谁是牛奶粉价格四年涨价40%、或者1十年涨价120%的幕后推手?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为此,这篇文章的题目就是:

行动党诈骗团伙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上是拽着明白装糊涂!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