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一带一路 中国开始建规矩

15/05/17

作者/来源:栾泠 多维历史 http://history.dwnews.com

从丝绸之路到一带一路:中国开始建规矩

“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简称“一带一路”,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作演讲时提出的。

“丝绸之路”,这是个精妙的历史符号,亚欧都有历史共鸣。它在汉唐时代通过陆、海通道将亚欧联系在一起,既是商道也是很多国家的生命线。

无心插柳

张骞遵从汉武帝的命令出使西域时,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将打造一条千年不息的商路。

“西域”一词,最早见于《汉书•西域传》,其范围包括玉门关、阳关(今甘肃敦煌西)以西,葱岭(帕米尔高原)以东,昆仑山以北,巴尔喀什湖以南。

汉武帝建元年(公元前140),欲联合大月氏共击匈奴,张骞应募任使者。其于建元三年出陇西,虽然未与大月氏建立联盟关系,但是却意外的沟通了中原与西域诸国的联系和交往,并了解了西域等国的政治、经济、地理、文化、风俗等情况。

在日后与匈奴的作战中,这些情报确实起了重大作用。更为重要的是,一条洲际通道被打通了。

早在公元前334年,亚历山大开始东征,最终灭掉波斯帝国,希腊人和马其顿人大量涌向中亚地区,当时离西域最近的亚历山大城就修建在如今的阿富汗。然而,他们始终无法穿越帕米尔高原等进入西域。

绵延万里的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沿线风光秀丽,人文古迹众多(图源:新华社)

丝绸之路西段和中段已经贯通,虽然来自中原的丝绸等商品就已传入西域,但这些这些商品只是辗转而来,与中原地区的联系尚处于阻隔状态。张骞凿空西域道使天山南北与内地首次联成一体,完成了古代丝绸之路东段的“最后一公里”,意义重大,甚至影响了东西方交流的方式。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于是西北国始通于汉矣。然张骞凿空,其后使往者皆称博望侯,以为质与国外,外国由此信之”,称赞其开通西域的作用。从此,这条路线被作为“国道”踩了出来,各国使者、商人、传教士等沿着张骞开通的道路,来往络绎不绝。

《丝绸之路新史》的作者芮乐伟•韩森(Valerie Hansen)认为,如果只看货物贸易的重量与往来的人数,丝绸之路是历史上交通流量较少的道路之一。丝绸之路之所以改变历史,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丝路上穿行的人们把他们各自的文化的沿线传播。

对人类文明发展起了重要推动作用的造纸术和印刷术都是从中国通过“丝绸之路”进入中亚、西亚、欧洲,而各种宗教与欧洲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的许多杰出成果也是通过“丝绸之路”传播到亚洲各地。

无论汉王朝还是唐王朝,更看重的都是政治以及军事上的意义。政府对建立一整套贸易规则并没有兴趣。民间对文化与经济的需求才是将中原、西域与阿拉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黏合剂。

丢失话语权

在开辟陆上丝绸之路的同时,中国先民也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两条路共同构成了沟通东西文明的的“丝绸之路”。

海上丝绸之路的雏形在秦汉时期便已存在,目前已知有关中外海路交流的最早史载来自《汉书•地理志》,当时中国就与南海诸国接触,而有遗迹实物出土表明中外交流可能更早于汉代。

不过,这条通道被打开要等到唐朝。

由于战乱及经济重心转移,勾连亚欧大陆的丝绸之路慢慢凋敝,海上丝绸之路取代陆路成为中外贸易交流主通道。

唐朝时,中国东南沿海有一条叫作“广州通海夷道”的航路,这便是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叫法。此时运送的主要大宗货物仍是丝绸,所以后世把这条连接东西方的海道叫作海上丝绸之路。到了宋元时期,瓷器出口渐成为主要货物,因此又称作“海上陶瓷之路”。同时由于输出商品有很大一部分是香料,因此也称作“海上香料之路”。

十五至十八世纪的地理大发现开启了大航海时代,全球贸易已初露端倪,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时代将要到来。

但是明王朝主动放弃了世界贸易的入场券,在郑和展现出高超的航海技术后,七次下西洋成为了明清时代政府的绝唱。

虽然民间贸易不可绝断,然而被政府禁止的走私行为无法与欧洲国家主导的海上贸易相比。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先后靠着航海建立了帝国,并逐渐建立了国际规则。而明清之透过有限的窗口与世界交往。

这之后的事情众所皆知,英国人用坚船利炮将清朝拉入了世界贸易体系。一直沉浸在“天朝上国”迷梦中的清王朝猛然惊醒,不堪的面对中国没有话语权的事实。

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当代,在美英建立的规则中,中国只能“韬光养晦”。显然,“一带一路”就是重新获得经济大国的地位后,中国走出去与建立规则的尝试。

“一带一路”不是一个简单的航路或商路,而是包括陆上、海上、能源、通讯等各种资源的立体综合大通道,将欧亚大陆两端连接起来、陆海相接的世界新交通枢纽体系。

这个庞大的交通体系涵盖亚非欧三大洲的64个国家、总人口44亿,顺着“一带一路”,这些区域将整合成一个整体,开拓起一个其他洲际绝无可能与之匹敌的巨大市场,欧亚大陆腹地由此有机会重新成为“世界的中心”,并成为国际规则制定者中的一员。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