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显龙的失望与暧昧态度

14/05/17

作者/来源: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显龙对 TPP 的失望与对 RCEP 的暧昧态度

  李显龙再次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出邀请前来访问新加坡,还没得到答复,又与特朗普通电话,并得到邀请访美。他几乎受宠若惊,急不及待说想在今年就启程,可是特朗普同时邀请了泰国总理巴育、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李显龙想见面也要有个一二三。

  李显龙敢于一而再地邀请特朗普,并非为了请他到小贩中心喝豆花水和吃菜头粿,而是先前卖身投靠奥巴马,如今却不知特朗普的亚洲策略究竟如何?此前他已经派遣黄永宏和张志贤前往美国一探究竟,向特朗普政府表达忠心。特朗普最近表示将出席今年底在越南举行的 APEC 会议,届时还举行亚细安—美国峰会,以及东亚峰会。李显龙以为越南与新加坡接近,特朗普与会之际,或许可以顺道前来新加坡,如此急着要接近特朗普,可说明新加坡亲美程度到了无以复加地步。如今得到特朗普邀请,应是夜夜无眠,可以整装待发了。

  亚细安峰会召开至今,已经形成主办国元首可以左右会议走向的惯例。此次在菲律宾举办,杜特尔特明言不提南中国海填土造岛与军事化问题,其中四个国家颇有异议,这四个国家相信是新加坡、越南、文莱、印尼,在主人强势气氛下,没有人敢于再生异议。这种情形,也曾经发生在柬埔寨、老挝主持的会议上。

  李显龙在亚细安峰会上仍旧心有不甘地不指名针对中国发出声音,他说:“尽管不是每个亚细安成员国都是声索国,各国都希望维持和平与稳定,确保航行和飞行自由,也要按照国际法律,和平解决纠纷,‘不让任何海上的不测升级为冲突,对区域和平与稳定造成威胁’。”这个口吻,与他2016年期间大肆攻击中国的口吻完全一致,即所谓借国际法维持航行与飞行自由之名,与海牙仲裁案挂钩。

  据此推测,明年新加坡是亚细安轮值主席国,李显龙肯定又会把南海问题拖上桌面。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得到美国最新亚洲政策的配合,然而特朗普至今还没有宣布新的亚洲政策,而只是在口头上承认与新加坡彼此的友好关系。

  新加坡紧紧拖住美国不放,已经成为亚细安的另类特色,似乎没有美国就无法生存下去。环视亚细安各国,即使是与美国接近的越南,也没有如此猴急。这种异乎寻常的举动,在美国调整亚洲政策之后会得到结果。我们听听维文在菲律宾所讲的话,便可以明白其亲美的主动性依然如前。维文说:“我们要强调美国继续把触角伸向本区域的重要性。亚细安仍是个重要、有能力、具活力和成长中的区域,充满了商机,美国不应该剥夺自己把握这些商机的机会。”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将与亚细安举行峰会,届时新加坡会抓紧机会表述亲美立场。

  李显龙在亚细安峰会上吐诉一阵心中关于南中国海的怨气,又模仿李光耀对着自己带来的记者大发伟论,批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由于 TPP 复生无望,李显龙心中十分怨恨,他无法想象,美国主子怎么就不要 TPP,今年若能赴美,拼命也要向特朗普展开游说。

  李显龙不敢在峰会上批评 RCEP,是怕引起众怒,但是这个明显可以取代 TPP 的协定,外界都说是必然以中国为主导,而由李光耀向奥巴马政府提议的 TPP,却是为了对付中国。世间事就这么巧妙,偏偏上台的特朗普对 TPP 深恶痛绝而否决了。李显龙死不甘心,那是他老爸的一番心血结晶,是对付讲华语的中国人的绝佳策略。如今世界上仅剩 RCEP,为了发泄心中怨气,他表演了一出滑稽戏。

  首先,李显龙单刀直入地说:“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必须是个高素质和具公信力的协定,这意味着参与国仍需要经历一段磨合期,短期内恐怕无法完成谈判。”这里,他先埋下伏笔,为新加坡不会欣然接受协定谈判设下关子。

  2012年11月正式启动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RCEP 包括亚细安10国、中国、澳洲、新西兰、印度、日本、韩国,其协定谈判仍在进行。据现任亚细安秘书长黎良明所言,谈判已经取得进展,协定15章中的重要两章已有定案。然而李显龙却大泼冷水,他说:“RCEP 的素质必须比这些个别的‘亚细安加一’自贸协定还要高,才能赋予签署 RCEP 更大的意义。”;“RCEP 应当是个‘丰硕、有意义,让所有参与国家都能取得平衡利益的配套’。”很明显地,他企图以亚细安作为裹胁力量,并且影响各国对利益均衡的想法。

  也许是知道自己说得过分了,李显龙只好说了一些门面话:“与其定下低标准,不如竭力与参与的国家快速完成 RCEP,为亚细安的企业和人民带来最大的福利。”但是他还是把憋在心里的真正意图说了出来:“最后会有些必须妥协的地方,我们或许不能完全如愿以偿。但我认为我们应当竭力,进取地争取。较迟时需要妥协的话,我会作出艰难的决定,但我们此时还没做好让步的准备。”

  李显龙这一访谈,清楚地看出他在 TPP 回天乏术之下的内心挣扎。经济衰退,转型缓慢,失业增加,困扰着这个李光耀的衣钵传人。由于追随李光耀的遗训,无法摆脱失去了 TPP 的依托,因此对于眼前还在操作的 RCEP,是怨怼交加,心存排斥,要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来。5月14日,一带一路峰会将在北京举行,李显龙不愿出席,对于这个中国提出的跨世纪工程,新加坡还没有沾上一点边。也许他认为,只要新加坡守着马六甲海峡大门,一带一路就无法顺畅通行,我还是占尽先机,有着天时地利的条件,海上丝绸之路想要要通过马六甲海峡,必须得到我的准许。

2017年5月3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