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朝中社批评中国透露三点信息

10/05/17

作者/来源:曹辛 FT中文网 http://www.ftchinese.com

朝中社发表的批评中国文章表明,朝鲜惧怕中韩接近,暗示可能打“台湾牌”,并提出自己还有其他路可走。

5月3日,朝中社发表题为“不要再做乱砍朝中关系支柱的贸然言行”的署名文章,点名批评中国,包括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及其子报《环球时报》。

朝鲜对中国类似的批评以前也有,但点名批评、甚至威胁中国,多年来还是第一次。5月4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发表文章予以回击。同样令人惊讶的是,“侠客岛”的反击文章第一次提出了,朝鲜战争的历史责任在于朝鲜金日成首先发动战争,使得中国被迫卷入,延误了台湾问题的解决以及中美关系的正常化。这已经是颠覆性的历史结论,双方调门不可谓不高。

更重要的是,朝中社的文章透露出了一些重要信息。

惧怕中韩接近

朝中社的署名文章主张:

“由于对方背信弃义的行动,国家战略利益屡遭侵害的不是中国,而是朝鲜。

同拼命企图推翻朝鲜社会主义制度的南朝鲜傀儡建立外交关系,超越经济交流的范围发展政治军事关系,把东北三省乃至全中国变成反朝前哨基地的罪过该如何解释?

眼下,披着宗教徒、企业家外衣的形形色色的傀儡‘国情院’特工和间谍在鸭绿江、豆满江流域的朝中边界一带,几乎每天公然进行针对朝鲜的阴谋、绑架、恐怖等活动。中国应就此承担责任。

甚至,抬高受到世人的指责、现已被弹劾赶下台坐牢的朴槿惠这个人间渣滓的身价,带到天安门广场主席台上,当着世人的面作出种种卑鄙丑态,朝鲜都记得清清楚楚。”

按正常法理来说,中韩建交、乃至发展全面关系,是中韩两个主权国家之间的事,邀请同为当年反法西斯盟国的韩国领导人来华参加“九·三”抗战胜利日阅兵,就更是如此。中朝虽有《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但该条约对中国在外交上并无相关限制。而且从中韩建交到现在,已经20多年了,朝鲜理应习惯、不再对此敏感了。可从朝方上述反映来看,情况显然不是如此。朝方的愤怒是由衷的,而且从1992年起,一直对中国“记仇”到现在。

至于说韩国利用中国领土对朝方在华人员搞策反和阴谋活动,可以说朝鲜的行为一点不比韩国逊色。朝方的同类行为在中国不仅针对韩国,也针对中国,甚至在中国东北对中国的相关人员进行策反、公然搞绑架恐怖活动,乃至进行黑客活动的事也不是没有。而对这些,朝方一字不提,反过来说中国成为了“反朝前哨阵地。”

朝方对中韩关系发展由衷愤怒的背后,暴露出的是内心由衷的恐惧。这和笔者的经验也相一致。因为一旦中韩走到一起,朝鲜将被南北夹击,更重要的是:这还直接涉及到对半岛南北双方都极为敏感的未来半岛统一的主导权问题。这对中国应该是有所启示的。

首次把中国分为“中国大陆”和台湾

上述朝中社文章还在看似不经意之间,首次把中国分为“中国大陆”和台湾,用心不可谓不细。

朝中社的文字是这样表述的:“中国倒是应当老实承认长达70多年在反美对抗战的第一线艰苦作战,挫败美国的侵略阴谋,为维护中国大陆的和平与安全做出贡献的到底是谁,先向朝鲜表示感谢才合乎道理。”朝鲜以前从来不是这样表述的,一向用的是“中国”这个表述,而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概念,自金日成时代起就是两国关系中毋庸置疑的核心内容之一。

但是据说,当年中韩建交前夕,金日成在情急之下又对邓小平说:要是我们也和台湾建交,你们又作何感想?邓小平断然回答说:那中朝断交!

这说明在朝鲜几代领导人心目中,台湾一直是一张潜在的、时机成熟时可资利用的牌。朝鲜是觉得时机已到、在威胁要使用这张牌吗?朝中社的上述文字,至少是做出了一定的暗示。

首次提出朝鲜有其他选择

朝中社文章还还首次向中国表明:朝鲜可以不必再依靠中国、而倒向其他国家怀抱,路子宽得很。

朝中社文章说:

“毋庸赘述,朝鲜已是最强的核国家,有很多路可以选择。

位于欧亚大陆关口的朝鲜半岛的地缘政治学的重要性和战略价值日益提升,通往堂堂进入核强国前列的平壤的道路伸向全世界。”

而在这“很多路”中,显然美国是最重要的路,因为朝鲜在国际舞台上折腾到现在,首要目标当然是美朝关系正常化,而在朝鲜看来,美国是中国的敌人,这里的涵义就不言而喻了。因此朝鲜的上述观点,在它看来是抓住了中国的短处,是“诛心之论”。

当然,朝中社署名文章和不署名文章比,规格稍低,但考虑到朝中社有意透露的上述重要信息,以署名文章形式更为恰当,因此此次朝中社发表该文章,可谓心思缜密,深埋机关。

中朝关系可能已走到全面调整关头,相关国家需要为此做好一切准备。

曹辛 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理事 为FT中文网撰稿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