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霸位总统宝座是霸道政治典范

06/05/1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官办党报对具有新加坡社会文化特色之霸位行为给予解读与评述。

删除多余文字,《霸位不能演变成霸道》大意为:霸位之新加坡式英文为chopeing,含义比别人抢先一步把位子占下。做法非常新加坡式,以某种物件往桌上一摆,那座位别人不可染指;这桌子是我们的。一旦有人动了,或不理会,就会被当成是违反了潜规则。霸位行为具负面性并非好事,有明显弊端,难免引起误会和不快。新加坡人把霸位当作约定俗成,蔚然成风。

公共场所是否应该允许霸位?多年前,有小贩用类似方法,不让不光顾他们的顾客使用,引起公众不满。小贩局张贴公告,杜绝小贩霸位行为。但环境局表示没有限制食客霸位。照理说,公共场所不应有霸位这回事。

我们必须集体反思。新加坡人必须有意识地提升社会文明,改变一些不良积习,注重礼仪,发挥礼让,其次,小贩中心座位是共用的,有空座位的桌子,就得让人共用,不管是生人还是熟人。对属于弱势群体者,大家更应该表现爱心和包容心。大巴窑个案显示,部分国人的优雅与包容心仍然欠缺,形成错误的意识,使霸位进一步演变成霸道,这是很要不得的。

我们谈建设优雅社会已经很久,但进展并不深入人心。建设包容社会,始于李显龙总理,则还只是处于起步阶段。个案提醒我们提升社会文明度,仍是不能忽略的社会议程。

简言之,官媒要求社会大众反思霸位的不当行为,认为如果不加以阻止,霸位会恶化成霸道,不利新加坡成为优雅与包容社会。因此,提升社会文明度是不能忽略的社会议程。

这一种认知与判断是头疼看头的庸医问诊。霸道和霸位是一个恶性循环成就彼此的共生史实。此外,新加坡始终成就不了优雅与包容社会,正是李光耀政治遗产的结果。

要明白这一段历史,和解答chopeing问题,那还得先行了解chopeing是什么?何以会有此不良文化的衍生?其实,chopeing值得语文学者深入探讨,因为这一个新加坡英语词汇在不经意之中体现了一种不知觉中的历史事迹,自有其文字上与史迹上的渊源与传承。

殖民新加坡是交由在印度的英国文官管理,所以印度文化是在地殖民文化的一部分。按英国商法,公司印章代表商号法人,而印章的兴都文语音是Chapa,之后,英化为chop即商号法人标记,具有产权归属之意。所以Chop Chop是盖印章代表产权权力之意。依今天世俗说法,chopeing即霸位,是以其他物件取代印章,来向他人宣布物体的归属产权。

回顾历史文献,政治霸位由来已久,李光耀是新加坡霸位文化的祖师爷。

上世纪50年代,李光耀丢失人民行动党党秘书长职位10天,期间痛定思痛,复位之后立即修改党章,从此霸位党秘书长数十年。

1963年2月2日,李光耀越界从新山柔佛展开冷藏行动,一举逮捕几乎全体的新加坡反对党领袖。之后,清算行动持续不断,即便是三四线的反对党干部也被囚禁。随后,与反对党有所关联的社会团体亦相继被清算。在毫无政治对抗的绝对权力情况下,新加坡的霸道政治生态开始衍生。

1965年,由于新马关系日益恶化,东姑表示只愿意接受一个没有李光耀的新加坡。为此,李光耀选择让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以保住总理职位。这是霸位总理宝座历史的开始。

往后,为了长久的,继续的霸住总理宝座,原本一人一票的新加坡选举制度,被李光耀改得面目全非。静悄悄的,慢慢的,一党独大一人政党的格局逐渐开始成型。最后,国会终于成为李光耀的chop chop, 也就是马来文指的橡胶印章。

独立后,李光耀立即修宪,允许政府廉价强制收购私人土地,借此chopeing华人资本家原有的政治空间,进一步巩固执政党权力。从此之后,得益于绝对权力,执政党更是再接再厉的以人民的名义chopeing人民的经济与政治权益,尤其是公积金的使用权。

1990年,李光耀卸下总理职务,但是,保留党秘书长宝座,意即保留了开除吴作栋党籍的权力。按宪法,国会议员一旦丢失原有党籍必须辞去议员席位,所以开除吴作栋党籍,等同开除总理。当然,这是霸道政治的一面。

此前,为了保住卸任后的政治权力,李光耀还设计了民选总统制以防万一。确保在必要时可以另起炉灶,通过民选总统平台夺回所有政治权力。显然的,民选总统制之所以存在,就是在霸位政治心态下产生。当然,这也是霸道政治的另一方面。

此外,卸任后的李光耀在体制内直接管控国库基金运作。如此一来,不仅仅保留,更是强化个人对国家经济的影响力。新加坡国库基金声誉,响彻云霄扬名国际,借此,李光耀晋升世界级的国际风云人物行列。确实,这是霸道政治的最高境界,亦是李光耀政治的本来真面目。

李光耀的chop chop思维与伎俩,在身教兼且耳濡目染的无意识下,弥漫散布社会大众之间。chopeing是小李光耀现象的实体展现。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正是事出必有因之因。霸位是掠夺行为,一个掠夺性社会,岂能会是一个优雅与包容社会?明白了个中道理,反思不文明之反社会行为应该不是从社会大众,而是由上而下的从当权者之言行与身教开始。

在这一个骨节点上,或许,放弃或者是延后马来民选总统是一个契机。

想当年,李光耀为了避嫌而承诺自己不会竞选第一任民选总统。以此为鉴,如果说,修宪确实并非为了霸位总统宝座,那就应该把马来民选总统计划延后到再下一届。

霸位必然有其社会成本。通过种族名义安排属意人选出任民选总统的伎俩,极具破坏性,是饮鸠止渴的下下之策。种族政治既然是政治红线,挑拨种族情绪得不偿失。一来,以种族名义分配政治利益,挑战四大种族平等的社会架构;既然平等,又何来你我种族之分?二来,民族总统挑战任人唯贤原则,素质人品不到位的总统,会让国家颜面坦然无存,势必贻笑大方。再来,强摘的果实不甜;不适当的民选总统,会是压垮国家社会的最后一根稻草。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