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内忧外患困境

30/04/17

作者/来源: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2017年第一季,新加坡 GDP 仍陷于负增长1.9%,这是本年开头的一个警讯,全年不容乐观。外来因素对新加坡愈来愈不利,新加坡已经到了不能装作鸵鸟,应该认真看待衰退的现实,寻求应对策略。

  自从特朗普否决了 TPP,美国政府同时明确取消了“亚洲再平衡”与“重返亚洲”策略,奥巴马时代的亚洲基本政策完全被否定。特朗普上台已经100日,日本还在痴心妄想,打算领导没有美国参与的 TPP,它对美国泼冷水心怀不满,所以近日颇有不听使唤的动作。然而没有美国参与,日本绝无能力挑起大梁,11个参与国也成不了气候,即使利用明年在越南召开 APEC 会议的场合商议,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原本因为美国人的亚洲策略以及 TPP 跳上跳下的新加坡,如今像泄了气的皮球,李显龙六神无主,已经长时间没有发表有关言论,而是大玩自拍,与小孩同伙,坐在地上装嫩,拿着刷子涂墙,表面上装得十分淡定,其实内心是忧心忡忡,心乱如麻。

  李显龙仍然沉迷在李光耀的阴影之中,仍然沉迷在追随美国前任政府在经济方面和军事方面孤立中国的计划之中。他在表面上支持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实际上是因为在中国投资几个工业园身不由己的无可奈何表现。其内心仍然希望特朗普政府能够回心转意,恢复奥巴马时代的亚洲政策。基于冥顽不化,他对美国人充满了幻想,于是派遣黄永宏出访美国之后,又派遣张志贤出访,无非是为了摸特朗普的底,打探 TPP 是否能够起死回生,侥幸心理,一览无遗。关于这点,各位如果不信,可以阅读2017年4月24日《联合早报》社论“尚待成型的特朗普亚太政策”。这份官方御用的报纸,其社论就是替李显龙目前的窘境打边鼓,明显的为李显龙无法揣摩特朗普的亚太政策而操心。为了粉饰太平,该报不断刊出各种所谓关心民生的报道,例如组屋翻新,幼儿园开幕……

  李显龙对于“一带一路”是嘴巴说着,心里拒着。如今的美国人对 TPP 没兴趣,对“一带一路”也不感兴趣,李显龙不了解这个跨世纪计划的深刻意义,依然以为时光还是停留在李光耀时代,新加坡仅靠海港就可以一如既往过日子。由于对“一带一路”不感兴趣,所以他对于今年五月中旬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并不积极响应,不亲自参加,因此不在28个出席国元首名单上。

  中国开辟巴基斯坦瓜达尔港促使经过马六甲海峡的货轮减少,这个新加坡曾经担心中国取得租借权而抢先向巴基斯坦租借了十年而又弃置了十年,由于无法发展且又负担太重而交还巴基斯坦的港口,最终落入中国手中,新加坡于此有意与中国作对,妄作一回小人。

  中国在缅甸马德岛皎漂港铺设的油气管道,其中输气管在2013年已经运作,而油槽船已经把中东和非洲原油输入储油库,不久即可输送原油到中国,油槽船再也不需经过新加坡。中国80%原油原本经过新加坡,新加坡与美国结盟对中国的原油输送形成威胁,即所谓马六甲困局,然而现在已经走出了马六甲困局,新加坡所受的打击无法估量。

  2019年,马六甲皇京港将落成运作,届时许多货轮不必经过新加坡即可卸货上货,新加坡面对近邻竞争,地位将急剧下降,迁往大士的新港口也起不了作用。尤有进者,关丹发展了工业园,正在日以继夜开拓码头,马来西亚将建设一条从关丹通往巴生港和皇京港的铁道,将一部分货物由火车运往关丹港上船,省却了绕道新加坡的运费。这条铁道陆桥,对新加坡是另一个梦魇。

  据报载,印尼雅加达丹戎不碌港已经可以停泊巨型货轮卸载集装箱,佐科总统声称今后再也无须经过新加坡转运,节省运费又提高流程。新加坡因此失去了一个传统货运对象,虽然该港开始时货运数量不大,日后必将逐步扩大,新加坡失去了一个传统的市场,说明其地位不是永远一枝独秀。

  眼下,新加坡港口地位被上海远远抛在后头,上海口岸规模依靠长三角经济持续发展,新加坡没有如此条件,望尘莫及。此外,深圳港、宁波港,以及在即将开发的雄安新区刺激下的天津港,都是新加坡的强有力的竞争者。

  李显龙最近频频活跃于孩子群中,装扮返老还童,追究原因,看他修改总统选举条例,拉拢总检察署官员,强调下一届总统必须是马来族担任,再配合对不久前去世的前马来部长奥斯曼渥的大肆宣传,除了替下一任马来总统制造声势外,利用老臣的所谓功绩烘托既成事实的目的尤为明显,实际上,该前部长并没有什么功绩。而他在儿童堆里打滚是为年轻的总理铺路,预先替儿子塑造形象,以卖萌制造先入为主印象,很可能是家天下舆论启动的先兆。

  新加坡目前面对外部的中国日渐强大的崛起,因为亲美仇华的成见而将之视为一种外来压力;内部的经济日渐萎缩而急于寻找转变的模式,然而最大的出口国美国却采取贸易保护主义使它信心动摇。当特朗普否决了 TPP 那天,就注定了新加坡经济的下坡路,为什么李显龙如此慌张,正因为他视 TPP 为救命稻草。

  新加坡的心腹大患是克拉运河,眼下已经成型或正在成型的港口威胁,都不如开凿克拉运河的致命打击。但由于泰国时局不稳,政府没有称霸野心,加上泰国人慵懒的处世态度,开凿运河的命题谈了一百年仍无结果。可是事情没有绝对,一旦泰国政府认识到运河的重要性,一切就可能改观,达信在位时不是曾打算在暹罗湾建设东南亚炼油中心吗?目前,有关开凿克拉运河的协商在民间展开,时机成熟即可由中泰两国政府正式签订。这个能够引起东南亚地缘政治发生巨大改变的计划举世瞩目,它的实现,将会扩大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也将迅速把美国势力排除在外。中国开展的“一带一路”海上部分为海上丝绸之路,开凿克拉运河应该纳入建设海上丝绸之路的范畴,它既可以带动东南亚国家,而现实意义就更大,不过,人们将会看到,本地区各国都会因此而受益,新加坡则一无所获。

  神舟上天,航母下海……,回想当年李光耀口出狂言,声称中国的工艺只能制造锄头和脚车,声称只有英语是 The Master Key to the Science ,如今狂言安在?狂人安在?明里谄笑,背地藏刀;表面亲善,暗中捣鬼,2016年南海风波,彻底暴露了新加坡的伪善立场。时至今日,李显龙处身困境,在亚洲而不看清时局,一意孤行,那只能在困境中求生存。

2017年4月26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