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淡马锡提前2年赎回汇源果汁债券

27/04/17

作者/来源:每日经济 http://finance.sina.com.cn

  淡马锡持有的汇源果汁发行可换股债券,原本应于2019年到期,但前者提前2年进行了赎回。

  2014年,新加坡主权财富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 Holdings)出资1.5亿美元购买了汇源果汁发行的可换股债券。淡马锡方面当时并未对这笔交易的目的进行说明,但当时市场普遍认为,这是淡马锡对中国企业情有独钟的又一体现。

  彼时,汇源果汁将淡马锡视为公司下阶段发展的理想策略金融合伙人,并将此次融资视作公司近期策略性方案及发展计划获认可的先兆。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曾表示,淡马锡此次投资汇源,除了能够优化财务结构及补充营运资金外,也期望能借助其在国际资本市场上的成功投资经验,进一步推进汇源果汁的国际化进程,提升整体竞争力。

  但今年3月底,淡马锡已赎回了所持债券,与汇源果汁“分手”。

  此后4月2日下午,汇源果汁发布一则有意于市场上进行股份回购的公告。4月3日,其股价大涨7.82%之后,4月18日再度大涨10.76%。 

 淡马锡赎回债券

  “牵手”3年后,淡马锡与汇源果汁“分手”。

  根据汇源果汁披露的《由大股东所提交的披露权益通知一览表》,截至3月20日,Temasek Holdings (Private) Limited(淡马锡公司)持有权益的股份数目(好仓)近2.2亿股,占汇源果汁已发行股本的8.23%。然而到了3月28日,Temasek Holdings (Private) Limited(淡马锡公司)持有权益的股份数目变为0,占汇源果汁已发行股本的百分比也变为0。

  回顾历史,汇源果汁于2014年3月21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投资者订立认购协议,公司同意发行及投资者同意认购并按发行价支付本金总额1.5亿美元可换股债券。认购汇源果汁可换股债券的投资者为Baytree Investments (Mauritius) Pte Ltd,后者为淡马锡旗下的一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淡马锡持有的汇源果汁该债券,原本约定期限为5年。

  认购协议中对该可换股债券的到期日和提前赎回如此描述:2019年4月30日为到期日。债券持有人拥有全权选择权要求汇源果汁于发行日第三年,通过在提前赎回日期前7个营业日向公司发出赎回通知,按等于可换股债券本金额103%的金额连同本金额的任何应计及未支付利息,赎回全部或部分可换股债券。2014年3月31日,上述可换股债券发行完成。

  据汇源果汁披露,截至2017年2月28日,公司有且仅有1.5亿美元的2019年到期的可换股债券。但到了2017年3月31日,已没有有关可换股债券的任何信息。

  对淡马锡赎回债券,汇源果汁在2016年业绩报告中称,2017年3月,债券持有人行使赎回选择权赎回本金总额为1.5亿美元的全部2019年可换股债券,赎回价格为1.545亿美元,相当于1.5亿美元的103%。

  既是可换股债券,淡马锡为何最终选择赎回债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2014年的认购协议,双方曾约定,淡马锡的初始换股价为7港元,最低换股价为5.3港元。当初的定价均高于目前汇源果汁股价。在今年3月底,汇源果汁的股价还在2.4港元左右徘徊。4月25日,汇源果汁收盘价为2.88港元。

  有分析认为,淡马锡不选择转股,因持有债券能享受到固定收益。选择将手中还有两年才到期的可转债全部抛掉,应是淡马锡感觉没有继续等待的必要。

  对于提前清仓汇源果汁债券原因,记者近日未能联系上淡马锡方面获得置评。4月24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致电汇源果汁方面,并将采访提纲发送给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能获得相应回复。 

 汇源果汁计划回购股份

  在与淡马锡“分手”后的4月2日下午,汇源果汁发布一则有意于市场上进行股份回购的公告。其公告称,汇源果汁董事会有意行使根据2016年6月16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公司股东授予董事会购回公司股份的权利。根据公告,建议回购股份的数量最多为2.67亿股。

  该消息公布后,市场立即反应。4月3日,汇源果汁股价放量大涨7.82%。

  为何回购计划有如此影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或许与公司此次计划回购的股份数量较大有关。

  据汇源果汁2016年中报,截至2016年6月30日,朱新礼及其旗下的汇源控股、中国汇源控股,合计持有汇源果汁17.37亿股股份,占汇源果汁已发行股本的65.03%;阎焱及其旗下的Sino Fountain Limited、SAIF III GP Capital Ltd.合计持有汇源果汁2.25亿股,占汇源果汁已发行股本的8.42%;Temasek Holdings (Private) Limited(淡马锡公司)持有汇源果汁2.2亿股,占汇源果汁已发行股本的8.23%;卢志强、黄琼姿及旗下的“泛海系”合计持有汇源果汁2亿股股份,占汇源果汁已发行股本的7.49%。

  上述几大股东所持有汇源果汁股份数量就占到公司已发行股本的89.17%。也就是说,除上述股东外,汇源果汁只有10.83%的股份在外流通。

  截至2016年6月30日,汇源果汁的已发行股本数量为26.7亿股,此次计划最高回购数量占比约10%。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从策略上讲,大规模回购是会提振公司股价的,因为回购表明公司管理层认为公司股价被低估。他表示,股份回购一方面可以减少流通股本,另一方面还可以提高股票的每股收益。 

 财务状况

 销售及营销员工减少85.56% 汇源果汁去年转盈终结两连亏

 每经记者 谢宏辰 每经编辑 姚治宇

  从淡马锡2014年认购汇源果汁可换股债券,到2017年3月与汇源果汁“分手”,“牵手”仅3年时间。

  外界有分析认为,淡马锡的退出与汇源果汁过去几年的业绩表现有关。那么,这3年里,汇源果汁的经营状况如何呢?从汇源果汁近年业绩情况来看,2014年~2016年,公司收入及毛利持续上升,但其盈利却并不佳。 

 2016年盈利受益政府补贴

  作为国内果汁行业龙头,汇源果汁在介绍中称其“始终专注于果汁行业”。公司的主要产品聚焦在百分百果汁、中浓度果蔬汁及果汁饮料3个类别,3类主要产品占到公司约80%销售份额。其中,百分百果汁一贯为公司的核心产品,中浓度果蔬汁为公司的主力产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汇源果汁近年业绩报中发现,其百分百果汁等主打产品2014年至今这几年市占率都占据第一位置。

  尼尔森数据显示,汇源果汁生产的百分百果汁在2016年的销量和零售额均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分别为53.4%和44.2%,大幅领先于第二名竞争对手的29.5%、36.4%;26%~99%中浓度果汁的销量和零售额分别为38.3%、28.3%,领先第二名的24.5%、19.9%。

  不过,汇源果汁生产的果汁饮料所占市场份额并不高,2014年的销量和零售额分别占有2.1%和2%的市场份额。

  主打产品占据龙头地位,汇源果汁最近三年的收入及毛利变化情况如何?

  2014年,汇源果汁收入为45.92亿元,较2013年增长2%;2015年,这一数据增长23.7%,达到56.82亿元;2016年,公司收入增长1%,达57.41亿元。2014年~2016年,公司的毛利数据分别为15.94亿元、21.69亿元、23.34亿元,分别较前一年增长14%、36%、7.6%。

  收入和毛利稳步增长,但汇源果汁近3年的盈利情况并不乐观。2013年,其处于盈利状态。2014年~2016年,公司年度盈利分别为-1.27亿元、-2.29亿元和1328万元。其中,2016年的盈利受益于公司取得政府补贴收入高达近1.2亿元。

  熟悉国内食品饮料行业的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2016年,汇源果汁的利润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国家补贴,占比较大;另外公司自身的营销也有一定的改善。 

 销售及营销开支减15.62%

  朱丹蓬认为,2016年,汇源果汁在产品结构和团队运营方面得到了比较大的改善,但长远来看,2016年公司还是在布局阶段,整体效果有所改善但不是非常明显,其2017年经过从组织架构、产品组合到营销策略和团队的提升,效果会好一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录得亏损的2014年和2015年,公司的营销开支均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

  “一般在快消品行业公司的成本构成中,占比最大的就是营销费用,营销费用的不断攀升对企业利润的影响很大。”朱丹蓬指出。

  汇源果汁近几年营销费用支出也多在10亿元量级。2014年,汇源果汁的销售及营销开支为13.96亿元,同比增长11.8%。公司表示主要由于促销开支增加以及运费增加,导致2014年的销售及营销开支的增加。2015年对应数据为18.12亿元,增幅29.9%,公司称,主要由于雇员福利开支增加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在汇源果汁销售及营销开支迅速增长的2014年及2015年,公司的销售及营销员工相比之前也大幅增加。2013年,汇源果汁的销售及营销员工仅为2489人,2014年猛增为11047人,增幅达343.8%;2015年,公司销售及营销员工有所缩减,达9222人,相比2014年减少16.52%。

  3月30日,汇源果汁发布截至2016年12月31日的年度业绩公告显示,在收入和毛利微增的情况下,公司销售及营销开支为15.29亿元,相比2015年缩减2.83亿元,减少幅度为15.62%。另外,公司销售及营销员工锐减至1332人,减少幅度达85.56%,但年报并未披露变动原因。

每经记者 谢宏辰 每经编辑 姚治宇

---

分类题材: 政府企业_statecos ,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