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陈华彪谈代表新加坡的金沙赌场

10/04/17

作者/来源:陈华彪 万章翻译

如果我的国家是由一个赌场来定义,我不会有自豪感。

在观看了英国广播公司以新加坡滨海湾金沙为题材的节目“ 不可思议的酒店“后,这个念头一直纠缠着我。

这项七十巴仙的收入来自赌场的三十亿英镑投资被描述成一座小城市。本着成为世界最大酒店的雄心、与它近乎狂妄大胆的建筑结构,并且在Instagram (图片墙)上的成千上万拍摄齐天无边泳池的照片,这就为新加坡下了定义。

节目主持人说: “抱着成为一个象徵性地标的渴望,希望酒店将成为新加坡的象征“。

我想它已经是这样了。

但它是否与定义澳洲的悉尼歌剧院这文化类型同一等级?

有没有人要他的国家由付得起一晚一万五千英镑套房的挥金如土者,以及由八十巴仙来自国外员工提供服务的赌场来定义吗?

节目主持人说,外国人就快要占三分之一的人口。

无疑的他们会努力工作。但是他们在不在乎这里呢?

你在乎吗?

至少我知道滨海湾金沙,还有蒙地卡罗,都不是我离开这世间之前要参观的101个地方!

这不是我所想念的新加坡。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