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PAP必须解决沉重医药住院费问题

02/04/17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8-3-2017)

老百姓不是“老赖”也不是“啃公族”! 破病PAP政府必须责无旁贷为人民解决沉重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

2017年的3月份破病行动党政府对行动党来说是一个人怨天骂的月份。

破病财政部长在国会公布了他的破病财政预算报告里有关水费将涨价30%后,老百姓操爹骂娘的声浪不绝于耳!

紧接着就是一起政府医院雇佣一家私人鸠收欠债公司代表医院向病人家属追讨37元医药费欠款。(见以下是私人鸠收欠债公司代表与病人家属对话视频网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youtu.be&v=_CE7WonFefs&app=desktop)

这起新闻在网上曝光后,接着又出现一起医院通过律师事务所向病人追讨医药费欠款的事件。(见以下病人家属在网上上载律师事务所的扫描信件。)

这一连串的控诉破病行动党政府向病人及其家属追讨医药费及住院费欠款事件的曝光绝对不是说明新鲜事件!它也绝对不会是偶然或者孤立事件!这是如从火山口喷射出来的溶浆一样倾斜而出!这是长期以来被压抑在老百姓心中的不满!

对于医院向病人及其家属追讨医药费余额事件,除了章宜医院就追讨拖欠37元事件发表对外说明外,破病行动党政府,特别是专管老百姓破病的破病行动党卫生部长至今尚未就此发表部长政策声明。章宜医院就事件发表的说明是:

“樟宜综合医院在答复《今日报》询问时说,如果病人在一个月内没有付清医药费,就会致函提醒病人。如果病人在6个月内没有做出回应,院方就会启动追讨医药费的程序。……病人告诉诊所职员将会缴清欠款,但这名职员并没有通知收费部门。病人使用保健储蓄支付医药费的程序也出现问题,而院方已经同病人接触。……院方经过调查后也说,追讨医药费的人并没有向病人使用严厉或威胁的语气。……不过,他们对于服务方面出现的疏漏,和对病人造成的不便道歉。”(见网址: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315-sg-hospital/3596416.html?cid=ch8news-weibo)

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是:破病行动党政府完全知道新加坡老百姓在看病、治病、医药费和住院费问题上,长期以来就存在着的抉择就是:

要到医院治疗?还是在家等死?

为什么?
因为老百姓始终担心无法偿还高昂的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

破病行动党政府知道这个问题吗?

知道!不信?那就看看以下几则信息吧!

李显龙2013年国庆群众大会有关医药费负担的讲话重点:(见网址:《李显龙2013年国庆华语群众大会演讲》http://www.hxen.com/interpretation/kouyiziliao/2013-09-28/233076.html)

除了援助比较贫困的家庭,政府也将特别照顾另一组人士,也就是比较年长的新加坡人。这一代年长的人士,是我们的建国功臣。没有他们的牺牲和努力,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我们有义务照顾他们。我知道许多新加坡人很孝顺,百事孝为先;他们尽心尽意照顾、服侍年老父母,使老人家感到家庭的温馨。可是,并不是每个老人都这么幸运。……发现越来越多“空巢老人”。有的只剩两老,互相照顾,相依为命;有的自己独居,身边没有亲人。一些老人膝下无人,完全无法依靠孩子。为了更好的照顾老年人,并且为了表达我们对他们的感激,政府将加强社会安全网,尽量使老年人生活无忧。在住屋方面,老年人面对的问题不大。多数老年人都拥有自己的组屋,并且早已还清贷款。他们的组屋可以说是他们的老本。老年人其实最操心的是医药费的问题。他们那一代人的工资偏低,保健储蓄有限。万一不幸生了一场大病,可能无法应付医药费。我们是有计划帮助他们的,可是他们的心里非常担心。政府将调整医药制度,为老年人制定一个特别配套,大大减轻他们的医药负担。当然,医药费是人人关注的问题,新的医药体制也将照顾到其他群体。所以,我吁请大家放心,不用紧张。我们在新加坡,肯定大家都能得到照顾。

为了使国人更能负担得起医药费,在去年重新推出的社保援助计划(Community Health Assist Scheme,简称CHAS)将再度调整,申请者须在40岁以上的年龄底限将取消。目前,即使一个家庭的人均月入在1500元以内,也只有40岁以上家庭成员才能申请加入计划,在看家庭医生时获得津贴,也就是较年轻成员无法获益。……在去除年龄限制后,一整家人看病都不用愁。

2.时任卫生部长许文远关于各种医药费的讲话(见网址:
http://www.caexpo.com/news/country_news/xinjiapo/2011/01/05/3517132.html)

“……随着私人医院公布各种疾病的医药费用,新加坡医院的医药费更趋透明化。只要某种疾病的病人人数超过30个,有关医院就会公布治疗有关疾病的平均医药费数据。目前,私人医院已通过卫生部网站提供大约40种疾病的医药费用。虽然私人医院的医药费一般上比公共医院来得高,不过有些治疗却是例外。许文远举例说,安微尼亚山医院为糖尿病导致的眼疾进行的激光治疗,非津贴收费为1188元,比公共医院低。

3.现任卫生部长颜金勇与人民对话探讨看病难看病贵(见网站:东方早报 2012年03月20日 06:27 来源: )说:

“政府将以三大策略帮助国人减轻他们在医疗费用上的负担。……这些策略包括:改善医院工作流程、方便更多新加坡人在社区邻里中就近治疗及加大投资,让每名新加坡人都能付得起医疗费。……在18名提问者中,有将近一半的提问者对逐年上涨的医疗费表示关注,颜金勇在回应这个课题时坦承,医疗费上涨的确是政府一直以来需要面对的挑战,同时这也是一个全球趋势。……政府在这方面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并已制定相关策略来应付医疗费上涨的现象。我们将继续改善医院的工作流程,就算成本增加,但如果医疗人员可以减少资源浪费和低效率的工作方式,我们能够确保医院达到成本效益。……公共医院秉持“治疗第一,收费第二”的正确服务态度……”(见网址:
http://finance.ifeng.com/money/roll/20120320/5773937.shtml)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提出和搞清楚几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说明:

病人拖欠或者还不起医药费及住院费的法律性质问题,是属于触犯了欺诈的刑事罪?还是属于民事纠纷?

病人拖欠或者还不起医药费和住院费怎么办?

破病行动党政府是否负有责无旁贷的责任解决病人拖欠或者无法医药费和住院费?

病人拖欠或者还不起医药费及住院费的法律性质问题,是属于触犯了欺诈的刑事罪?还是属于民事纠纷?

破病行动党政府在选举前或者选举后都一再强调在卫生领域负起责无旁贷的责任:

保证每个国民都能得到基本的医疗服务,让每个公民拥有得到医疗保健服务的平等机会,让病人拥有自由选择医生和医疗保健服务的自由,个人得到医疗服务的权利不受支付能力的影响。

对医疗卫生行业实施严格的监管,确保医疗服务的质量和价格合理,必要时通过对医疗保健市场的直接干预,来保证医疗保健费用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再次是利用医疗卫生行业的合理竞争,来提升服务品质和效率。

这就是说:

老百姓甭管破病行动党政府对各个综合中央医院(GENEARL HOSPITAL)或者社区社区诊疗医院(POLYCLICIS)进行所谓的“医药集团的改革计划”(即剥离卫生部直接管辖,把这些属于国家直接负责管理的社会福利机构,转到行动党政府控制的淡马锡控股集团或者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旗下的计划。因为这个计划不能改变综合中央医院和社区诊疗医院作为属于国家直接控制全民医疗保健系统的性质和角色!

因为:

它们至一开始就一直挪用着老百姓的公积金存款、国家储备金以及国家所有行政资源!它们的所谓“如果病人在6个月内没有做出回应,院方就会启动追讨医药费的程序”!那是它们自己制定的章程!它们在未征得公积金会员的同意下,挪用公积金会员的储蓄金(也是属于国库储备金的一部分)至今也未偿还啊!

破病行动党政府是默许或者认可它们以这种方式向病人或其家属追讨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的行为?!他们的这种行为与李显龙、许文远和严金勇在内的破病行动党爷们一再向老百姓作出的承诺是否向背而驰?

病人或者其家属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的问题是属于老百姓与破病行动党政府之间的问题!老百姓拖欠或者无法偿还的医药费和住院费是属于国家的钱!

破病行动党政府绝对不可以“医院”已经“医改“了,它们不再属于“国家的政府医院”的任何借口或者理由,完全撇清老百姓因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和住院费与医院发生的任何纠纷!破病行动党政府必须接下这个热山芋!

这里引用中国前中国总理温家宝在汶川大地震时向前往汶川的登机部队发出的指示:(见http://www.chinadaily.com.cn/hqgj/2008-05/16/content_6690541.htm0)

“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2.病人拖欠或者还不起医药费和住院费怎么办?

这里必须明确的说明:在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上,咱们老百姓绝对不是“老赖”、也不是“啃公族”!

什么叫“老赖”?那是指那些专门借钱或者欠钱不还的人,就是赖账者!

说明家“啃公族”?那是指那些专门钻国家用国库或者纳税人的钱补贴的空子的人,就是赚小便宜者!

破病行动党政府一直向本国人民和全世界炫耀了它们在医药改革的规划:我们国家医疗保障有三重体系:

一、是保健储蓄(Medisave),采用强制性方式让国人将部分收入储蓄起来,以满足将来的卫生保健需要。其缴纳的款项存入个人户头,可用于支付个人及其直系亲属的住院费用(包括保险费用),但不能被用来支付门诊或到私人诊所看病的费用。

二、是健保双全计划(Medishield),这是政府设立的低成本重大疾病保险,自由选择加入。每个人根据年龄,年保险费50新元~1190新元不等。健保双全计划涵盖住院费用及昂贵的门诊治疗费用,起付线为1000新元~1500新元,起付线以上的费用再由个人自付10%~20%,但可以通过购买私人医药保险支付。

三、是保健基金(Medifund),这是政府设立的保健信托基金,2012年总额已达到30亿新元,其利息收入用于满足没有能力负担医疗费用的病人支付医疗费用。
这三道防线是破病行动党政府作为向所有新加坡人民保证,不论富与贫都能负担医疗费的“铜墙铁壁”!

如果按照破病行动党政府设置的这个“铜墙铁壁”,全国的老百姓,特别是低收入的病人及其家属以及那些患上长期疾病的病人,在理论上是不是可以有“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了!

为什么还有人还是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

现在只有一个解释:

破病行动党政府的所谓“医疗系统改革”已经造成了政府医院高成本经营了!因为这些政府医院已经不再承担作为非商业盈利的国家社会福利机构的角色了!它的结果就是把高昂行政和保证给予股东们“固定的利润“转嫁到病人的医疗费用(包括医生的诊断咨询费、医药费和住院费)!

这就是人们一直说的,破病行动党政府的“医疗系统改革”的成绩就是:

新加坡人可以死,不可以病!

3.破病行动党政府是否负有责无旁贷的责任解决病人拖欠或者无法医药费和住院费?
我们在前面已经说了:

在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上,咱们老百姓绝对不是“老赖”、也不是“啃公族”!

大家已经在前面看到了破病行动党政府发给病人的账单已经列出明细各项扣除额了。现在面对的问题是:

哪些没有公积金储蓄户头、或者公积金户头存款额低的老百姓怎么办?或者如李显龙所说的:“并不是每个老人都这么幸运。……发现越来越多“空巢老人”。有的只剩两老,互相照顾,相依为命;有的自己独居,身边没有亲人。一些老人膝下无人,完全无法依靠孩子”。

哪些患上长期疾病的病人(如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老年人眼疾病症……等)及其家属无法支付已经扣除的余额怎么办?

是不是真的如人民常说的:

可以死,不可以生病!

是不是破病行动党政府可以:

如果病人在一个月内没有付清医药费,就会致函提醒病人。如果病人在6个月内没有做出回应,院方就会启动追讨医药费的程序。

我们已经明确地说了:

1.关注和照顾老百姓的医药费和住院费是破病行动党政府责无旁贷的!它们在医药改革计划下实施的一切政策必须是围绕着首先这个核心任务!它们没有理由向老百姓邀功请赏!因为是人们养着他们!

2.在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上,咱们老百姓绝对不是“老赖”、也不是“啃公族”!也不可成为“老赖”、或者“啃公族”!

早在李光耀时代,他已经非常明确:破病行动党政府绝对不会仿效西方国家实施的医药福利政策了!正因为如此,从60年代末期在国会通过了允许它们在公积金户头储蓄金户头里扣除医药费和住院费的用途!而且,法律还允许它们在父母无法支付或者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的余额时,医院有权从子女的公积金户头里直接扣除!

这也就确定了老百姓甭管破病行动党政府的“医药系统改革”后政府医院变成了商业性质!再怎么改革,它们还是姓“公”!姓“公”的医院就必须如:

李显龙所说的:

在去除年龄限制后,一整家人看病都不用愁。

颜金勇所说的:

公共医院秉持“治疗第一,收费第二”的正确服务态度”!

老百姓有病就必须到医院治疗,不必犹豫不决不是在家里等死!

既然法律上已经允许破病行动党政府从老百姓的公积金户头扣除医药费和住院费,那么,破病行动党政府就不应该在公积金的扣除额设置扣除额年顶限!(在2011年的大选过后,破病行动党政府已经从每年公积金扣除额顶限400元,在增加了“灵活保健储蓄户头”了!)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

咱们老百姓不是“老赖”或者“啃公族”!

事实也证明:

破病行动党政府在老百姓拖欠或无法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问题上是在折腾老百姓!

破病行动党政府必须很明确地说明一点:

老百姓拖欠或无法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问题上不是构成触犯任何刑事法律法规!

破病行动党政府必须告诉老百姓:在扣除了政府应承担与支付的津贴、公积金户头保健储蓄(Medisave)、健保双全计划(Medishield)后,仍然拖欠或无法偿还医院的医药费或者住院费余额,老百姓可以通过如下途径解决:

根据自己的财务能力,以分期付款方式支付拖欠或无法偿还医院的医药费或者住院费;

向社会发展部属下部门寻求援助,让他们直接与医院解决并注销有关拖欠或无法偿还医院的医药费或者住院费;

本文章在老百姓拖欠或无法偿还医院的医药费或者住院费的问题上的结论就是:

老百姓不是“老赖”也不是“啃公族”!

破病PAP政府必须责无旁贷为人民解决沉重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