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你过独木桥,我走阳关道(杂文)

26/03/17

作者/来源:符懋濂(2017年3月2日)

据报道,美国《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写过一篇文章,题为《中美这七年》(A Biblical Seven Years),回顾2008年以来中国的变化,2016 年9月10日刊登在该报上,引起广泛关注。我略读了两遍,觉得内容平淡无奇;尽管立场比较公正、客观,但他对中国的了解、认识,仍然缺乏历史深度与现实广度。

不过,文章作者指出,中美两国走着不同的发展道路,倒是十分有趣:“中国一直在忙于奥运会的筹备工作,美国忙着对付基地组织;中国一直在建设更好的体育馆、地铁、机场、道路和公园,而美国一直在建造更好的金属探测器、装甲车和无人驾驶飞机。”“差异已经开始显现,比较一下抵达纽约市肮脏陈旧的拉瓜迪机场和上海新型的国际机场。当你驱车前往曼哈顿时,你会发现一路上的基础设施有多么的破败不堪。再体验一下上海时速高达220英里的磁悬浮列车,它应用的是电磁推进技术,而不是普通的钢轮和轨道,眨眼工夫,你已经抵达上海市区。”(按:这只是德国西门子技术在上海的运用,中国人沾不上光;值得津津乐道的应该是由此引发的中国高铁技术。)

其实,对我们来说,这一切只是当代历史中的普通知识,不足为奇。如今连特朗普也不得不公开承认,美国所奉行的霸权主义全球战略,劳民伤财,损人害己,使得自身的机场、地铁等基础设施,陈旧不堪,沦为第三世界国家的水平。反之,近二十年来,中国高度重视基础设施的规划与建设,大步跨入第一世界行列。无论是机场、海港、电信,还是高铁、地铁、高速,都十分现代化、规模化,而且还持续不断地拓展、提升呢,开始出现了“中国速度”、“中国标准”,怎不令人刮目相看?

俗语说得好:“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其结果如何?似乎不言而喻。更加值得一提的是,奥巴马高唱“重返亚太”,大搞什么“亚太再平衡”之际,中国人却公然“明修栈道”,以惊人速度在南沙填造七个岛屿,在很大程度上强化了南海主权。与此同时,还静悄悄地“暗渡陈仓”呢,在柬埔寨、马来西亚、缅甸、孟加拉、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吉布提、希腊等国兴建综合性海港码头,把自己打造成为超级海运大国,同样令人为之侧目!

遥想当年,秦始皇为防止匈奴入侵,而将战国七雄的原有长城连接起来,形成了著名的“万里长城”(The Great Wall of China),但仍然属于不得已的“过独木桥”之举。两千余年后的今天,特朗普却为了阻止外国移民的“入侵”,居然一面颁布针对穆斯林七国的移民禁令,一面在美国与墨西哥二千多公里边界建造高墙。此举是否在创建The Great Wall of America,让自己流芳百世?我们不得而知,只能拭目以待。

在我看来,缺乏政治常识的特朗普或许并不知道:兴建隔离墙很不高明,甚至有点愚蠢,中国人早已发现了这一点,所以采取了“要致富先修路”谋略。“修路战略”即修建各种阳关大道,在中国取得显著的经济效应,于是走出国门,把它推广到世界各国去,在2013年,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大战略。陆路上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以兴建高速铁路为主轴,把沿路亚欧国家和中国联系起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则是以兴建现代化多功能海港为核心,联合各国共同发展经济、航运,以强化中外经济文化交流!事过仅仅三四年,已经初见成效,看来前景光明美好。

总之,中美两国必将继续各行其是,采用截然不同的博弈战略:你修墙,我造路;你过独木桥,我走阳关道!孰智孰愚?结果在本世纪内即可分晓。

《附言》

专制中国与民主美国之国情,的确大不相同,值得对比:1)习近平是经过数十年,一步一步地从楼梯登上国家权力的楼顶;特朗普则是突然冒出来的政客,翩然乘坐自升机降落到国家权力的楼顶。二者差异何止天渊之别?此外,2)中国第一夫人的出身是穿着戎装的歌唱家,美国第一夫人的出身是一丝不挂的模特儿。当然,两位都是要体现“美”的艺术家,只不过前者一度“不爱红妆爱武装”,后者曾经“不爱红妆爱无装”(仅有一字之差)。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