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柔佛水源危机也是契机

14/03/17

作者/来源:廖济伟 星洲日报 http://www.sinchew.com.my

天灾无法预测,但人祸至少可以预防,冻结采砂活动丶禁止在河岸两旁建造工厂及灌输人民爱护河流的观念等,都能避免柔佛河遭受污染的事件重演。

柔佛州二王子东姑依德利斯带领的工作团队,近期发表了研发出工业用途的再循环水,称为”蓝水”计划,以解决州内水荒问题。

不少人对此保持怀疑,认为大马天然资源丰富,拥有辽阔的森林及河流,雨水丰沛到不时发生大水灾,还需要使用再循环水吗?

笔者对此乐见其成。犹记去年,柔佛州就面临大缺水,多处地区实行配水制,引发缺水的主因先是天灾,旱季来临,降雨量大减,造成柔佛州多个水坝水位急降,不少水坝出现乾涸情况;二来则是人祸,柔佛河遭受污染,柔南区多个地方遭受牵连,就连高官显要的住家也制水,事件历历在目。

天灾无法预测,但人祸至少可以预防,冻结采砂活动丶禁止在河岸两旁建造工厂及灌输人民爱护河流的观念等,都能避免柔佛河遭受污染的事件重演。

虽然柔佛州政府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就宣布拨款7970万令吉解决州内缺水及淹水的问题,但可惜的是,方案中除了引水丶增建水坝和推展挖掘地下水资源计划,却不包含以科技来自给自足的解决水源问题,人民依旧需要看老天爷的脸色,一旦遇到旱季或降水量不足,水荒问题还是会再度发生,无法根治主因。

四面环海的新加坡,对於该国水资源是一大隐忧,也因此新加坡在1961和1962年与我国签署了水供协议,从柔佛州买水输送新加坡,以解决新加坡水资源不足的问题。

向马来西亚买水丶雨水收集丶生产新生水和海水淡化,是新加坡的四大水源,也称“四大水喉”。其中的前面两项方案,主要还是听天由命;而後两项的方案,则是依靠科技打破大自然的规律,自给自足的生产乾净水源。

新加坡早在2002年就开始推行新生水方案,2005年则推动海水淡化厂,不只解决新加坡国内水资源不足的问题,还将水技术及水管理知识外销至国外,一举多得。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已经不能在用於水资源身上;过度的开发造成水源污染,已经是各国面对的重大课题,我国是否已经做好准备应对水源危机,抑或还是祈求老天的恩赐,让捉摸不定的天气来决定人民未来的生存?这取决於政府是否拥有前瞻性的远见,将危机转为契机,开始研发水技术,为後代留下丰富的宝藏。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