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论坛述要

01/02/07

创新·对话·发展
—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论坛述要

作者: 颜 敏(暨南大学中文系,广东 广州 510632)日期: 1-2-2007 来源: http://hwwx.stu.edu.cn/show.asp?smallstyle=2007&news_per=2&id=73

为了进一步促进世界华文文学的发展,加强海内外华文文学创作界与研究界的交流互动,由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与河南理工大学共同举办的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论 坛于2007年4月21日至24日在河南焦作召开。

出席会议的代表约50多位,其中有来自北京、香港、上海、江苏、广东、福建、河南、山东、广西、浙江、 甘肃、湖北、安徽等地的专家、学者及各文艺期刊、出版社、报纸等传媒界的人士,有来自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各国华文文艺团体的负责人和作家、学者。

会议期间,举行了三场专题报告会与一次分组讨论会,主要涉及中原文化的流播与华文文学、东南亚华文文学的特质与发展前景、以及世界华文文学的前沿问题等议 题,中外学者们对此各抒己见,共同探讨,形成了一系列深刻、独特的理论观点。

一、中原文化的流播与华文文学

  在开幕致辞中,河南理工大学的孔副校长希望此次会议能推动中原文化与世界华文文学的发展。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会长、

暨南大学饶芃子教授指出,20世纪90年代以来,出现了 全球化时代的移民潮,各国的华语热升温,华文文学日益为人们所关注,理论界也不断开拓出新,首届高峰论坛从历史、社会结构、文化、审美等纬度对华文文学的 多样性与文化身份等问题进行积极有效的探讨,希望此次会议有新的信息、新的收获。

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邓友梅先生指出,中原文化是中华文化的内核,没有中原 文化就没有中华文化,在全球化工业时代,文化的界限逐渐模糊,但这反而使民族文化作为差异存在,作为多彩世界的独特成分更有价值,同样,凝聚海外华人华侨的力量也是文化,它与国家认同并不矛盾。如何促进海外华人华侨文学文化的发展值得重视。

学会名誉会长曾敏之先生指出,河南是中华文化的发源地与荟萃地,首 次在理工大学举行有关世界华文文学的学术会议,将对华文文学的传播有积极影响。

山东大学的黄万华教授从中原文化的境外流播的宏观考察,提出了文化迁移过程中的“大传统与小传统”的关系,大传统指的是民族国家的传统,而小传统指的是底层的、地域性的传统,大小传统相互依存相互影响。中华文化 传统在海外延续过程中,由于与当地文化进行了融合互动,因而出现了独特性。

此外,还有不少学者通过个案研究言说了有关文学与文化的独特领悟。

郑州大学的张鸿声教授梳理了河南文学在当代的发展轨迹,认为河南文学的本土性可以说是中原文化特性的文本表征。

郑州大学的樊洛平教授分析了台湾客家文学中 的中原文化底蕴,认为可以从身份认同、语言认同、文化认同等纬度去研讨长期以来被遮蔽的这一文学景观。

中国社科院的张重岗试图通过钟理和的个案揭示台湾与 大陆文学文化的互动关系,并提出了作家的独特生存体验可能使得其创作偏离文学叙述的常轨,出现新的可能。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主编刘红林以美国华文文学为 例,指出很多海外作家坚守自己的文化之根,但在善于自我继承的同时并不拒绝外来文化。

南京大学的刘俊综合了有关文化、传统与文学的观点,指出影响、互动与传播是理解中原文化价值的三个关键词,从中国到台湾到海外,既有相互影响,又有具备新质的文化体与中华文化的重新互动,这一切又是通过传播中介得以实现的。

二、东南亚华文文学的特质及发展前景

  东南亚华文文学是世界华文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与中华文化的关系,它的特质及发展前景成为本次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

   关于东南亚华文文学与中华文化的关系,饶芃子教授以中华文学、文化在泰国的流播为个案,指出研究者应重视中华传统的多元性,不仅应关照五四新文化传统与 解放以来的革命文学文化传统,更应该注意有根性意义的古老中华文化传统对东南亚华文文学的影响。

新加坡文艺协会会长骆明认为,因早年移民知识水平不高,新华文学所受的五四文化传统的影响,实际上在南来作家身上烙印更鲜明;1948年后,随着南来作家的北归,新华文学的本土印记和特殊风格也就逐渐凸显。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院副院长穆乃堂描绘了中华文化在东南亚传播的大致轮廓,强调全球化时代东南亚华人作家注重本土文学传统与亚洲文化图象相结合的特征。

   对于东南亚华文文学的特殊性,学者们也作了深入探讨。暨南大学王列耀教授以“异族叙事”为切入点进行了思考,他指出了东南亚华文文学中,异族叙事经历了 从有意无意的偏见、自觉清理反思到和谐共处的三个阶段,其书写姿势与艺术策略都表现出特殊性。他认为东南亚华人的杂居环境、杂居身份是梳理东南亚华文文学 特殊品质的重要视野。

新加坡作家黄孟文分析了新加坡微型小说的艺术特点,其中,细腻的笔触、充满悬念的情节设置以及以小见大的叙事策略都为华文文学提供了 可借鉴的宝贵经验。

社科院的李娜从创作主体的“离散与回归”的悖论出发,细读了旅台马华文学的一些代表性文本,呈现了马华作家“寻找故乡”的执著与尴尬。

广西民族学院的陆卓宁教授指出文化的差异越大,居住国的条件越复杂,华人生存与文化想像就越具有挑战性,东南亚华文文学的话语模式的特殊性与艰难性也就越突出。

  有关东南亚华文文学的发展前景,《香港文学》主编陶然对东南亚华文文学作了总体描述。由于新马华文教育的基础较好,华文文学的发展状况 也最好,而印尼、菲律宾、泰国华文文学相对较弱,创作者文化层次较低、年龄偏大,特别是印尼,因经过30多年的文化禁锢,出现了文学的断层。总体而言,除了新马以外,东南亚华文文学的发展还需拭目以待,保持乐观谨慎的态度。

黄孟文指出新加坡独立后,西化程度加深,学校政府机关都用英语,对中华文化缺乏了 解,近年来,中国的崛起,使得一些年轻人重新接近中华文化,但这与以前大不一样,内容只限于科技应用类,离文学写作还有相当距离。要改变这种状况,还有赖于新加坡政府语文政策的改变。

三、世界华文文学的前沿问题

学科的定位、命名与研究方法等问题,仍是研究者探讨的重心之一。

中国公安大学的杜元明教授提出应打破世界华文文学研究的时间界限,从当代延伸到古代,而世界华文文学也理应作为与古代文学、现当代文学并列的二级学科。

《华文文学》的主编陈贤茂先生强调华文文学与华人文学的差异性,认为目前研究应着眼于华文创 作,有的放矢。

福建社科院的刘登翰先生通过对近百年来北美华文文学的回顾反思,提出华文文学可理解为华人移民及其后裔的文学创作,而经济移民与留学生移民 这两者的不同生存经验造就了两种典型的书写方式:草根书写与知识分子书写。

曹惠民则提出新移民文学与留学生文学应有所区别,两者要求有不同的学术视野与研 究方法。广东社科院的钟晓毅认为新移民文学与大陆本土文学也有着一致性,过分强调跨界书写中的差异性,是否与研究者的理论预设有关。

饶芃子先生对世界华文 文学中的“世界”作了新的解释,认为它并非一个具体的空间概念,而应看作一种整体性的研究视野。

来自菲律宾的学者张琪先生也认为华文写作成为了一种全球性 的现象,应以世界性的文学视野来关照。 文学史的写作,也蕴藏着很多理论问题,具有前沿性。

中南财经大学的古远清教授认为文学史撰写除了与研究立场有关外,更倚重史料的积累与把握,随着两岸三地 的对话交流日益加深,大陆学者在这方面已有所突破。

福建师大的袁勇麟通过梳理台湾《文讯》在文学史建构上的重要影响这一个案,指出文学史写作与史料整理的 内在关系,认为只有从文本与资料出发,才有可能写出有影响的文学史。而社科院的赵稀方也认为,他对20世纪50年代香港难民小说的研究,直接受益于访学哈 佛大学时发掘的一手材料。

另一个前瞻性的问题是华文文学与华文教育、华文传媒的关系问题。

马来西亚作家戴小华认为在马华文学的发展历程中,华文教育、华文传媒以及华人文化协会等都 作出了重要贡献。

新加坡作家陈美华指出,华文应用是一个根本问题,它关系到华文文学的生存与发展,在东南亚固然存在着语文教育、华文运用与华文文学的矛 盾,在中国也有忽视中文的使用基础与范围的现象。

暨南大学出版社的徐义雄副社长认为多年来出版社为传播海外华文文学作出了努力,并介绍了酝酿中的海外华文 文学教程与选本的策划情况,承诺以树品牌的高度来出版好这套丛书,回报华人社会。

在闭幕式上,学会副会长杨匡汉进行了学术总结,指出对海外华文文学研究者不应采取同一标准,求异比趋同更重要;文学板块的多重变化组合,要求学者必须以变 化的视野来把握。同时,他认为创作者和研究者都应增强信心,华文文学目前虽处于边缘状态,但边缘也是有意义的,也是一种生存姿态。历史上,伟大的作家作品 都是在边缘状态出现的,只要我们能创作出好的作品,就能走出小圈子,成为全世界公认的精神财富。

本次会议汇集了海内外世界华文文学界的资深学者和新锐力量,相信将对华文文学创作及研究产生重要影响。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