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日头将从西边升起?(杂文)

05/03/17

作者/来源:符懋濂 (2016年11月25日)

美国是当今唯一的超级强国,其总统选举自然举世瞩目。不过,在我看来,这回竞选倒像一场闹剧,精彩纷呈,诸位或许也有同感。
大嘴巴特朗普的选举言论,尤其“骇人听闻”。例如竞选时他曾说:如果他当选执政,美国不再保护日韩、西欧,除非它们交付全额保护费。这话使得像安倍这类的三流政客惶恐不安,而有识之士都在旁掩嘴窃笑:当婊子还得付费给嫖客么?

大嘴巴当选后,闹剧并不嘎然而止,反而更上一层台阶。从世界媒体上,我们听到所谓“押错宝”之声不绝于耳,当儿子孙子者挨过不眠之夜后,赶紧向新干爹新干爷大表忠心,以免万一沦为“弃子”,真是可笑可怜之极!(按:台湾选举前,政客赴美朝圣,据说已成传统)

另一方面,对于大嘴巴哗众取宠的言论,各国媒体的第二轮大炒作似乎更如火如荼。其中两大议题是:在政治上,美国会不会从西欧、东亚撤退(撤军)?在经济上,美国既然放弃TPP, 会不会采取贸易保护主义(重商主义)?其实,在我看来,这两个都属于伪命题,都是为了制造新闻而来高谈阔论。

有人甚至提及“新门罗主义”,说美国可能回到门罗主义(即孤立主义)时代,不再充当世界宪兵(不是警察)了。此说显然是对世界历史与门罗主义的无知或误读。1823年,拉丁美洲的殖民地大部分已独立建国,时任美国总统门罗发表宣言,提出“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美国不干涉与欧洲有关事务,欧洲也不得介入美洲事务”。其目的在于竖起“反殖民主义”旗号,阻止英法取代西葡殖民者,卷土重来拉美,以便自己向拉美扩张势力,逐步把拉美变成美国自家后院。这是很高明的外交战略,因为十九世纪是英国的世纪,新兴的美国既没有能力和大英帝国正面博弈,也没有能力与法国使劲较量。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美国哪能采纳“新门罗主义”?这些年来,美国综合国力有所下降,但美元霸权与军事霸权依然如故,支撑着美国的超强地位。因此,美国称霸世界的全球战略,包括“决战于国土之外”的国防战略,以及输出资本来捍卫美元的特殊身份与霸主地位,都绝对不会改变。当然,海外驻军政策也同样不变,最多只做些微调;它想要变的只是向“受保护国”多收保护费,减轻自己的军费负担!或者逼迫对方增加国防开支,多买美国军火,继续为军工财团谋取暴利。二者必居其一,舍此似无他途。

总之,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除非日头从西边升起,美国绝对不主动放弃或改变其霸权主义,中俄仍然或始终是它的假想敌人!请大家记住:奥巴马说美国还要当世界老大一百年,而特朗普说他要使美国更加强大起来!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