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单身市场催生另类红娘

03/03/17

作者/来源:诗华 http://news.seehua.com

新加坡知名约会应用程式Paktor瞄准我国庞大的单身男女市场,2014年在我国成立线下约会仲介Datesmith,务求在这市场分一杯羹。

带领Datesmith在大马扎根的Datesmith业务发展总监吴淑怡坦言,大马单身市场需求庞大,仅在该公司成立短短的2年期间,总收益3倍成长。

「特別是在佳节期间,即圣诞节至华人农历新年,签购我们配套的顾客每月达300人,而在非佳节期间则有100人。」

她笑了笑,新年期间面对的家庭压力,会促使客户想要有个伴,「加上圣诞节至农历新年期间,有很多假期,很多客户都希望有个人可以陪伴他们。」根据Datesmith的统计,华裔客户佔了超过一半的人数。

男客户佔60%

她透露,在Datesmith约600多位依然活跃的会员中(即仍处於安排约会的客户),男女的比例为6:4,而在华裔客户群中,男客户的人数就佔了6成。

「当中高达40%的华裔男客户没有任何恋爱经歷。」

她强调,单身人士最忌待在舒適圈,「有些人选择等待,一年又一年,时间就这样过了。」

「现今社会对透过约会仲介认识伴侣,持有较开放的態度,包括年长者也视约会仲介为认识伴侣的平台。」

吴淑怡对於单身市场的展望,「我们客户的数量在过去的6个月翻倍增长,我预计客户人数在2017年至少可以达致2倍甚至3倍增长。」

「在佳节期间,单身人士可能会面对很多压力。比如当我们看见朋友和伴侣一起度过圣诞节或跨年时,可能会心生羡慕,必竟家人和朋友能的陪伴有限,所以很多人都很希望身边有个伴。」

「甚至会有客户开玩笑问我,能不能在新年前,帮他找到伴侣。」

要价上千起跳锁定中產阶级

城市中寂寞的中產阶级要在工作时间以外,找到条件互相匹配的伴侣,却要价不菲。以Datesmith为例,最基本的配套就上千令吉起跳,这还不包括约会时共餐的费用。

据悉,目前大马市面上的约会仲介儘管收费配套不一,但基本上锁定的客户群皆为中產阶级,收费也和Datesmith不相上下。

相对於线上约会应用程式,需要收费以及经过个程序的约会仲介优势在哪?

吴淑怡指出,约会应用程式正因其收费低廉或免费,而有其风险,「他们的背景资料无需审核,而且他们没什么好失去,他们可以轻易的和某个用户对话。」

她不否认这些约会应用程式的確有成功的案例,但她也认为某程度上,约会应用程式只是个数字游戏。「他们可能可以和你聊天的时候,也在和別人聊天。」

她透露,也很多种中產阶级基於隱私权,而选择约会仲介公司寻找伴侣。

然而,她个人认为,客户选择追隨传统模式,透过约会仲介公司选择伴侣的最大的原因是,想要认真找个伴侣。

「很多客户想要长远和认真的关係,他们想要承诺一段关係,他们付钱,经过这一切程序,因为他们想要认真的找个伴侣。」

3个月招300客户

实际上,若简单统计该公司在圣诞节至农历新年期间的数据,以基本配套1000令吉为例,该公司在这段不满3个月的时间內就有300名客户签购配套,意味著该公司至少得以进账约30万令吉–足以证明大马单身市场庞大的需求量。

儘管如此,吴淑怡坦言配对工作不如想像中轻鬆,因为大马情况相对复杂,在配对时需考量种族和宗教因素,因此他们需要进行很多次档案分析。

「也因为很多客户在第一次会面时,对於向我们透露这么多资料,他们会觉得不安和不自在,因此我们需要花心思和时间和客户建立关係,了解客户,这样才能提高配对机率。」

她笑说,他们都需要更为深入及详细地探问客户,才能得到更精准的分析,够帮客户找到属意的对象。」

好奇心驱使愿尝试约会安排

现年28岁,在金融业服务的的职业女性小安(因涉及採访对象隱私,小安为化名),正因听闻过朋友使用线上约会应用程式的负面经歷,而选择正规管道,寻找伴侣。

小安是在某次瀏览社交媒体时,发现Datesmith这家公司。在需求和好奇心驱使下,不曾参与过任何类似活动的小安填妥表格,並在和关係经理会面后决定不妨一试,购买配套,目前她还在等待约会的安排。

询及小安会否在意別人得知她透过约会仲介公司寻找伴侣时,她坦言会不好意思让他人得知。

「就算以后真的成功谈恋爱,別人问起,我也不会据实相告我俩的相似过程。」

儘管小安也不確定身边的朋友是否曾经寻求此类服务,惟她坦言约会仲介公司的出现提供了另一种有別於传统相亲方式的可能性。

「家长可能是出自於他们认为这对象门当户对,而安排相亲,但实际上他们不太认识那个人。」

儘管如此,客户之一的小安对此表示,若透过约会仲介安排得以寻觅良缘,她不介意付费。

小安认为,提供这类服务的公司市场潜力很大,因为她身边就很多同事都是单身。

「可能是大马的工作环境使然,大家都需要加班,因此没有什么时间扩大交友圈子。」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