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红博客和名记者的论战谈起

01/10/07

作者: Straitsblogs 日期: 1-10-2007 来源: http://www.straitsblogs.com/2007/10/blog-post.html

好戏才开始——

新加坡人气博客下雪和明星新闻工作者蔡深江,在一个电视节目中交火之后,双方又在各自的博客上继续发言,引来大批网民的评论。不过,蔡深江今早在一个电台的节目中说,他不想就这个话题有太多的谈论。

但是,事情就会这么结束吗?显然不能,因为整起事件表面上看是一起口水战,但由于争议的双方实际上代表了公民记者和传统媒体人,而两者之间的关系,在资讯科技业崛起的过程中,尚在整合之中。因此讨论这起事件,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下雪被电视台称为“职业博客”,这是因为她完全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工作”,而是撰写博客获得广告收益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套用新媒体的说法,下雪的工作也可以称为“新工作”。

蔡 深江是报业控股华文报的资深新闻工作者,之前担任联合早报采访副主任,后担任免费报纸《我报》的副主编,现兼任omy网的主编,每周也在联合早报获刊专栏 文章。蔡深江除了在新加坡华文报业拥有一定的话语权,他也在一家电台每周三次担任一档节目的主宾,这档节目在早上上班交通高峰时段播出,因此相信听众会很 多;蔡深江也担任优频道《有话直说》节目的主宾,这档节目也是本地鲜少的电视谈话节目中的一个。

笔者尚不知蔡深江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在新加坡中文平面、电台、电视乃至互联网站上获得如此大的曝光率。可以说在新加坡,像蔡深江这样的能够在跨媒体平台上曝光率如此之高的媒体人,实在是少见又少见的。

但 是,这些媒体平台都有一个特质,就是都是由稀缺资源构筑的媒体平台。omy网虽然是一个网站,网站本身并非稀缺资源,但是omy网却是报业控股所主办的, 因此拥有媒体宣传,采访便利等等的稀缺资源。在大部分地方,电台和电视都是稀缺资源,而办一份有影响的大报也绝非一日之功,蔡深江能够被这些媒体的主管看 好,纷纷给他定期曝光机会,想必有他的过人之处。

但是,蔡深江现在遇到了一个新媒体的运营者——博客,可以说他遇到了挑战。因为博客是真 正的来自草根的公民记者。尤其是下雪这样的博客,是经过市场检验的,是在无数博客网站的大浪淘沙中崛起的。相信蔡深江确实有能力而不是凭运气能够在跨媒体 平台上获得青睐,但他这次却无意中经受着公民记者的挑战。

蔡深江最初遇到挑战,是自他定期作为主宾的优频道的《有话直说》,因为这期节目邀请了新加坡头号博客下雪。而蔡深江在节目的第一次开口竟然说自己“是经过大脑思考的”。

这样的开场令笔者感到错愕。因为在我看来,突兀地说自己是经过大脑思考一定有所谓的“言下之意”。

紧接着,蔡深江对下雪展开了质疑,他认为下雪在博客上和人吵架,一定是有目的的。而节目的主持人更是直指目的其实就是要炒高点击率,以赚取广告收益。

在 节目中,令人惊讶的是,20多岁的下雪竟然有条有理地给予反驳,甚至论述。比如她说:“我的鼻子是‘假的’,但我没有否认啊。”比如她说,骂人未必能带来 广告收益,一个例子就是一个银行的广告,就是认为网站太过争议而不愿刊登;比如她说:“我觉得互联网的读者是比较聪明的,他们会看得出。如果你写的东西, 不是你真正的想法的话,我觉得人家是读得出来的。”

在节目最后,当主持人问下雪最后有什么要说的,下雪说:“我写博客是因为喜欢,不是为了赚钱。”

节目时段并不长,但下雪利用不多的发言机会,很好地阐述了自己的理念。尤其是他的“网民是聪明的,你不真实,别人是看得出来的”,说得极为精彩。

问题在于,下雪的回答是否让问者满意了呢?或者问者是否还继续这么怀疑着?很遗憾,笔者不得而知。

下雪过后在自己的博客上对蔡深江展开了又一轮反击。这次反击和在电视上的呛声相比,可说是炮火猛烈。在有一些不雅字眼的同时,也出现一些精彩的话语。

比如她说,你和我其实都是在做同样的事情,批评人,或使自己的声音让人听到。

比如她说,你认为你的观点比我更正确,但那只不过是观点不同而已。

下雪在博客中向蔡深江发起挑战,要和蔡深江比试谁的博客写得棒。

下雪的这段文字引来了批评。在蔡深江一篇隐喻性的博客文章的评论栏中,批评者认为下雪使用的一些不雅字眼,显示下雪水准的低下。

但 笔者不这么看。虽说我也同样不认同不雅字眼,但我也看到了下雪鲜明地提出了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记者和博客也没有本质上的不同,这很基本 的观点。蔡深江即使在全世界所有的媒体都有曝光机会,他所说的也只能代表他自己的观点,并不代表自己一定是正确的,更不代表他比博客正确。

在观点上,下雪和蔡深江其实是平等的,都必须接受公评。而正如笔者前面所言,观点不应该只是结论性的质疑,而必须有所论述,这样才是建设性的讨论。

如果一个人一口咬定某人是假的,又不说出理由,我怀疑这样的人不是傲慢就是偏见。

我不知蔡深江是否在电台或其他场合有过论述,但我希望蔡深江能在自己的博客上,对为何质疑下雪文章的真实性进行论述。即使一时间双方不能产生共识,但通过讨论,让各界更加了解你质疑的初衷,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只有认真的讨论才是建设性的,不然就会流于口水战。

下雪要蔡深江来比博客谁棒,这个也不是很妥当。因为蔡深江在自己的博客上曾一度按了一个公开的计数器,计数器上的数字已经显示他的点击数不如下雪。因此这样的挑战发起的时机并不恰当。

不过,我倒是很希望蔡深江和下雪未来在博客上比试高低。看看一个传统媒体人、一个被认为比下雪有文化的文人、一个在跨媒体平台有相当大的曝光机会的明星人物,能否在博客上战胜一个小女生。

况且,蔡深江现在担负新媒体omy网的主编的重任,omy 网本身也是定位于吸引年轻人,如果能接受下雪的挑战,对omy网的发展应该有所助益。

事实上,真正的文化人是不应该远离论战的。鲁迅就是一个例子,即使在70年后的今天,鲁迅的论战文章,依然犀利,依然让后人敬畏。

下雪和蔡深江在电视节目短兵相接所引发的争议,其实并非简单地只是他们两人的争议。笔者认为这至少折射了下列的一些课题:

传统媒体人如何看待公民记者?权威报纸的新闻工作者如何看待博客文章的真实性?

我们看到很多传统媒体有假新闻,但我们是无法因此否定所有的传统媒体报道的真实性。我们是否也应该以同样的标准来衡量博客?因为博客也是媒体。

传统媒体文章的表现形式或固有格式,可能在博客上显得落伍。博客文章的表现形式往往更加直接和率性。传统媒体能接受李敖在电视上大喊“胡扯”,能接受鲁迅的“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能不能也接受博客文章的各种表现形式呢?

传 统媒体的缺陷是互动不足,新媒体的互动往往要直接的多。因此,新媒体的文章能够更加快速直接地接受读者的检验甚至批评。这是不是意味着传统媒体的新闻工作 者也应该开设自己的博客,并和读者公开交锋,而不是如以往那样,只是在办公室阅读读者来信?在博客上接受读者质疑,回应读者质疑,其实也是媒体产品的一项 售后服务,不是吗?

传统媒体的运作很大程度上是我写你看,但新闻工作者在新媒体中,必须自觉地意识到,很多文章可能是记者和读者共同在互动下写就的,这是新媒体的最独特的地方,这也是我期待蔡深江和下雪能在论战中,进一步完成这篇刚刚激发出火花的文章的原因。

新媒体不是简单地将传统媒体的内容搬到网上,新媒体需要新思维、新形式、新互动和新内容,不然用网页代码包装传统媒体的文章,依旧是传统媒体。

虽然我不能预期蔡深江和下雪的论战能够继续下去,但我深信,他们俩交锋的问题并不会就此解决,还会在新旧媒体的整合中继续存在,也会有更多人会就这些问题展开讨论。

在媒体生态经历巨变的情况下,这样的论战所揭示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会有效促进新旧媒体的整合,其论战本身也一定是精彩可期,无论论战的主角是谁。

我们就期待吧,好戏才开始。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