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燕京夜话(杂文)

26/02/17

作者/来源:符懋濂

时间:2009年8月9日20时
地点:燕京饭店大堂
人物:小林(某报女记者,年轻、貌美、机灵) 小柳(名牌大学历史系高材生,博学多才) 老杨(无名大学次等生,还有点老年痴呆症)

小林:首先,我代表报社感谢你们两位接受我的采访。今天是贵国国庆日,所以我想和你们谈谈一个历史人物,那就是莱佛士,可以吗?

小柳 、老杨:没问题。(两人异口同声)

小林:据说贵国很崇拜莱佛士,把他当成新加坡之父,是吗?(她将目光移向小柳)

小柳:是的。Sir Stamford Raffles对新加坡的贡献的确非同小可,把他称为Father of Singapore 是很正确的、很应该的。因为如果没有莱佛士,就没有新加坡,这好比你们常说的“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一样。(把毛泽东和莱佛士相提并论,小林肯定不同意,况且他们只有“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一说法。看来小柳的历史水平有点问题)

小林:杨先生,您的看法呢?

老杨:在我发表意见之前,还是请小柳先谈莱佛士的“贡献”吧,他也是念历史的。(话中已把“贡献”加上引号,但小柳未发觉)

小柳 :莱佛士的伟大贡献有三方面。首先,他发现了新加坡,并且从Johore 苏丹手中取得这个美丽的宝岛;其次,他很有远见,一开始就把新加坡变成自由港;第三,他当政期间,对新加坡日后发展,更是功不可没。…………(振振有词,滔滔不绝,但老杨却老皱着眉头)

小林:杨先生,您的看法呢?(她已看出老杨不表赞同)

老杨:我认为小柳的看法不正确。新加坡早已存在,不是莱佛士发现的;新加坡的自由港地位,是由英国当时的自由贸易政策所决定,而并非莱佛士个人眼光独到。这点我得解释一下:英国是工业革命的发源地,十九世纪初已有世界工厂之称。它的工业产品物美价廉,竞争力很强,所以反对重商主义,大力推行自由贸易。至于莱佛士的“贡献”到底有多大嘛,或许我们还得先回答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莱佛士统治新加坡的时间有多久?况且,他所做的哪一件事是为了我们新加坡人?(小柳一脸茫然,很是尴尬,小林也愣了一阵子)

小林:假如我没记错的话,莱佛士在新加坡的日子,前前后后,还不到一年,大概只有九个多月吧?这麽看来,他对新加坡的“贡献”毕竟很有限;可是他却如此受人崇拜,近乎神化,到底是为什麽呀?(她注视着老杨,显然做了功课,有备而来)

老杨:这个嘛…….说来话长,可以写成洋洋数千言的文章。(他其实只想敷衍她几句)

小林:那末请您就长话短说吧。(她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老杨:你也许不知道,我们新加坡人很迷信,信佛的人尤其众多。“莱佛士”不是有个“佛”夹在当中吗?他就像佛祖一样,只要你每天诚心祭拜他,就可以使自己官运亨通、发家致富。你可别小看河边那尊铜像哟,它挺灵验、神威的,比起如来佛、妈祖实有过之而无不及呢。你更想不到的是,多少年来,只要那尊铜像一显灵发威,各种邪恶势力都惊慌失措,退避三舍!还有 …………(语无伦次,老年痴呆症似乎又发作了)

小柳 :杨先生说的很对。莱佛士和“来富氏”、“来福士”同音,的确是个吉祥如意的好名字,凡是用它命名的学校、酒店、商场、公司、大厦、街道都很high class,最受人推崇、青睐,因为它们总带来荣誉和财富,甚至连有关的人都变得聪明、变得高贵起来。(还没等老杨说完,便插话附和,有点意外)

小林:哦,原来如此。谢谢你们两位!(满脸笑容,但未足以掩盖她的满脸失望、无奈)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