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莱佛士在上海登陆(杂文)

26/02/17

作者/来源:符懋濂

1819年英国人莱佛士乘船在狮岛登陆,不管怎么说,只能算是新马历史上的一件大事。

到了一百七十多年后的今天,这位早已作古的殖民地官员,竟然英魂不散,又乘搭班机在中国上海登陆。此举或许应列入亚洲史册,成为九十年代大事之一!

据路边社报道,岛国最大房地产开发公司,在上海浦西黄金地段投下巨资,正在兴建一座美仑美奂的商业大楼,美其名为“来福士大厦”(Raffles Plaza)。更有意思的是,还邀某大人物主持奠基典礼呢!

诚然,一般岛民并不在乎大厦的命名,即使有人指出其荒谬可笑之处,恐怕也无动于衷;反正“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早已成为人们修心养性、明哲保身之道。

但对笔者而言,一时之间,此事实在费解、纳闷。试问:莱佛士到底和这座商业大厦有何关系?为何要以这位殖民地官员命名?难道他在岛国的地位还不够高、声名还不够响?或许是为了让他在全上海甚至全中国家喻户哓?再不然就是他的后裔是公司最大股东,在此大厦中占有50%以上的股权?

打破沙锅问到底,是学史者的天性。在绞尽脑汁之际,突然茅塞顿开,终于大白真相:莱佛士是岛国之父,没有莱佛士就没有岛国今日之繁荣昌盛——恐怕还是个小小的渔村呢!此外,莱佛士虽然早已离开人间,但他毕竟是个历史伟人,他英魂不散、灵气犹存,仍旧紧紧附在岛民的“精英分子”身上——若无莱佛士英灵附体,他们哪能成为“精英”?感其恩,戴其德,是很应该很必要的嘛。

笔者也恍然顿悟:在这个伟大而美丽的国度里,似乎再也找不到比莱佛士更伟大的伟人了;如今莱佛士在上海滩登陆,应是三四百万岛国同胞的幸福、荣誉与骄傲!

(作于1998年8月9日)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