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我们打开了新加坡音乐之门

19/06/08

李思菘、李伟菘: 我们打开了新加坡音乐之门

作者: 腾讯网 日期: 19-6-2008 来源:http://ent.xinmin.cn/star/2008/06/19/1198379.html
 
 你当然听过孙燕姿、林俊杰、黄义达,你也一定听过《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听说爱情回来过》,在这些闪闪发光的明星和歌曲的背后,是李思菘、李伟菘这对孪生兄弟的名字,经由多年漫漫旅途的征程,由他们代表的新加坡音乐人终于站至前台。

  你当然听过孙燕姿、林俊杰、黄义达,你也一定听过《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听说爱情回来过》,在这些闪闪发光的明星和歌曲的背后,是李思菘、李伟菘这 对孪生兄弟的名字,经由多年漫漫旅途的征程,由他们代表的新加坡音乐人终于站至前台。在言必称港台的80年代,是他们打破了沉闷的新加坡本地创作僵局,在 热闹的新谣运动中,跟巫启贤、许环良等人一道为新加坡流行音乐奠定了动人的一笔,而音乐学校的创办,更为整个华语乐坛贡献了来自新加坡的力量。

  在言必称港台的80年代,是他们打破了沉闷的新加坡本地创作僵局,在热闹的新谣运动中,跟巫启贤、许环良等人一道为新加坡流行音乐奠定了动人的一笔,而音乐学校的创办,更为整个华语乐坛贡献了来自新加坡的力量。

  电视

  剧歌曲是成名途径

  我们俩差不多包办了那时全部电视剧主题歌

  李伟菘、李思菘两人的偶像是顾嘉辉,儿时梦想是能像他一样为电视剧填词作曲,80年代的新加坡,还没有什么本地流行音乐的概念,最热门的专辑是一批说不出名字的新加坡艺人翻唱的粤语口水歌,但年轻人已经开始懂得听英文歌,日文歌,而不仅仅局限在港台音乐的天地里。

  南都周刊:你们俩参加的电视剧主题曲创作比赛在新加坡经常举办吗?

  李思菘:那是1984年,新加坡广播局为首部电视连续剧《雾锁南洋》征集主题曲,是新加坡的第一次。新加坡整个娱乐事业还相当的新,新加坡人听歌都是 听港台的歌,新加坡年轻的音乐爱好者还没有渠道去发表他们的作品,正因为如此,新加坡媒体也不知道,如果开拍电视剧需要的歌该从何处去找,写歌的人也没有 渠道跟他们接触,所以只有通过这个比赛来发掘有潜能的创作人,所以这个比赛也趁机发掘出一些词曲创作人。

  李伟菘:要知道我们的偶像是顾嘉辉,能有机会为电视剧写歌,当然很开心,我们也通过这个渠道认识了很多电视台的人,之后便写了《铁蝴蝶》、《红头巾》、《天涯同命鸟》……我们两人差不多包办了那时候电视台的主题歌。

  南都周刊:演唱电视台主题歌是成名的好途径么?

  李思菘:一般来讲,歌手都是由电视台的导演决定的,他会去找人来唱主题曲,像凤飞飞、黄莺莺、陈淑桦、余天、巫启贤、李宗盛等都唱过。唱一部电视剧主 题曲,的确是当时影响力最大的一个渠道,所以不少本地歌手也会争取去唱,因为准备开始发片,宝丽金、EMI等公司已经在新加坡开分公司了。

  李伟菘:像我们俩,也是因为写了这些歌,才有机会被更多人认识,我记得当年《天涯同命鸟》的缘故,我们被邀请到上海拍摄电视特辑,这是我们第一次踏出国门,后来还在上海开了演唱会。

  南都周刊:为电视台创作收入好吗?

  李思菘:这是我最难养活自己的一个阶段。电视台那时候一首歌买断版权,就付200元新币,其实不光我们没有版权概念,连电视台也没有概念,第一次写给 黄莺莺的时候是400,后来不晓得怎么就是200了,从1984年到1987年,都是这个价钱。当兵后,我去跟电视台谈价钱,能不能多一点,电视台拒绝 了,我也不给他们写歌了。

  李伟菘:就我们两个二百五愿意这么低价写歌,其他人都不写,所以等到我们也不肯写了,新加坡电视剧就没有所谓专门的主题歌创作,而是随便找一些流行歌手的歌曲塞在后面。

  受台湾民谣影响,新谣诞生
  引发“李氏兄弟的音乐算不算新谣”的讨论

  在李伟菘、李思菘为电视台写歌写得风生水起的时候,以巫启贤为代表的另一波创作人受到台湾民谣的影响,也从校园出发,开始固定发表自己的作品,每年举办一个新谣节,新加坡人自己的创作逐渐受到关注,更引发媒体口水战:到底何谓“新谣”?

  南都周刊:你们跟巫启贤他们是不同的?

  李思菘:我跟伟菘是比较专注于电视剧主题曲的发展,像巫启贤、许环良他们则是从校园的圈圈里开始创作生涯的,他们叫做新谣,是被台湾的民谣影响的,弹 弹唱唱的风气逐渐成形,新谣的力量成长起来,他们每一年都会搞新谣节,发表作品。我跟伟菘不在其中的原因是因为新谣的感觉是比较学生气的,书卷味浓一些。

  李伟菘:巫启贤当时在新加坡念书,他在校园搞创作,另外像许环良(现海蝶创始人兼音乐总监)、黄元成、许南盛就组成“水草三重唱”,还有梁文福、黎沸挥,新谣这个概念是当时就提出来的,他们一般会到很多学生去逛的书城现场弹唱,一下子风靡起来。

  南都周刊:这个运动对新加坡音乐创作有多大影响?

  李思菘:在此之前新加坡艺人都很闷的,虽然新加坡有一些本地的唱片公司,但做的事情不是发掘新加坡歌手,而是找新加坡人翻唱港台歌手的红歌,卖口水 歌,然后去登台表演。新加坡每年中元节都有歌台,另外还有新世界之类的嘉年华会,那些新加坡艺人就去跑那些演出,真正发专辑的机会非常渺茫,大家都认定只 有港台艺人才是艺人,新加坡艺人都是不好的。像我们给新马歌手做唱片,发片也只是专攻新马,两地加起来如果销量有20万就很好了,我还记得我给个印度人做 专辑,他的主打歌叫《恒河的那一端》,很有趣。

  李伟菘:以前有一两个写广东歌的,像张德兰那首《相思泪》,就是新加坡音乐人写的,但之后确实出现了断层,直到新谣出现,大家才又重视起本土创作这回事。

  南都周刊:你们俩是何时融入新谣的?

  李思菘:大概是1985年,我们也被受邀到新谣的晚会上去演唱,其实是新谣那一批比较刻意去做这样的区分,新谣就是走书卷风格的。我们并没有刻意区 分,但确实我们主要是针对戏剧的内容去发展我们的创作,比如古装剧,我们可能要写一些传统特色的,如果跟民国时代相关的,我也要找一些那个风格的东西,所 以显然会更多元,几乎所有歌都是命题作文。

  李伟菘:那时候媒体还会做这样的讨论:“李氏兄弟的音乐算不算新谣呢”?等于是将我们与他们划了两派。后来我们也争论,严格来说我们也是新谣啊,你们 做民歌,校园歌曲,我们写电视剧,都是新谣,都是新加坡人创作的音乐啊。后来还有人说新谣变质了,开始考虑市场,商业性了,我们就会说,新谣也会长大,难 道要一辈子都拿着吉他在校园里弹唱么?那就是闭门造车,井底之蛙,难道不要进步吗? 

  新加坡人要像sales一样登门去推销音乐   现在在台湾发片有60%都是星马歌手   巫启贤由刘文正带到了台湾,李氏兄弟也被小虫赏识拉进了更大的华语流行圈,然而要真正融入与壮大力量,他们都经历过非一般的磨练,可以说,新加坡音乐的江山,是他们手把手,一步步打下来的。   南都周刊:到台湾发片意味着什么?   李思菘:巫启贤被刘文正带到台湾去发展,他打了头阵开了门,让大家知道新加坡的音乐是什么。而我跟伟菘是直到1993年开了录音室,小虫带了杜德伟过来,看到我们了,说我们长得有点像艺人,希望我们去台湾发片。我们就加盟了王者之剑发了专辑,最大的好处是认识了李宗盛、罗大佑、陈升等前辈,给了我们不 少机会,比如李宗盛就让我为林忆莲写了《听说爱情回来过》。   李伟菘:跟我们同期发片的歌手还有张宇、王馨平,但我们定位错了,你知道我们的专辑名字叫《玩耍》,造型是长头发的、很洋化,可是小虫制作人给我们做 的是中国风,然后拍了一支MV,美术指导是叶锦添,就是那种很华丽的超现代古装,结果就是几不搭,什么都不是。加上台湾当时唱片宣传的状况我觉得很闷,要 去上一些变态的游戏节目,觉得在走回头路,于是下定决心专心做幕后。   南都周刊:这时候你们两兄弟的发展就不同了?   李思菘:我主外,打世界,我结束宣传后飞到香港,上去宝丽金区丁玉的办公室,专程拜访他,他就顺便问我有没有歌,我就问是谁要唱,他说张学友,我说有,现场弹给他听,那就是《一千个伤心的理由》。再后来便是李国祥、刘锡明、赵咏华、杨采妮……杨采妮做完了后,她的经纪人把我介绍给了她的好朋友陈泽 杉,当时他是唱片公司的marketing,他就邀请我帮他做一个新人,就是梁咏琪,她那时候怯生生的两只手放在后面跟我说,老师你好,很可爱、很学生 气。陈泽杉想行销策略,我就想音乐,这是另外一个转折点,我的制作从星马真正扩展到了香港跟台湾。   李伟菘:对,我开了李伟菘音乐课室,教材、课程设置都是我搞定,燕姿她们赶上好时候,都是我自己来教。第一期就排长龙报名,因为大家等太久,终于在新 加坡有这样的专门音乐学校。这所学校开了以后,很多人都学着我开学校,可是不到3年差不多都倒了,只剩下我这一间还是新加坡的中流砥柱。不同的是,那些学 校的广告是“想要成为明日之星吗”这样的广告词来吸引人,而不是真正教唱歌。而我招来的学生,50%都是纯粹喜欢唱歌,而不是想要当歌手。   南都周刊:但最后你们合在一起让更多人认识到新加坡音乐?   李思菘:最早我们出来的时候,新加坡人是在听别人的东西,唱别人的歌,但现在有我们自己的歌,而且在影响整个华语圈……   李伟菘:从音乐学校出来的歌手有孙燕姿、林俊杰、黄义达、泳儿、郭美美……新加坡音乐界的力量更强,现在在台湾发片有60%都是星马的歌手,我们算是 打开了一道门,以前我们把歌推向海外是多难的一件事情,每次有外国的音乐人来新加坡,都会说欢迎大家把歌寄给我们,可是寄去了都是没下文,死得不清不楚, 总结经验就是我们必须走出来,要走到那边做自己的sales。  

结束语  新加坡音乐变得更强,

李思菘、李伟菘受到更广泛的认可,但另一方面,他们却担心,现在的新加坡年轻人并不了解前辈打天下的苦楚,少了当年他们向世界出发的使命感,有一天,新加坡音乐可能再次出现新的断层。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