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华文教育体系的坎坷历史

06/03/0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为何新加坡反殖民的爱国学生运动只局限在华校学生,受英文教育者不参与?H.W. William (1978: 168) 在分析了五一三学生运动后,提出了一点观察:‘具特殊意义的是,在这一整个过程,以及稍后的学潮动乱中,英文学校的例行作业一如平时一般按熟悉程序运作。这些英校中有许多华人学生,但是没有迹象表示他们关注,在华文学校里的同胞们的所做所为。华校生也并没有尝试争取他们的支持。’诚然,为何英校学生缺乏争取独立的爱国精神?当然,文化教育是其中一个关键因素。舍此之外,应该是因为华文教育体系的艰辛与坎坷的历史背景。从 H.W. William (1978) 对新加坡教育制度的分析中,可以一窥华文教育一路走来是如何的艰苦。

1918年,殖民总督宣布:提供免费的英文教育直到四号程度。因此,政府对私办英文学院提供财务资助。政府也提供免费的马来教育,但完全不顾及印文与华文教育。(:37)1918年的政府财政津贴上:有两所补助华文学校收到微不足道的资助,整体的华人与印人民族教育的经费,都是由族群全额承担。(:47)在1920年5月31日,匆促中制定的新法令,其目的是要让政府管辖华文学校,虽然行政上只是要学校向政府登记注册。政府官员表示:法令可以防止学校教授不良的学习内容。华社认为‘教育华人精神,与华人本质是华校之所以存在的理由’(the sprit and soul of Chinese education, the very reason for its existence) 。所以新法令的意图是在摧毁华文教育。(:59)华社持续反对新政策,政府于是运用社团法令取消华校学务总会的注册,从而瓦解反对声音。新法令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管理效用,所以1923年政府在教育体制上,加设了华校监督官和华校视学官,来‘协助华校提升程度,和方便管理’。另外,政府也以给予津贴来换取对华校的管治,与课程的规范。1932年的一份调查报告书的建议是:不推荐给于华校和印校任何财政津贴…因为政府没有责任和义务给于英校和巫校之外的其他学校任何财政资助。(:62-63)

1920与1930年代,海峡政府试图通过学校登记,课程审查,与有条件津贴等行政管理来控制华文学校。战后,政府继续原有的教育政策。在区域学校概念下,英文学校得到更多财政资源,华校很少,华校教师包括其英文老师只获得小额加薪。从1947年到1951年,几个因素持续困扰华文教育:过多学生使到课室非常拥挤,也缺乏卫生间,更缺乏师资。华校由于薪酬过低,经常没有足够的老师。就任教师必须在上下午两轮教课。英文老师则往往因较高薪酬而跳槽到政府补助学校。1949年之后,己经再没有由中国南来的教师,而本地也没有足够与适当的师资训练。(:154)

1933年政府改变对付民族教育学校的政策。政府决定施行统一学校制度,让新加坡所有学校使用一致的课程内容,一致的教学课本,和一致的教学媒介。总督告诉焦虑的华社:政府没有意图要摧毁任何传统文化。侨声日报指出:学校是教育语言与文化的场所,如果一种语言文化没有得到发展,另一种语言文化必取而代之…华人要为争取自已的语言文化作出必要的牺牲。过后,政府发表另一份白皮书:华文教育-双语文教育和增加津贴。这一回政府企图通过双语文政策,和对双语文津贴的政策来规范华文学校。1951年巴恩与方吴两份教育报告书后,政府宣布逐步减少乃至最终停止对华文小学的财政资助,以逼使华小接受政府的有条件资助,让政府监管教学与审查课程。1952年政府虽然增加津贴,但华文学校的教师薪酬还是如何也比不上英文学校。(:156)政府建议民族语文学校增加学校的英文学习时间,并决定新加坡所有学校划一教学课程。华社对新教育政策的针对性更是焦虑。在一个华校会议上,华侨中学校董李光前指出:160,000就学的人口中,少过半数是进入政府和政府补助学校,80,000名是在华文学校受教育,但是他们只能获得20,000,000元教育财政开支中的仅2,000,000元的财政配额。(:158)

二战后,英国人持续执行各族隔离教育政策。政府积极开发英文教育,英文教育享有最高额的财政津贴。1948年政府总教育财政开支的75.3个百分点是用来发展英文小学,中学和大学教育。马来教育得到8.7个百分点的配额。华文教育分得5.6个百分点,印文教育得到0.5个百分点。1954年,也就是林德修宪的时候。教育津贴分配是:英文教育得73.6个百分点,马来教育得4个百分点,华文教育得14.4个百分点,印文教育得0.4个百分点。(:126)

学生的入学选择取决于教育与就业机会的关系。政府政策在这一关键点上是模糊不清的。马来文与印度文完全没有后小学教育,所以只有少数受民族教育的马来与印度小学生能够有机会脱颖而出,转入英文中学继续接受教育。因此,其他辍学的巫印民族小学生只能够从事不需要学历的低层或劳力工作。华文教育有幸得到成功华商的资助,能够享有继续升中学的机会。在1949年之前,华校生完成中学后,可以靠本身家庭能力继续到中国升上大学。1949年中国赤化之后,这个升入大学的机会不再。新加坡此时虽然也有了大学,但是以英文为教学媒介。表面上,大学对所有族群开放。实际上,华文中学毕业生鲜有机会进入本地大学。华校毕业生除了成为教师之外,其他专业都不对他们开放。在政府机关的就业机会方面,因为英文是行政语言,所以华校生最多只能得到很低层的工作;他们也几乎没有工作升迁的机会。只有受英文教育的学生,才能有机会进入专业工作,和从事具有升迁机会的职业。即使是工艺教育,也只局限在英文教育。对民族学校毕业生而言,他们也无能享有工艺教育。在这一种不利华校毕业生的情况下,华社唯有动员族群资源,共同齐心协力创办南洋大学。(:146,147)

在反殖民政治浪潮冲击下,政府面对华校政治的压力,于是决定加强和更有效的行使法制权力。首先,1954年9月一条新法令允许政府关闭学校。其次,政府也尽量设法让华文学校交出管理权,以换取财政津贴和提高华文学校教师的薪金。在金钱的诱惑下,84所华文学校交出管理权以换取财政津贴,132所华文学校以有条件方式接受财政津贴。另外63所华文学校则完全拒绝有条件的学校财政津贴。(:172)

回顾历史。从1948到1957年的10年之间,政府提出的新法令,教育报告书,白皮书,计划书,备忘录等等不下15种针对性政策以规范华文教育的发展。由此可见。华文教育体系在新加坡殖民政府政策下,的确是长期以来都面对着不平等待遇。华人的语言文化,也长期的受殖民政府的欺凌,和面对淘汰的命运。显然的,在这一种恶劣的大环境下,学生的反殖民运动,在实质意义上,是反对殖民教育政策,和社会制度的不公正,不平等的政治现实。所以反殖民运动作为国家独立运动,当然也就是一种爱国意识的具体表现。从华人政治历史来看,华校学生运动是有其本身的意义,精神,和独立的生命。华校学生运动,是华人精神和华人本质的具体表现,也是华文教育里的无偿奉献行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华校学生动运有本身的原由,是特定社会制度下的必然政策结果。所以华校学生运动绝不是共产党一手泡制的应时产物。这一学说源自英国人的共产党威胁论。因此,要认知新加坡华校学生运动,应该从这一个语言文化危机感的历史角度去解读。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