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炸鸡配可乐(杂文)

05/02/17

作者/来源:符懋濂(2015年5月8日)

炸鸡的种类不少,但据说“好到吮手指”的惟独KFC家乡鸡,所以闻名遐迩,店网遍布全球。可乐大概只有两种,即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其它山寨版可乐,如什么天府可乐、非常可乐,都不能登大雅厅堂。因此,KFC配Pepsi或Coke,无疑是“强强联合”,打遍天下无敌手,自然不在话下啦。

上世纪九十年代某月某日,我在上海的忘年之交,问我爱不爱吃炸鸡配可乐,我摇摇头。不料他告诉我一件趣事:两周前,KFC在南京路开张营业,半价优待儿童,结果引来见头不见尾的人龙,场面非常热闹壮观。在寒风细雨中,人们撑伞排队几小时,才能品尝到香脆可口的家乡鸡呢!接下来的几天里,KFC的人潮依旧,半价优惠持续,但孩子们要得到优惠券,必须高喊:“K F C,我最爱,大风大雨还等待!”

见我眉头深锁,满脸狐疑,他从抽屉里拿出旧报纸给我看。头版的红字大标题果然是:“排队几小时,就为吃炸鸡”,当然还有连篇累牍的采访文字和精彩照片,我怎能或怎敢不信?为此,隔天我特地到南京路、淮海路走一趟。见到“KFC”字样加人头像(大概是创业者吧?),在南京东路到处飘扬;而“可口可乐”的红色广告牌子,在整条淮海中路两侧,整齐地排列着,非常醒目。我有点吃惊:人家老美的广告宣传、促销手法实在高明啊!我还纳闷呢:中国人(尤其是海南人)你们真窝囊,为什么不有样学样,把海南鸡饭推销到全球?让外国孩子们也高喊:“文昌鸡呀我嘴爱,明天后天还再来!”(当然得把口号写成汉语拼音,但他们总会把“最”念成“嘴”的 ,意思也不差。)

去年五月在上海,我和忘年之交再谈起此事,他告诉我:很久很久没带孩子去吃炸鸡配可乐了。“为什么?孩子吃腻了吗?”我觉得很奇怪。“不是。当年很傻,上当受骗了。”他继续说:“后来我才知道,文明进步的欧洲国家,早已把KFC列入垃圾食品,把可乐当成有害饮料了。您说是吗?符先生。”我微微笑,一言不发。他应该还记得我当年的摇头。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