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漫谈基因变异(杂文)

05/02/17

作者/来源:符懋濂(2015年10月22日)

俗语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又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子打墙洞。这是中国古人对遗传学的初步认识,因为人们对遗传仅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即还不知遗传和基因有关。

基因是现代生物学或医学的专有名词,它的全名应该“遗传基因”。无论是动物是植物,它们的各种特质都是由体内基因决定的,而且自然而然传给下一代。母虎只能生出虎仔,不能生出小豹;黄瓜种子只能种出黄瓜,绝不能变成苦瓜,这是众所周知的常识。

然而,遗传基因的稳定性是相对的。事实告诉我们,外在生存环境的改变,可能导致某些物种体内的遗传基因发生变异,例如白象、白虎、白犀牛相信都是基因变异的物种。杂交也能产生新物种,如老虎和狮子交配,生出来的虎狮或狮虎,无疑是一种没有生育能力的新动物。又据报道,西方科学家曾经试图用转基因手段,制造出人类+大猩猩的“新人类”,但受到有关国家法律的禁止。而袁隆平院士的杂交水稻,亩产增加一倍,非但协助解决了中国人的粮食问题,还开始把它推广到世界多国。

如今,为了促进粮食增产,世界上科技发达的国家,采用科学方法改变物种基因,几乎已成为家常便饭,但也引起不少争议。小牛快高长大,母牛增奶量,肥猪多瘦肉,大豆小麦丰产,木瓜凤梨更香甜,……等等,似乎都是大好事。然而,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因为这些转基因食品中,有些可能对人体有害无益。

以上所说是生物基因。还有一种人类独有的基因,那就是“文化基因”,即文化心理基因。某类当权者为了自己的王朝长存,江山永固,不择手段推行愚民政策,其中最文明、最有效的措施,就是文化转基因工程。我们不难发现:经过文化转基因的人种,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有些变得智商情商低下,无法理解简单明显的事理,更分不清黑白是非(如把汉奸当圣贤);有些变成傻头傻脑的经济动物或一等顺民,毫无社会正义感,而其“恋主”情怀却让人感动又羡慕;有些选择抛弃自己的民族语文,“黑鸡不认种”(海南谚语),最爱哼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有些自命不凡,但却鼠目寸光,只顾眼前利益,属于“不识时务的俊杰”!

这,就难怪某类当权者对文化基因的变异,如此关注和重视了!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