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秘密与北京交往历史

28/01/1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2015年,官方推出一个SG50政治口号,明确界定李光耀构建之新加坡历史元年是1965年,虽然,早在1959年,李光耀已经是新加坡总理。官方淡化元年之前的新加坡历史,是避免李光耀的不光彩政治勾当,丢人现眼,比如,与马共秘密结盟,欺瞒新马合分真相。这其中,新中关系的历史记述也是躲躲闪闪,脱离已知历史事实。其实,免去不提李光耀与北京交往历史的新中关系记述是局部性的不完整历史,不足以做为解读新中双边关系发展的基础。

除非官方解密来往公文档案资料,否则历史真相永不揭晓。虽然历史真相不为外人所知,但是,要质疑新加坡官方历史论述的正确性,却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对新中关系的主流记述,可以从许通美在两国建交25周年之际,以教授名义撰写《新中关系:过去,现在和未来》一看究竟。这篇文章于2016年3月15日,发表在国立大学Tembusu学院的网页。大意是,从1965年到1970年代末,新中关系是处于不友善的对峙状况,因为毛泽东对东南亚输出革命思想,把新加坡看成是帝国主义国家的走狗。双边关系在1975年新加坡外长走访中国后解冻, 1976年李光耀到访中国并且会见了毛泽东。1978年李光耀和邓小平开启了良好的双边关系。换言之,新中关系是在1976年有所改变,到了1978年之后得到实质性的进展。

这一类主流记述把1975年之前的新中关系看成一片空白。这一种观点与历史事实不符。

根据《李光耀传记》Alex Josey(1968)的记述:在8月份,总理收到至今为止唯一的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方公函。这是中国总理周恩来写给李光耀的一封信。如今,至少,中国承认了一个独立新加坡的存在。… 在12月17日,北京电台广播报导:李光耀,新加坡总理在1963年11月30日发了一封信给周恩来,中国国务院总理,回复周恩来总理志期1963年8月2日的来信。周恩来总理的信件是有关全面禁止核武器的发展….。李光耀的回信说,我们收到贵政府志期1963年8月2日的来信,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我们是在昨日才寄出回信 … 新加坡政府支持禁止核武器的发展…。

在此,Alex Josey把周恩来写给李光耀的这一封信,引申为中国承认新加坡独立之说,是主流论述严重扭曲历史的典型。史实是,原本计划在1963年8月31日的新马合并,因为等待联合国对东马民意的调查报告而展期至9月16日。明显的,历史上,1963年8月2日的新加坡,依旧乃是一个受英国人外交与军事管辖下的半殖民地。因此,何来中国承认新加坡独立之说?更何况,来信内容讲述的是禁止核武器,更是与新加坡独立一事,风马牛不相及。

值得一提的一件事,是《李光耀传记》在当年的政治氛围之下,必然是要得到官方尤其是李光耀与柯玉芝的点头认可,才有可能出版。另外,如果没有李光耀的告知,Alex Josey如何会得悉新中之间的政府公函?其实,《李光耀传记》与《李光耀回忆录》对历史的扭曲描述,有异曲同工的类似之处。

2015年3月19日,官方媒体之《李光耀与五代中国领导人的交往》:‘ 李光耀总理中国之行有个少为人知的背景:在访华前的一年6月,泰国首相库立巴莫到北京访问回来后,向李光耀传达了中国总理周恩来的口信,邀请李总理到中国访问,新加坡政府没有反应。9月,李光耀在伊朗访问时,首相胡韦达也传达了周恩来对李总理的邀请,胡韦达还说:时间不多了,事不宜迟。实际情况是;周恩来已病重在医院。第二年的1月8日周恩来逝世,5月李光耀访华无缘见到周恩来。’

按媒体的报道,李光耀是在中国方面一再邀请之后,在盛情难却下,才不得不到中国进行国事访问。问题是,李光耀果真如此的犹抱琵琶半遮面之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无奈?

事实上,中国方面的史实并非如此一般,相反的,真相是李光耀本人再三的要求,而且是在多年之后,才得到中国政府的邀请进行国事访问。

根据刘晓鹏《评再版的李光耀旧作:中国外交部档案的视角》之中国外交部档案中的李光耀一节,可以看到李光耀秘密与北京交往的历史记述:

1959年10月29日,廖承志接见新加坡总理政治秘书易润堂及立法委员陈翠嫦 … 廖承志告知,你们回去可以给李光耀总理谈中国支持他。

1962年9月26日,驻柬埔寨大使陈叔亮电部: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和夫人25日来柬访问…李对我态度友好,主动找我接触,公开表示自己是华裔。9月29日,廖承志呈陈毅与周恩来:… 李光耀为了和新加坡大批华人为基础的反对党竞争,一方面用华裔身份向北京撒娇,不隐讳自己对中国的感情;另一方面李光耀在马来西亚合并的强制公投上,为了确保公投获胜,在选票设计上极不民主。

1963年2月1日,正是冷藏行动的前夕,外办郑宏同新加坡总理政治秘书易润堂会晤。在这次会晤中, 易润堂提出李光耀拟于四月底来华访问, 要周总理发出邀请,并将此邀请之事见报。据易称,李光耀要参加我五一节。之后,廖承志报告周恩来:李光耀希望总理公开邀请他来华访问, 借此提高他的政治地位, 以便与英国和东姑讨价还价。据刘晓鹏解读,李光耀在此时想要周恩来公开邀请其访问中国,颇有向中共寻求谅解冷藏行动的意味,以及,要表示星马合并得到中共背后的支持。

1965年8月25日,香港新华社副社长祁烽电告廖承志,新任新加坡驻马来西亚高级专员高德根和夫人张日好于18日来港非常迫切找我们接触…是受李光耀之命前来…谈话要点如下:希我早日承认新加坡,目前只要求我发一张贺电,使新加坡一百馀万华人高兴。李光耀政府委求我国以一贯爱护华侨的心情爱护他,因为一班年青人没有经验,即使行动党有些做得不对,希望爱屋及乌,不要严厉责备 … 并且支持独立后的新加坡参加今年在阿尔及尔召开的亚非会议。

中国外交部档案显示,李光耀早在1959年6月3日成为总理后的四个多月时间,就急不及待不为人知的暗地里派人到北京寻求中国共产党的支持。然而,李光耀终其一生却惯性以共产党罪名陷害政党政治的对手。这凸显了李光耀奸诈狡猾的一面,也解释了官方历史何以不愿意提起1965年之前的新加坡史实。

事实证明,新加坡官方历史可信度不佳,要了解新加坡全盘历史,还得依赖外界档案资料,如,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印尼,中国,甚至于日本的解密档案。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