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马嫌钱多?

26/01/17

作者/来源:朱冠华 东方网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

最简单的增加生意的方法,就是降价。因为消费者光顾成本降低,就会吸引他们购买更多东西。只是因为商品都有一定生產和经营成本,所以除非是拥有竞爭优势的商家,如比其他竞爭对手拥有更低的採购、运输、管理经营成本,否则减价或低价销售行为都只是季节性的。而能长期经营成功的企业,更低的经营成本往往是致胜关键之所在。

相比商家的降价,一国的入境准证费因为基本不受商品生產成本限制,所以可以任由政府决定,甚至免费也可以。

新马过路费爭端

新加坡自1973年以来都向外国车辆徵收入境准证费,大马则在过去没有徵收这个入境准证费。近年来,大马政府也许觉得自己钱不够花,于是决定在去年11月落实向从柔佛入境的车辆徵收20令吉的过路费(Road Charge)。

新加坡交通局于是为了反击大马,决定加码从本来已经有的35新元(约109令吉)的车辆入境准证费,再增加一个新的过路费,並宣佈从2月15日开始,所有外国註册车辆从兀兰关卡或大士第二通道关卡进入新加坡时,都必须缴付每日6.4新元(约20令吉)的过路费。

我国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表示,如果新加坡不重新检討落实徵收6.4新元过路费的决定,大马也可能会依法炮製,也会加码向新加坡徵收35新元(约109令吉)的外国车辆入境准证费(VEP)。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当一个政策本来运行得好好,有些人就是要没事找事。新马两国在车辆入境准证费和过路费的爭端,就是如此。

大马政府犯了严重的经济政策错误,就是新加坡人进来马来西亚是来花钱的,而不是来赚马来西亚钱的。因为从两国国民收入和货幣匯率差距,新国人民收入高于大马人民,新元也比马幣更值钱,再经过匯率兑换计算,大马货品售价比起新加坡本土更便宜。这价格差距使得不少新加坡人越堤来新山採购货物,所以新加坡政府才需要进行限制来平衡资金外流,但是作为受惠的大马根本不应该徵收过路费,因为这等于是驱赶新加坡顾客来马消费,受损的其实都是自己。

对双方都没好处

为何大马政府会犯这么简单的经济逻辑错误呢?原因是大马政府不是以经济角度来思考,而是自己財政角度来思考。大马政府一向浮夸浪费公帑,路人皆知。所以最初向新加坡入境大马者徵收20令吉的过路费,不过是建立在满足自己花销的基础为考量。因为每天入境柔佛的新加坡车辆数量非常多,政府认为可以从这民间经济活动寻找缝隙,不劳而获分割部分民间利润来满足自己財政需求。

只是这措施引起新加坡的不满。你已经赚了新加坡不少钱了,为何还要製造事情来剪新加坡更多羊毛呢?你剪我羊毛,新加坡自然需要增加费用来弥补损失,于是开徵过路费。新马两国这种互相报復的增加入境费和过路费的政策,只是加重民间经济和人民生活的负担,对双方都没好处。

受害最大的其实是大马,因为是新加坡人来马花钱给大马人赚,因此我们本来就不应该徵收一毛钱过路费。大马政府就是因为过于注重自己財政多于民间经济,才会施行向入境柔佛的车辆徵收过路费。这种施政思维的基础,所以我国政府近年来,才会推出一些试图分割人民財富的政策,如消费税(GST)。

恶性循环不利经济

政府如果要增加税收最好的方法,其实是降低社会经济活动的成本,在更低成本营造的更高利润氛围的刺激下,商业活动自然会被激活而推动经济成长,进而增加政府税收。但是,若政府注重財政多于经济,往往会增加民间经济负担,试图运用行政力量多分割一块经济蛋糕给自己財政所用,而不是扩大民间蛋糕。

这种分割民间蛋糕给自己的政策,短期虽然会使得政府税收增加,但隨之经济活动放缓,税收也无以为续。若仍继续施行重財政轻经济的政策,一直通过各种政策分割更多民间蛋糕。恶性循环下,民间財富受到竭泽而鱼,国家经济就会陷入萧条,政府税收也会出现大幅度下跌。结果税收得越多,財政越困顿。

向入境柔佛的外国车辆徵收过路费,还是入境费,都是不利经济的。那是嫌钱太多,要弄衰经济的人,才会干的蠢事。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