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云南园的笔耕者(杂文)

15/01/17

作者/来源:符懋濂 (2016年3月24日)

2014年9月初,第14届南洋大学全球校友联欢会隆重举行。这次联欢会的最大特色是:除了连续在新山和马六甲两地举行,还在南方大学举办“南大校友著作展”(部分),并出版有关作者简介的小册子。

翻阅这本珍贵的小册子,你会有几项惊人发现。这群笔耕者人数,居然多达九十余,而且绝大多数属于学位不受承认的“前八届”,即在1967年之前走出了云南园的校友。稍加查对,发现还有许多“漏网之鱼”不在其中呢。无论如何,在短短十几二十年间,云南园栽培了百多两百名爱摇笔杆者。他们写过至少上万篇文章,出版了好几百本著作。有谁敢说这不是个文化奇迹?世界上还有哪些大学有过相似的文化奇迹? 您不妨想想看。(请留意:南大只是间小型民办大学,历史很短,其成就非同一般。)

文化奇迹还体现在: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并举,从一个领域跨到另一领域,不少属于学者型的创作人。读中文系的人,从事文学创作,不足为奇;但如果他们读的是理科、商科,却热衷于写散文、诗歌、小说、剧本、评论,我们自然得另眼看待。像这样“不务正业”或“捞过界”的笔耕者,也真有不少呢!他们属于才华横溢的一群,还是属于报告书与回忆录里的“次等生”?公道自在人心,史书自有公论,谎言、诬蔑都不可能改变客观事实!

姑且撇开岛国以外的笔耕者,单从最近出版的《当代作家资料汇编》(1965—2015)与《新华文学大系》里,同样可以看出:属于岛国“建国一代”的知名作家,主要出身于那令人魂牵梦绕的云南园,例如成君、长河、陈瑞献、陈剑、杜南发、杜诚、符懋濂、寒川、何晓、黄孟文、黄盛发、秦林、流军、刘培芳、刘文注、石君、孙爱玲、 南子、欧清池、尤今、骆明、云惟利、周灿、周维介、庄永康……等等。(按:成君、何晓念的是历史系,陈剑念的是地理系,庄永康念的是生物系。)

在我看来,当年华文教育培养的是自强不息的文化人,而今学校培养的却多数是如假包换的经济动物,真是令人扼腕感叹啊!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