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集体盲思是李光耀政治遗产

07/01/1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权力会带来腐败,绝对权力会导致绝对腐败。

诚然,新加坡集体盲思的政治病态,就是李光耀留下的最显著劣质政治遗产。李光耀的绝对权力造成了绝对腐败的政治现实,而集体盲思是一个绝对腐败政治生态之最鲜明表征。

实际上,李光耀之高薪养奴的金钱利诱下,内阁成员与政府高官包括媒体高管的个人金钱利益远远优先国民利益,必然的,会造成唯命是从之奴才现象的滋生与蔓延。当高薪利益是官僚个人所得,但国家损失则由全民分摊之际,那么,在官僚个人利益,远远超过官僚作为国民个人损失的情况下,政府政策的素质,合理,道德与成败都不会是官僚关切的事宜。这一种奴才现象是造就集体盲思的根本。说白了,集体盲思政治生态现象,就是奴才官僚现象。

按詹尼斯的说法,集体盲思是一个集体一致性做出的错误决策。这是由于群体压力导致其各个成员因为害怕他人的反对,而不愿意提出自己的见解和创意。于是群体在没有被受到挑战之共同意识情况下,达成了一个错误决策。换言之,集体盲思是通过群体商议方式,以排除个人独立意见,从而取得一致认同的治理方案,其特色是缺乏个人创意,与个人责任承担。

另外,詹尼斯的集体盲思说有八项诱发因素,可以将之形象的通过主子与奴才关系去理解。

奴才抱团取暖本性有高度群体凝聚力;奴才永不反驳所以没有必要接受外界资讯与分析;奴才全面接受主子命令式领导;奴才言听计从所以无需决策的规范条理;奴才群体成员背景和价值观皆相似;奴才害怕背叛主子的政治代价;奴才信服与崇拜主子的智慧与伟大;奴才投靠主子可以提高自尊心与身份。

这是不是李光耀和其内阁成员,以及,与其他国企高管的实质性关系?如果是的话,那么,集体盲思就是李光耀塑造之新加坡政治文化中,一个不可分割之重要组成部分。

还有,詹尼斯的集体盲思说有八项病态表征,也可以通过观察社会现象去检验其存在事实。

1、永不失败的幻觉:李光耀十分彻底的铲除了所有反对者,并且随时与任意的修改游戏规则,以确保李家政权稳如泰山。李显龙修改民选总统制就是李光耀政治遗产的传承与展现。

2、集体上的彼此认同:白话文的意思是同流合污。因此,非官方言论,也就是,不同流合污的,比如,民间网络观点都是意图不良的洪水猛兽,必须给予迎头痛击。

3、当权者就是社会道德与正义的代表与标准:任何跨越官定界线的言论行为,都是挑战社会秩序的非法言行。比如,挑战与质疑国库与公积金的正当性,是等同非法侵犯当权者的尊严与名誉,挑战者要为此付出不菲的政治代价。

4、当权者把反对者诬名化的政治欺凌:反对党人士要不是偷车贼就是白痴,再不然就是骗子:是执政党元老的经典名言。李光耀也是个中能手,诬陷华校生是共产党,沙文主义者。这一种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的政治偏见,是执政党的典型言行心态。

5、不人道的打压异议人士:李光耀违反基本人权,在无司法审讯的行政权力下,长期的不人道囚禁异议人士。李光耀更是侵犯了国民接受民族母语文化教育的个人人权。主流媒体上,执政党党棍除了为主子歌功颂德之外,就是口无遮拦的挞伐训斥反对党与异议人士,当面对社会民生困境之处,却是视而不见的三缄其口,对政府的不良政策结果,更是噤若寒蝉。

6、在认可政治范畴内明哲保身的安分守己:李光耀的双语教育是新加坡成功基石之说,是一个典型的皇帝新衣,然而,这麽一个大笑话不仅仅没有被捅破。却反而设立一个巨额基金以确保如此荒诞的皇帝新衣,可以历久常新,永恒不破。

7、社会一致性认同的幻觉:当权者与主流意见都,无所顾忌的,把毫无政治表态与声息的沉默大多数,界定为认同政府政策的言行。一个被剥夺了民主声音的无反抗能力的社会,被官方强行定义为支持政府的政治。历史先例是,李光耀强行的把反对新马合拼的空白票,司法界定为支持合拼计划的投票。

8、自圆其说,自欺欺人的精神胜利心态:新加坡不断消费,邓小平借鉴新加坡的外交赞美,来肯定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是一个典型的精神胜利心态。苏州新加坡工业园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当年替李光耀收拾烂摊子做善后工作的高级公务员也就是现任党主席,是历史见证者,对苏州新加坡工业园是不是成功案例的了解,如鱼饮水,不能为外人道。然而,历史必然会揭发,李光耀的苏州新加坡工业园,只是另一则可笑的大笑话。

总的来说,詹尼斯的集体盲思说提出的八项病态表征,都明明白白的一一展现在新加坡政治文化生态里,看来,新加坡不仅仅是生病,而且病的已经几乎奄奄一息。

此刻,当新加坡不论是在国际政治与国内经济上,都面对前所未有的困境与挑战之际,执政党的政客与党棍还在兴致勃勃的拿集体盲思来说事,除了要把政策失误的重大政治责任转嫁他人之外,也在开辟另一个话题来转移社会舆论的焦点,以模糊政府应对无策的无能窘境。

本质上,这一种推搪言行 就是集体盲思的延伸。

国难当头之际,这一群不负责任的无知与无良之辈,还在做集体上的彼此认同,维护自圆其说,自欺欺人的精神胜利心态。何不借此良机,冲破集体盲思的约束?收数百万年薪的政客,是时候,好好的表现一下,能不能对症下药?做出一些真材实料,能够有效解决问题的政治与经济方案。

毋庸置疑,医治新加坡集体盲思的最佳良方是政治上的改朝换代,其次,至少要彻底消灭李光耀的劣质政治遗产。说白了,救治新加坡的政治良方,是尽快的实行去李光耀化,以确保李光耀的幽灵不会从坟墓里跳出来,再次的危害社会安宁。

面对如此善于空口说白话的光说不做之辈,新加坡的未来前途岂能不让爱国的国民忧心?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