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经济向上房价向下

05/01/17

作者/来源:北京商报 http://business.sohu.com

  曾经意气风发的“亚洲四小龙”现如今已是今非昔比。投资者追逐中国香港资产的热情渐退、中国台湾面临着岛内外的多方压力、韩国正在本国政局乱象中自顾不暇,而新加坡的经济也一度笼罩在低迷的氛围之中。不过,在2016年末尾,新加坡不但交出了令人惊喜的经济数据,更在一度濒临边缘的房地产泡沫问题上给出了实打实的成绩。不过一个问号在于,这是冬去春来的第一次绽放,还是又一次昙花一现呢?

  房价连跌

  身为地少人多的国家,新加坡在房价问题上可谓“先天不足”,但依靠着政府的严控政策,该国近些年在遏制房地产市场过热趋势方面则是收效显著。

  新加坡市区重建局3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新加坡2016年四季度房价环比再度下跌0.4%,已是连续第13个季度下跌,创1975年公布数据以来最长下跌纪录,其中高端住宅自2011年以来价格下跌超过15%。2016年,新加坡房价全年下跌达3%。

  事实上,在仅仅七八年前,新加坡的房地产市场还是另一番光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随着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的实施,大量热钱涌入新加坡楼市,推动新加坡房价持续飙升,一跃成为亚洲房价仅次于香港的第二高城市。

  为了遏制房地产市场这一过热趋势,新加坡政府自2009年起祭出按揭还款额设定上限、房屋交易高额印花税等一系列房产市场降温措施,促使新加坡的房产市场进入了长时间的“冬眠期”。管控措施之后,新加坡房价在2013年见顶,随后便开始长达三年的下跌,目前销售额仅相当于高峰期的一半。

  “与全球竞争对手相比,新加坡楼市已不再是一个被高估的全球市场。”瑞银财富管理亚太地区投资部门主管陈敏兰指出。该行此前多年一直看空新加坡房产的价格,但这种看法迄今已被转变。

  楼市过热问题得到了控制,但新加坡政府并不打算放松管控措施。该国政府此前已多次表态,此刻放松楼市调控时机“不成熟”,主要还是担心一旦放松将导致地产泡沫再起。陈敏兰预计,鉴于政府目前不会取消当前的限购措施,该国房价还会下跌12%。

  经济“逆袭”

  新加坡房地产市场企稳的同时,曾一度行至“穷途末路”的经济也在2016年的尾声给新加坡以意外的惊喜。整体来看,在去年最后一个季度,新加坡的经济增长实现大爆发,创下2012年一季度以来最大单季环比涨幅。

  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国2016年四季度经济环比增长9.1%,同比增长1.8%,均大幅高于预估的增长4%和0.3%的中值增速,一扫此前三季度GDP环比萎缩1.9%的阴霾。此外,去年最后一季度的经济超预期增长助推新加坡2016年全年GDP增速至1.8%,超过了政府1%-1.5%的预期区间。

  对此,华侨银行财政部研究和策略主管赛琳娜·林本周二表示,新加坡经济有所复苏是因为制造业强劲。新加坡的制造业现在是提振经济的主要力量,因为服务业有所放缓,而建筑业也出现疲软。数据显示,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新加坡去年四季度的制造业年率为14.6%,远高于三季度的-8.1%,此外新加坡制造业2016年全年增长6.5%,表明新加坡制造业出现不错的反弹。

  此外,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新加坡经济在持续低迷之后于年底最后一个季度呈现爆发式增长与周期性因素脱不开关系。“临近年底,企业账款纷纷回笼,对本国经济会有技术性提振。”许利平称。

  尽管如此,1.8%的GDP增速仍然是该国自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事实上,新加坡经济在低迷状态之中挣扎已经有些时日了。

  赛琳娜·林指出,新加坡经济陷入困局主要还在于国内结构性挑战的存在。如今,新加坡依然面临高成本的环境,劳动力市场持续走软。相比前几年,新加坡去年的裁员以及净就业数字有所恶化。根据该国政府去年12月公布的数据,去年前三个季度中,新加坡的裁员创下200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与此同时,许利平还指出,去年全球贸易萎缩和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对新加坡的国有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造成较大打击,令这个由出口拉动经济的国家去年来经济一直低迷不振。据新加坡统计局数据,2016年9月,新加坡出口额同比减少1.34%,进口额更是同比大跌6.16%。

  前景存忧

  虽然新加坡经济在去年最后一个季度实现大爆发,但这并不等同于该国经济前景的回暖。相反,经济学家最近对新加坡的经济变得更加悲观。该国去年1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新加坡金管局已将新加坡的经济增长预期从9月调查的1.8%下调为1.4%。

  许利平预计,今年新加坡的经济增长局势仍然不明朗。“作为小型、开放型经济模式国家,新加坡的成长与大环境有着紧密关联。由于今年全球经济增长不确定性四伏,新加坡恐怕也难以逃脱被牵连的命运。”许利平称。

  “特朗普是2017年新加坡经济主要的不确定性因素。”赛琳娜·林指出。一旦特朗普实现其竞选期间的承诺,采取提高关税等反贸易措施的话,依赖贸易的新加坡经济必将遭受重创。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不断任命对华强硬派担任贸易领域官员。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中,特朗普反复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以获得相对于美国制造产品的出口优势。此外,他还威胁称,要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高达45%的关税。“在中美之间贸易纠纷针锋相对的情况下,就会产生溢出效应,从而影响亚洲其他地区。”赛琳娜·林称。

  更多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对新加坡的经济增长前景不利。新加坡经济依然依赖于旧的出口模式,这将对国内收入造成影响。其结果就是,新加坡国内需求疲软会继续打压已经低迷的就业市场。

  此外,特朗普的政策被广泛预期将提高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和利率,这也将对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的金融环境造成压力。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