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马反对党的首相人选

03/01/17

作者/来源:谢诗坚 诗华 https://news.seehua.com

前首相马哈迪认为目前不宜公佈反对党阵营的未来首相人选,以免反对党之间未战先乱,乃至內訌。他建议最適合公佈首相人选的时间是在接近大选前,而且首相的人选必须获得所有反对党支持,不是单一的政党。

马哈迪这一席话是有感而发,也是適用于当前的政治局势。在今时今日,反对党阵营间出现的矛盾和衝突是令人防不胜防的,单单伊斯兰党就不可能与其他反对党达成共识。在没有伊斯兰党的支持下,其他反对党组成新的阵线,但这个阵线之中尚有两个政党未放弃爭取伊党加入,就是公正党和土著团结党,但看来机会不大。若伊党自成一格参加大选而被认为是「搞局」者,就会出现三角战或四角战,对反对党是至为不利的。

回顾歷史,一般上反对党对首相的人选未有定案。1955年普选,是拿督翁的国家党对东姑领导的巫统。由于拿督翁仍是英殖民地政府委任的「內政部长」,其身份高过东姑阿都拉曼,英国人也看好拿督翁是未来的领导人。

这样一来,身为巫统及联盟主席的东姑未敢自称是未来的首相,唯在成绩揭晓后,联盟在52席中贏得51席,伊党1席,拿督翁的政党全军覆没,东姑才以党领袖身份成为马来亚自治邦的首席部长。

联盟的强大势力

1957年马来亚独立后,东姑就顺理成章成为第一任开国首相。基于联盟势力的强大,反对党都自认不是联盟的对手。因此在1959年大选时,没有一个反对党敢喊出执政的口號,甚至也不敢期望执政其中一个州。

虽然当年的大选,反对党之间未结盟,但却有某种程度的合作。比较明显的是伊党与左翼的社阵(由劳工党及人民党组成)因领导人拥有左倾的思想意识,也就自然归在一起。

选举结果是伊党在东海岸大胜,掌控吉兰丹和登嘉楼的州政权。而社阵则在城市地区及新村建立了根据地;尤其在檳城更突显了社阵的优势(从1958年起至1965年被中央政府接管乔治市市议会为止,全归社阵掌权)。1961年因马来西亚计划的提出,造成国內的政党分裂成三个集团,第一集团是以联盟为主,全力支持马来西亚的成立,得到英美国家的祝福。

第二个集团是以社阵为主导(1963年又加入国民议会党),也得到伊党的暗中支持,而成为一个跨国的左翼大团结阵线(其成员有马来亚的社阵、新加坡的社阵、汶莱的人民党、砂拉越的人民联合党)全面地配合印尼反对马来西亚计划,结果引爆1963年马印对抗,而马来西亚也在同年的9月16日成立。

第三集团则在1965年初出现,由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带头,加入了民主联合党、人民进步党及砂州的人民联合党和马华达党(Parti Machinda)。这集团是支持马来西亚成立的。

当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家后,马来西亚基本上已进入了非左翼的斗爭,转入了资本主义道路上的相互斗爭(1968年劳工党宣佈杯葛来届大选)。

发生种族衝突事件

1969年大选时,也没有任何反对党喊出倒联盟的口號,包括林苍祐的民政党(1968年成立,取代民主联合党),也不敢乐观展望在檳州打倒联盟。正是意料之外的,林苍祐的政党將檳州「变天」而改朝换代。在这一年的大选,反对党力量膨胀(除了民政党外,民主行动党也从中崛起),但不幸的,发生了513种族衝突流血事件。

经此教训,在联盟巩固势力后,1970年取代东姑上位的第二任首相敦拉萨,在1972年將主要反对党收编,计有伊党、民政党、人民进步党及人民联合党,使到联盟进一步壮大势力,进而在1974年將联盟改成国阵。自此之后,就没有反对党能打出改朝换代的旗號。

只有林吉祥领导的行动党在1986年、1990年及1995年的大选喊出了要执政檳州的构想(丹绒一役、丹绒二役及丹绒三役)。行动党也抬出林吉祥將成为实权的首席部长,最后却功败垂成。

到了1999年的大选,才有安华及公正党胆敢提出变天的可能。公正党除了努力塑造安华的形象,也通过所组成的「替代阵线」(由公正党、行动党及伊党组成。本来也有人民党在內,但在2003年进行调整后,人民党被认为已併入公正党),不断地强调安华是三党的共同首相人选。詎料大选结果,只让伊党得利,再执政丹州和登州,国会议员也增加至27席;可是公正党及行动党的成绩不理想。

有了这个实例后,反对党阵营就不再强调首相人选,因为它们也没有信心能挫败国阵而上台执政。2004年的大选佐证了反对党的分裂后果是伤痕纍纍。在2008年的大选,安华也没把握反对党会创造佳绩,但他事先预言有5个州会「变天」(结果猜中了,但不是沙巴,而是吉打)。反对党的国会议席跃增至82席(对国阵140席,总数222席),促使安华成立「民联」来整合三党的团结。

伊党不服安华领导

可是在2013年的选举期间,伊党不大同意安华作为唯一的首相人选,並提出党魁哈迪阿旺也具备资格。安华在大选后准备通过补选出任雪州大臣也遭到伊党反对(当然最主要是安华鸡姦案罪名成立未能参加补选),反映出伊党不服安华之领导。

如今再增加一个土著团结党加入反对党阵营,也就更不好过早宣佈首相人选,毕竟过早的公佈人选往往是「失灵」的(林吉祥是一个例子)。而目前安华身陷囹圄,若过早强调首相人选也会引发爭议。也许林吉祥提出旺阿兹莎出任首相是有苦衷的,因为他必须贯彻一路来对安华的支持,不能半途而废。

可是在环境和时局改变下,谁有机会成为领导人,谁也说不准,这之中安华、慕尤丁乃至阿兹敏也都有机会。既然大局未定,正如马哈迪所说,还是不宜过早「確定」人选,因为一切都是未知数;特別是伊党不隨之起舞下,反对党的力量有多大就要看民眾的反应了。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