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王乙康南大历史论是无齿之言?

31/12/1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近日,官方媒体很努力的在敲打网络舆论,其中的一篇言论大意是说:网上虚假消息无日不有,虚假新闻和消息又经常包装在真实的事件中,或是报道中加入很多个人评论和意见,让读者分不出真假。因此,政治人物有必要积极参与社交媒体,随时驳斥网上的妖言惑众,恶意捏造的新闻和消息。

按这种谴责网络言论的说法,其相对的意思是实体报章不会刊登妖言惑众,使读者分不出真假的不实言论,政治人物更不会造谣撞骗,无中生有的在实体报章上编制谎言。报章果真如此言行一致?

为此,不妨检验官媒刊登的两篇政客论述,是不是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事实评论?又或者,是迷惑社会大众,扭曲历史事实的虚谎言论?

其一,2011年11月29日 联合早报,《李光耀 新加坡为何实行双语政策》:

当华文小学和中学已转而使用英文时,保留“南大”或南洋大学来提供华文高等教育是没有意义的。报读南大的学生的素质急速下降,但大学却让他们毕业。我征询了毕业于南大的国会议员的意见,包括庄日昆、何家良及其他人,问他们我应该怎样避免浪费这些年轻人的生命。他们要求我把南大改变成一个讲英语的环境。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长期以华语执教的教师,尽管有从美国大学考取的博士学位,已经丧失了英语能力。

其二,2016年9月15日 联合早报,《旧南大关闭 是华社为建国所做的妥协》:

本地不同族群在我国建国历史中,都做出各种妥协和牺牲,华社所做出最大的妥协是在教育方面,而最大的牺牲莫过于南洋大学的关闭,以及它与新加坡大学的合并。

教育部代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今天在南洋理工大学华裔馆的中秋节午宴上致词时说,政府选择关闭旧南大是一项不易的决定,那是建国初年的非常年代,而基于我国所处于的地缘政治环境,以及我国的建国核心价值观,是建立在民主与多元种族的基础上,因此必须以英语作为各种族之间的沟通工具,才能与国际经济接轨。

首先,李光耀把关闭南大的历史因果,归咎于保留南大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华文小学和中学已转而使用英文。

在此,李光耀说法是一个典型之把虚假包装在真实事件中的伎俩。诚然,华文小学和中学已转而使用英文,但是,李光耀却没有坦白交代历史真相。真相是李光耀的教育政策消灭了华校,没有了华校的结果,不就是造成了所有学生都不得不转而使用英文的必然事实?

其后,王乙康把南大的关闭看成是华社为建国所做的妥协。

王乙康说法是一个完完全全没有历史依据的胡说八道。政治现实是,在李光耀的字典里头没有妥协的字眼。李光耀不寻求和对手妥协,相反的,李光耀追求的政治满足是彻底屈服。李光耀有一句经典名言:我会在第一时间利用国家机器把他打倒,让他用双膝在地上爬行,祈求怜悯。这一类在地上爬行的案例,历史上并不罕见。

南洋大学的关闭是华社为建国所做的妥协?妥协做为一宗政治交易,李光耀付出了什么代价?李光耀不就很后悔没有早点关闭南洋大学?王乙康身为教育部长讲话岂能儿戏?何不清楚交代是谁代表了新加坡全体华人社会向李光耀做出妥协?是庄日昆与何家良等人?妥协的历史过程在何时与如何的发生?当然,社会也期待庄日昆与何家良等人会有所交代。

王乙康所谓的使用英语才能与国际经济接轨之说,似是而非。是的,使用英语方便国际接轨,但是,有必要为了国际接轨而消灭民族文化吗?两岸三地的华人社会,不就是在保留华人文化的同时,亦顺利的与国际接轨?

可见,王乙康的有关南洋大学的讲话,除非能够提出其历史依据,要不然就是一个完全不负责任的典型之胡说八道。网络上有一篇《王乙康嘴里找不到象牙!》,是的,王乙康的南大讲话,确实是一篇无齿之言。看来,这一位有望成为末代总理人选的部长,并不晓得牙齿当金使,这一句广东词语是什么意思?那是说,为人的根本道德是诚实,要能够一言九鼎。

然而,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历史包括南洋大学历史在内,岂能让政客信口开河,随时与任意的篡改?

在新加坡,任何要论述事关华文教育历史,尤其是南洋大学历史的根本认知,是绝对不能够抛开不谈李光耀的反华人政治思维,原因是相关的教育文化政策,都会受制于李光耀要消灭华人文化教育与华人意识的政策目的。因此,十分明显的,任何避而不谈反华人意识思维的评论,都是缺乏历史基础的,沦为胡说八道的伪说。

新加坡的政治现实是,李光耀单凭个人观点编制的新加坡故事,就是新加坡的历史叙述;之所以杜撰故事可以等同国家历史,那是因为政治权力赋予了李光耀垄断历史的话语权。

更何况,基于李光耀的言论不可以被质疑,更不可以被批评,所以无论李光耀的说法如何的荒唐荒谬,都从来没有在官方媒体上被否定,除了在网络上阅读到的质疑与批判。

诚然,多年前,当时还相当年轻的詹时中在国会上与李光耀对话之后,很无奈的说了一句,如果总理如是说,那就必定是如此。对这一个无奈的泄气话,李光耀很傲慢的回应;谢谢。

这一段国会里的历史场景,确实是足以说明李光耀在政治上的为所欲为,当然,这也包括了对历史事件的论述。

回头来看,谴责网络信息等同虚假消息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虚假消息并非网络媒体的专利,新加坡官媒上的虚假消息更是无日不有。此外,更不要以为只有网络言论会造谣做假,新加坡的政客与党棍更是造谣做假的个中能手。其实,能够把虚假新闻和消息包装在真实事件中的第一能手,非李光耀莫属。

一个个案是,双语教育是新加坡成功基石之说,就是一个典型的世纪云行大笑话。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