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令人刮目相看(杂文)

25/12/16

作者/来源:符懋濂 (2016年10月1日)

2016年6月,一位名不见经传者以高票当选为菲律宾总统,很快就成为各国媒体的焦点新闻人物。现年71岁的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语不惊人死不休”,所以一言一行都令人刮目相看!他疾恶如仇的粗犷作风,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独特而特”(Duterte),就在于“dute”而且的确很“te”(特中之特)。

他——杜特尔特对毒品泛滥成灾,痛心疾首,在总统竞选时,信誓旦旦向选民承诺:一旦当选,他将把毒枭赶尽杀绝,解救可怜的吸毒者于水深火热之中(原意)。他当选后,果然不负众望,即刻大刀阔斧对付贩毒与吸毒!此举有人理解支持,有人拍手称快,有人惊慌错愕,有人咬牙切齿,还有人横加指责——指责他侵犯人权。

为此(即拿人权说事),他还多次提醒、警告黑老大:菲律宾是个独立自主的国家,老早不再是美国的殖民地,更不是美国的看门狗。如何肃毒是他们的家务事,那位“婊子养的”(黑老大)要放明白点,不要随意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否则对他毫不客气地诅咒!之前,因为美国政客干预菲律宾大选,他还给他们贴上两标签:堂堂驻菲大使是“伪娘”(闽南话叫“阿瓜”),而那位不可一世的国务卿是“杂种”,真让人不禁捂嘴窃笑!您也许没想到“敢骂牛仔”是有民意基础的,所以让他的民调支持率继续上升,达到了91%(据美国之音)呢,有点不可思议吧?我猜想:在菲律宾人民的心目中,杜特尔特是个难得的民族英雄,而爱抱牛仔大腿的阿基诺,不过是一名no nuts no guts的另类太监!

更令人吃惊——语惊四座的是:在东盟国际会议发言时,他突然从口袋中拿出好几张历史照片,证明自十九世纪末以来,美国不断践踏人权,杀害、奴役菲律宾人民,所以根本没有资格议论人权问题<注>。至于他说贩毒、吸毒是“殖民主义的遗产”,我认为也是有历史依据的,丝毫不足为奇。在英殖民地时代,新加坡不也长期是鸦片提炼、贩卖中心吗?

历史告诉我们,美国曾支持菲律宾人民起义,反抗西班牙的殖民统治,但在西班牙被打败后(1898年),菲律宾却又沦为美国殖民地。于是美军的三光大屠杀接踵而至,数十万人死于非命。可见杜特尔特诅咒殖民主义者是有理由的,也是很应该的!

对于南海仲裁问题,他说美国是为自身利益,在利用菲律宾作为它的马前卒,所以今后不再奉旨行事,不要参与美军的南海巡航,而要走自己的独立外交道路。他不但淡化了仲裁案件,要直接和中国谈商南海问题,甚至还要美驻军从棉兰老滚蛋!这事似乎更令人为之侧目,令白宫及其仆从狼狈不堪,不知如何是好!如果落到实处,其它的看门狗恐怕也会变乖一点、少吠几声吧?

正当有些人卑躬屈膝地为牛仔鸣锣开道之际,杜特尔特却为民族尊严反其道而行,公然大唱反调!他似乎看到了:牛仔所谓的“亚太再平衡”前景暗淡无光,继续充当马前卒毫无意义,甚至非常愚蠢!

但愿杜特尔特言行一致,在内政外交上都如此,傲然成为“鸡群”中的丹顶鹤——即鹤立鸡群是也,在菲律宾历史中留芳百世,让子孙后代刮目相看!

<注>美军暴行——维基百科记载:美国方面对乡村的攻击通常包括使整个村庄都被烧毁的焦土策略、水刑的折磨和把村民押送进“保护区”。1901年11月,《費城公眾記事報》的马尼拉通讯员报道:“這次战争並非不流血,而是一場諷刺的交战;我們的人变得残酷无情,杀害男人、女人、儿童、囚犯、俘虏、叛乱分子以及10岁以上有嫌疑的少年,菲律宾人只比狗好一點點的观念盛行一时……”

菲律賓人的死亡人數始終是個爭論議題。1908年,曼紐爾•阿瑞蘭諾•雷蒙多(Manuel Arellano Remondo)在《菲律宾群岛普通地理》写道:“在1895年到1900年的五年之间,由于战争因素導致人口锐减。在第一次暴乱开始时,人口估计为9,000,000人,而现在(1908年),群岛上的居民人数不超过8,000,000人。約翰•M•蓋茲(John M. Gates)估計至少34,000名菲律賓軍人被殺,另外有將近200,000個平民死亡,大部分肇因於霍亂疫情。菲律宾历史学家小聖胡安(E. San Juan, Jr.)則主張有140萬菲律宾人在戰爭中死亡,构成了美国方面的种族灭绝行动。

《10月8日最新消息》:1)菲军方宣布,遵照总统指令,通知美方终止联合军演;2)菲总统说,CIA若要谋杀、推翻他,请放马过来!真精彩!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