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器官交易合法化的疑问

06/08/08

作者: 陈颖佳 日期: 6-8-2008 来源: http://www.dxyer.cn/161162613106/article/i1736.html

管制不当的器官交易体制的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我国在决定是否允许器官交易合法化之前,必须考虑实际运作的问题,避免因割让器官而获得报偿的人遭到剥削。

  新加坡医药协会会长黄长彦医生在最新一期的协会通讯刊物发表文章,以个人名义反对器官交易合法化,并提出了一系列的疑问。

他在文中把那些割让器官来牟取金钱利益的人形容为“器官售卖者”(seller),而非捐献者(donor)。

  黄长彦在文中也透露,医药协会理事会的16名委员,通过电邮进行两个星期的激烈讨论之后,于7月12日晚上召开紧急会议,对课题发表联合声明。

虽然联合声明没有获得全体委员的一致支持,但因为四分之三的委员投赞成票,因此医协公开表明反对器官交易。

  医药协会在上个月13日发表声明说:“器官售卖者不仅面对短期和长期的风险,弱势群体可能被剥削,再加上执行器官交易管制条例非常困难,因此医药协会认为支持器官交易合法化并不恰当。”

  黄长彦指出,本地医生对这个课题的意见分歧,因此呼吁公众尊重不同的观点。

  黄长彦针对这个备受争议的课题提出看法时写道,决策者设立器官交易的管制体系时,必须思考一连串的问题,包括当局应该给予贫困器官售卖 者多大的保障、售卖者得到多少赔偿才算合理、什么情况下才算是剥削、是否允许中间人赚取佣金、政府在保障售卖者的利益时,应该扮演什么角色等等。

  黄长彦表明,他反对器官交易合法化,除了基于宗教和道德理由以外,是因为他“过去几个星期反复思考上述问题之后,仍然找不到任何答案。”

  他说,政府决定将器官交易合法化之前,必须清楚地回答这些问题。

“我们无法同意器官交易是否应该合法化。如果我们的意图是井然有序的器官交易体制,出来的结果恰恰相反,多数人肯定同意,这就是最糟糕的情况。”

  然而,黄长彦一再表明,文章的内容阐述个人看法,并且坦承他的观点并不比其他人优越,他没有意愿说服他人接受他的立场。

  黄长彦也谈到探讨器官交易合法化时,我国也必须考虑价值观,以及顾及我国的国际形象。
他说:“一旦器官交易合法化,我们向全世界、我们的医疗人员和下一代发出什么信息?”

  他也说,新加坡向来敢于与众不同,但器官交易合法化,与(电子公路收费(ERP)、禁止香口胶和兴建包括赌场设施的综合度假胜地,性质截然不同。

  另外,黄长彦认为,当局必须探讨器官交易是否违反新加坡医药理事会的医生誓约,所立下的道德规范。

黄长彦提六疑问

黄长彦指出,赞成器官交易合法化的人都同意器官买卖必须受到管制。在考虑器官合法化的问题时,当局应该思考以下六个问题:

  一、我们需要保护贫困的器官售卖者吗?

  二、如果需要保护器官售卖者,我们是否愿意应付器官售卖者被剥削的问题?只要买家和卖家接受器官的价格,我们就此认为器官的价格合理吗?
  三、如果需要保障器官售卖者,我们要如何定义“剥削”呢?
  四、我们是否准许中间人抽取佣金?
  五、如果器官售卖者因手术发生并发症或死亡,应该怎么办?他的家人应该获得赔偿吗?谁要负责赔偿?
  六、政府要如何管制器官买卖?政府是否要负起保护器官售卖者的责任呢?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