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龟笑鳖无尾老鸹别嫌猪黑

17/12/1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官方媒体撰文谴责网上假新闻假消息猖獗泛滥,妖言惑众,祸害无穷。

然而,社论却选择视而不见虚构造假之类的言论,绝非网络资讯的专利,主流媒体上不论是来自所谓的资深学者,资深报人,或者是阅历肤浅的小记者们的撰稿,其扭曲兼且不实言论,亦是俯拾皆是,无日无之。在此,不妨举两个例子,看看嚴以待人,寬以律己的官媒双重标准思维是一个什么模样。

其一,王赓武不时地拿不复存在的南洋华人情怀与意识来模糊新加坡的社会现实,通过偷换概念的伎俩,错把冯京当马涼的糊涂,来评论当下的时事议题。

其二,黄靖纠纷的报导全面扭曲了事件的实质:受害者变成了肇事者。黄靖不当要求司机Step Out开车门的欺凌行为,变成司机要求黄靖Get Out的粗暴行为。一个在中国土生土长与受教育的黄靖,变成了在美国受教育的美国学者。为了使黄靖的恶霸言行合理化,杜撰乘客期待德士司机自发Step Out开车门是美国人的社会文化。其实,根据双方对话录音,真相不言而喻;国大有黄靖是中国人的履历记述。有严重社会治安问题的美国,司机会自寻死路的下车为乘客开车门?

官媒除了面对专业素质不佳,缺乏基本职业道德之忧,更患有马不知脸长的弊病。

看看这一段时评:“中国对新加坡的态度也像川剧变脸。以鼓动民族主义情绪著称的《环球时报》借故出面挞伐训斥新加坡,… 该报再次打先锋,叫嚣…令人为之侧目。党媒喊话外交,在冷战以至四人帮时期固属家常便饭,…此次党媒做出如此咄咄逼人的姿态,…明显背离理性和务实。”

锅何以要嫌壶黑?资深党棍何不抚心自问,自己不也是在为当权者的党报不懈努力?党棍是否忘记了自己是如何的以粗暴言论为主人打先锋,叫嚣,四人帮式的对同是新加坡人的反对党与其领导人的挞伐训斥?党棍何不反省,党报文化何以丢失了新加坡人之间原本就应该有的,本是同根生的国家意识?党报领导何不反思在民选总统的议题上,是否反映了事实的真相?是不是欺瞒了社会大众?

固然,网络资讯有其半真半假,鱼龙混杂的严重缺陷,但是,网络也同时扮演了填补资讯缺口的重大角色,弥补了政府绝口不提的信息真空,或者,质疑了官方媒体之言不及义,是非颠倒,鱼目混珠的伪信息。

近日,tremeritus.com就有一则网络英文评论指出:我期望PAP停止制造半真半假的讯息,在有关淡马锡的事件上认真与坦诚的面对国人。

文章举例批评海峡时报的报道GIC有意成为爱尔兰电讯EIR的最大小股东的手法具误导性。文章指出,早在六年前,淡马锡已经通过新加坡电讯投资EIR。不幸的是,这一笔投资在2012年已经报销。这一则新闻只在外国媒体报道,本地报章则只字不提。

根据外国媒体的信息,2010年,新加坡电讯投资1.4亿欧元,买入EIR的61%股权,在2年后全额亏损。六年之后,GIC再以2.3亿欧元买入公司16%股权。海峡时报的报道只是说,新加坡电讯退出EIR,却不提EIR因为无法获得银行债务的重组而失败。因此,文章指出,海峡时报不应该制造烟雾弹,使用借口退出投资的说法,来掩盖投资失败的真相。简言之,新闻报道扭曲了事件的本来面目。

另外,文章也质疑了淡马锡的海外投资表现:既然淡马锡的大部分股息收益是来自新加坡的投资,这是否足以说明淡马锡的海外投资,毫无成就?文章认为政府应该提供透明的信息,而不是半真半假的伪信息。文章更是问道:政府为何要掩盖已经仆街的投资?

这一篇网络文章是不是假新闻假消息?是不是妖言惑众?是不是祸害无穷?那是一个客观历史事实,可以通过真实的信息去检验。无论如何,这一篇网络文章的社会价值是清楚的告诉了当权者,普罗大众是十分关心新加坡国库的真实情况,人民更是期望政府与主流报章,坦诚的如是报告新闻,不要愚弄社会,把仆街投资说成是退出投资。

现实是,由于官方与主流媒体,在处理与提供社会信息方面的严重失职,才进一步的造成人们唯有通过公开网络知悉社会演化现状的必要性。这是有其因必有其果的必然性。可见,妖言惑众,祸害无穷的社会责任,是在政府与官方一手控制与包办的新闻媒体。

显然的,当社会有了透明与可靠的官方信息,网上资讯也将必然是相应的回归正途。这也就是说,有什么样的社会生态,就必然会有什么样的文化果实。

其实,做为一种社会生态,网络信息传播现象并非什么新鲜事,那只不过是早年的咖啡店谣言之升级版;一个使用新科技,传播更快,范围更广的谣言载体高级版。

回顾历史,咖啡店谣言是对李光耀封锁社会新闻的自然回应。对此一种社会现象,当年,时任政治学教授的陈庆珠有一篇相当精辟的评论文章,解释了咖啡店谣言现象的来龙去脉。

遗憾的是,陈庆珠被政府提拔,高升为驻外大使之后,由于政治正确的约束性,其凡是派文章不再具有批判性,也就丢失了可读性。当然,这也可以看成是李光耀控制社会认知时事的一个有效的釜底抽薪手段:彻底消灭解读政府政策的评论。

由此可见,网络信息是不是洪水猛兽,取决于政府信息的透明度与可靠度。官方可以通过适当的信息政策,有效改变网络信息的素质与内涵;主动权是在官方手上。为此,杞人何必忧天?州官日夜放火又为何害怕百姓夜晚点灯?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