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学联学生运动

01/02/0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54年5月13日,华文中学校学生的和平集会抗议国民服役法令,召来镇暴警察以武力驱散学生。学生五一三流血事件,触动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华校学生反殖民爱国运动浪潮。在经历了五一三事件后,学生们意识到学生政治必须有一个中心组织,以协调来自多所中学校的学生团体的共同行动。这是华校学生会来源的历史背景。新加坡华文中学校学生联合会,简称中学联,也就是由五一三事件催生而成。中学联是1950年代新加坡华校学生反殖民爱国运动的中坚组织。李光耀律师是中学联的法律顾问。

丹尼士布兀(Dennis Bloodworth: 1986: 76)是这样描述中学联:这一个策略是明显的。共产党在掌控了学生运动后,就要试图使之合法化,使到警方不能在学生没有触犯法律的情况下,采取对付行动。这只是一个开始。中学联将成为一个储水库,对全岛进行政治污染或者是解放(视立场来定)。李廷辉(Lee Ting Hui: 1996: 47)的故事是这样的:在1954年2月到1955年4月的14个月之间,共产党能够开辟一个有学生,工人和农人的公开群众组织。共产党先是发动学生运动…其政治目的是把全体华校生组织到一个总组织的大伞下。达至这个目的有两个步骤。第一,先把握一个课题以鼓舞及动员学生。第二,组识一个总学生组织,并要取得政府的批准。李廷辉是引用内政部机密档案文件来证实这一个故事。杨金华(Yeo Kim Wah: 1973: 198) 的叙述是:事实上,中学联是共产党的公开组识,其中心目的是培养学生执行共产党的马来亚革命。中学联由14名知名人士领导,过后6人被逮捕,其中l人遭驱逐出境,另有2人潜入地下活动。

威尔逊(H. W. Wilson: 1978: 173) 却有另外的观察:五一三事件后,3名学生被提控…著名左翼大律师毕列受聘进行辩护…由李光耀佐助。毕列鼓励华校学生与有激进思想的马来亚大学生,和左翼工会联合,一起共同为政治与文化自由斗争。就是在这一建议的基础上,华校中的几个学生团体,共同发起组识新加坡华文中学校学生联合会。中学联给于李光耀的联合行动委员会支持,在新修宪下的大选来临之前,联合行动委员就改组为人民行动党。

按李廷辉的历史。1954年5月18日,在两次学生静坐抗议之间,成立了一个学生请愿代表团。同年10月学生领袖解散了这一个临时性代表团。另外筹备了一个长期性组识:新加坡华文中学校学生联合会。1955年1月14日,中学联向政府申请准册。政府拒绝了申清书,学生筹委会的重新申清也再次被驳回。此时,林德修宪下的大选即将举行。5月30日,投票日的前4天,学生停课1天以示抗议政府拒绝中学联的申请。4月2日的投票当天学生代表会见总督。停课和会见总督是试图以学生的不满来影响投票气氛。学生支持人民行动党,因为行动党是共产党的公开组识。另外,学生也和劳工阵线达至共识:学生支持劳工阵线,如果劳工阵线成功上台执政,就以批准中学联申请为回报。果然,劳工阵线执政后,中学联就获得了批准注册。根据警方的记录,中学联的会员有1万人。(1996: 51,52)

丹尼士布兀认为学生是共产党介入工运的工具:华文教育者别无选择,只有从事蓝领工作。他们的学校不仅仅为每10名共产党员中提供了7名党员,更是受薪工会干部的来源。因为他们识字,能算,有教育,前学生在工会里快速崛起为领导。共产党没有时间培训无知的无产阶级者,所以学生是重要的夺取工会领导的工具。(1986: 76)1955年4月学生为劳工阵线拉票,以换取马绍尔对中学联的支持。4月21日马绍尔政府的教育部长,告知李光耀中学联将获得注册,其批准条件是学生不参与政治与工运活动。共产党劝告学生先让中学联注册,之后才再发动学运。1955年10月中学联正式注册成立。(1986: 127)中学联在每所华文中学有一个支部。学生通过学习班接受共产党教育。中学联为300名工会干部开办学习班。学生与工运之间的关系发展到一个新的层次。1955年共有277起工业活动。1955年9月,奎因街的领袖团成立了一个新加坡职工联合总会工作委员会,以团结所有的工会。(1986: 128)

杨金华的有关记载是:中学联的领导层在1954到1956年之间维持不变。学生租了一所房子为会所。中学联在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有完善的组织结构。有1万名会员,会费为每月三角钱,所以中学联有稳健的财政。中学联在校外还是积极参与政治活动,虽然这是违背注册条件。1955年2月中学联以金钱和食物,帮助罢工的巴耶利巴巴士工友。200名学生也到法庭外声援受审的工友。4月和5月间,学生也积极支持福利巴士工友的工业活动。劳工阵线政府逮捕数名参与工潮的学生,另外70多名学生列入黑名单。政府威胁华侨中学,中正中学,和南洋女中,如不开除黑名单上的学生,将关闭学校。学生对政府的命令给于即刻的回应。2000名学生占据中正中学,誓言直到政府收回成命为止。工会给于支持,声称工会将以大罢工来对抗政府关闭三所学校。随着,林清祥领导的学生家长协会,在中正中学成立,以声援学生运动。马绍尔面对进退两难的困境。于是设立一个教育委员会来检讨华校的问题。委员会认为有必要对学生采取适当的惩罚,但也建议取消关闭学校的命令。学生以胜利的姿态结束了静坐事件。过后,学生先后多次支持工会,和人民行动党的一些政治活动。发展至此,1954年崛起的反殖民学生运动,和亲共左翼工会已经在政治上相互支持。(1973: 199-201)

1956年6月,马绍尔在伦敦的独立谈判失败后,按事前许下的政治承诺,辞去首席部长职位。林有福立即接替出掌第二任首席部长职务。林有福从马绍尔短暂的首席部长生涯中,体会到新加坡的政治现实是,一定要争取总督的全力支持。因此,林有福尽忠职守,完全按英国人的政治意愿执行首席部长的职务。马绍尔拒绝执行的颠覆份子大逮捕行动,在林有福的任内如火如荼的展开。从此,政府与反殖民运动的对抗斗争进一步白日化。

丹尼土布兀记述了林有福如何对付反殖民运动的一段历史。他们的期限已至。林有福快速的采取行动使到李光耀在议会上提及:不少过300人被逮捕或者拘留,有近12间组织被封禁。这场清算行动是在1956年9月18日开始。7名左翼人士被逮捕,其中6人遭驱逐出境。被拘捕的人士中有学校教师和中学联的理事。中学联为了此事公开谴责政府行动。9月24日,林有福也立即反击,以一个彻头彻尾的共产党组织的指责,吊销中学联的注册。在一连串的回应中,工会组识了一个人权会议由蒂凡那出任主席。学生也组织一个委员会为吊销中学联事件提出上诉。李光耀安排毕列律师重返新加坡处理上诉案。10月1日学生发动乐捐筹款收集上诉费用。同一天,15,000青年不顾政府禁令,热烈庆祝中国国庆,并在6所中学进行1天的静坐抗议。政治局持续逮捕行动。4名中学联理事遭拘留。教育部发出指令,开除2名教师和两所中学的142名学生。10月11日,6,000名学生分别在华侨中学和中正中学集合,并封锁校园。2,000名女学生停课支持。工人组织在物质上对学生提供协助。南洋大学也派出200名学生到现场鼓励学生。巴士工友也以实际行动回报学生对巴士工运的支持。林有福下令关闭这两所中学,并安排学生转校。10月22日,学生也开始在其他华校举行抗议。工会领袖呼吁学生工友大团结。林有福在48小时内关闭三所文化团体,逮捕8名有关理事。同时,政府下令学生在10月25日晚上8点之前清场撤走。如不听命将以武力清场。学生于是以桌椅围绕校门阻止警察逼近请场。10月25日晚,林清祥领导人民行动党在学校左近举行集会。过后,巴士载集会群众抵达华中校门支援学生。镇暴警察向群众发射催泪弹。局势急转直下,动乱一发不可收拾。午夜时分,警方宣布戒严。天亮时分,镇暴警察以危害公共治安为理由,冲入两所中学放射催泪弹施行清场。过后,逃窜的学生进入市区,汇集在福建会馆内。市内充满敌意的私会党流氓围绕大楼与警方对峙。市内治安情况进一步恶化。警方立即启动一个名为复都(Photo) 的保安方案,动员流动镇暴车,40辆无线通讯警车,英军直升机和英军森林战斗部队。在15分钟时间,武装军警已经在各个主要交通口设立29个路障。直升机在市中心上空盘旋监视地面活动。中午时分。5营森林战斗部队离开马来亚营地开入新加坡本岛。流血事件带来13人死,127人受伤,70辆车焚毁,2所学校遭焚,2间警局遭攻击。超过1,000人被捕,其中256人是私会党,234人涉嫌共产党活动。当日,约600名左翼人士分别在岛上6个不同地点策划应对之计。10月27日凌晨,政治部警察扫荡这些据点。在两轮的扫荡行动中,奎因街领袖全数被捕。在扫荡行动中工会的100,000元现金亦不翼而飞。数天后我(丹尼士布兀)和李光耀在岛屿俱乐部面对面喝着啤酒,聆听李光耀叙说经历之事。(1986: 142-148)

李廷辉也仔细的叙述了这一时段的历史。林有福和马绍尔不一样,他敢作敢为。1955年中,总督有计划彻底清算共产党,但是马绍尔不愿意签署拘捕令,大逮捕计划因而搁置。林有福上台后扬言强硬对付共产党。1956年9月18日与19日,政府逮捕7名人士,关闭二所文化团体。9月24日关闭中学联。9月28日林清祥会晤林有福,据悉是要政府放人或者将扣留人士提控。工会招开人权大会谴责政府不人道。10月1日政府逮捕中学联领袖。10月10日更多名中学联理事被逮捕。政府并下令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开除142名学生。当晚,学生在两所中学静坐抗议,要求政府无条件放人,恢复中学联合法地位,撤消开除学生的命令。10月12日政府宣布关闭中正和华中,另开两所临时中学让学生转校就读。10月15日,16日,政府逮捕南洋商报两名记者,罪名是涉嫌宣传共产党思想。10月22日共产党纵容学生大罢课。10月23日政府决定以武力清场。24日上午7点,政府下令学生必须在25日晚间8时撤离两所学校,到时政府将会以武力执行清场任务。在这时段内,政府关闭4所文化团体,并逮捕8名有关负责人。25日傍晚5时到7时间,林清祥在离华侨中学两里外的一个群众大会上发言。散会后,这群人陆续抵达华侨中学,和已经汇聚在校门口的大批公众人士会合。警方和林清祥都不愿意担当挑衅者,所以双方相互对峙,静观其变。过后,一些汇集在华中校门口的公众人士开始有所行动。在校门口的警民冲突最终演变为一场经历3到4个小时的民众暴乱。26日天亮后,镇暴警察向校园发射催泪弹,开始以行动驱赶校内的学生。过后,一些学生集中到福建会馆,呆了一天一夜后遭警方驱散。同日下午,集中到光华学校的学生也遭驱赶。之后,民众暴乱蔓延到全岛各地,警方宣布戒严。26日晚左翼工会近300人集会,意图把暴乱扩散。27日的凌晨,警方扫荡这些集会,全数逮捕所有滋事的工会领袖。219人被捕,包括林清祥和方水双。27日的警方行动后,局势开始稳定,到了30日市面上局势恢复正常。过后,再有另外37人被捕。11月份内,多所工会被封禁。人力与组识的损失严重的打击了共产党。从1954开始建立的势力基础至此全部毁灭。警方认为共产党己经丢失了活动的平台。(1996: 126-132)

综合以上各家所述。中学联是在五一三事件的过程中,因为大环境的需要而筹备设立的。从反殖民运动的角度来看,中学联结合马来亚大学的社会主义俱乐部,汇合为一股学生政治力量,来反对殖民政府,与争取国家独立。学生政治力量过后和工会政治力量从相互扶持,进而逐渐汇集为共同政治行动。学生参与工运活动有其社会背景。这是因为在文盲普及的年代,受过良好教育的学生,能够有效的协助工运的组织,与处理有关的政治活动。中学联在1955年10月获得反英国人的马绍尔批准成立。隔年,1966年9月24日由亲英国人的林有福关闭。中学联虽然只有1年左右的生命,但是中学联作为华校学生运动的中坚组织,肯定是有其历史地位。这是因为历史将会重新认知,华校学生运动是爱国的独立政治运动。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