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拿马劳开刀

13/12/16

作者/来源:甄子权 中国报 http://www.chinapress.com.my

看到马劳越堤扑水忙的新闻,就想到以前过柔佛长堤时常想到的一段历史。

当年英军怕日军越堤再下一城而炸毁长堤,连带水供也被炸断。亲日军的《盛京时报》在1942年1月16日,以“炸断桥梁兼毁水道?敌为守孤港不惜百万命”为题,羞辱英军,指隔岸岛上百万老百姓将面对水荒,断人生命之泉,极不人道。

长堤历史与水脱不了关係,如今马劳所扑的水为财,不幸的是,一再有马劳越堤遇车祸断魂,死在另一个大时代的战场上。

柔佛长堤和第二通道在交通高峰时段如战场,尤其长堤早已不胜负荷,有血有泪,怨气冲天,这是新加坡的交通大问题,也是政治问题。

摩哆意外事故拉高车祸率,新加坡政府不会坐视不理。

长远方桉中以“零拥车”为大本大宗,进一步下重手灭掉购车慾,鼓励人们使用公交系统、脚车,还有汽车共用计划,无需买车,也可享有使用车子的便利。

眼中无车,更不会有摩哆。禁摩哆上路,恐怕是新加坡未来大计,分区分段甚至全面禁止。

整体上,公交系统会愈来愈便利,当做到“第一和最后一里路”无缝接轨时,岛上便不需要那么多私家车,摩哆也不再符合需求,像许多欧洲城市那样,政府当局减少发出执照,路上几乎看不到摩哆。

滚滚车流

隆新高铁建成后会带来更多人流,加剧小小岛国的滚滚车流。新加坡人已受够拥挤的人潮和车潮,开大车的人不想被摩哆挡住去路,走路的人不想被外来者挡住前路,被剥夺感会发洩在选票上。

摩哆骑士绝大多数是马劳,以安全为美名,不怕得罪,拿马劳开刀,是必然的一刀。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