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亚洲新强人政治与权力迷思

11/12/16

作者/来源:联合报社论 http://udn.com(31-10-2016)

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过世后,似为亚洲长达六十年的「强人政治」拉下了帷幕。然而,最近随著中共「习核心」领导权的巩固与延任风声甚嚣尘上,日本自民党修改党章为首相安倍拼最长任期铺路,乃至韩国总统朴槿惠主张修宪延长总统任期,看来,另一波「新强人政治」已隐隐然揭开了序幕。

亚洲的「政治强人」有悠久的历史:菲律宾总统马可仕在位廿年、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迪在位长达廿二年,印尼总统苏哈托更统治长达卅二年。他们利用铁腕统治,塑造威权至上的高牆,但不管在位多久,最后政权都淹没在八、九○年代的民主化浪潮中。然而,政治民主化后所出现的低效率、政治对立、经济困顿,又使得不少人开始怀念起强人领袖,这正是这波「新强人政治」再起的心理因素。

习近平在二○一二年上台后,藉由严打贪腐,累积了高人气;日前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确立「习核心」地位,强化其领导权威。传闻他可能在明年十九大连任后进一步寻求延长任期,打破中国最高领导人十年任期上限的不成文规定。习近平所形塑的新强人,其实也是中国「大国梦」的实现。

与习近平同一年上台的安倍,高举找回日本「大国荣光」的大旗,一方面修改集体自卫权,放宽武器输出三原则,同时以「安倍三箭」一扫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的阴霾,重振了日本的国际地位。这次自民党决为他修法,将党魁任期从两任延长为三任,如无意外,他将成为日本战后任期最长的首相。安倍所塑造的新强人形象,正是日本社会渴望振衰起敝的集体反馈。

韩国总统朴槿惠最近遭到经济衰退及亲信丑闻的双重打击,民意支持度跌到新低。但她不反求诸己,却将自己的低民意归咎于总统单一任期所形成的「政权末期症候群」;并因而提出修宪之议,将总统任期从过去一任五年(不得连任)改为两任十年。朴槿惠虽宣称自己不争取连任,但目前韩国的总统制已赋与元首极为可观的大权,若再延任,后果堪虞。

早年亚洲的「强人政治」,是威权体制下的产物;但现在的「新强人政治」,除中共外,却是建构在民主政治制度下。过去的「强人政治」,是冷战时期围堵共产势力的产物;但现在的「新政治强人」,却包装成追求经济成长的特效药。简言之,「新强人政治」的出现,是人民厌倦民主困乏、政治对立、经济衰退的结果,因此期待政治强人以其坚决的意志来推动国家的强大。不可否认,民粹主义及民族主义的兴起,也对强人政治产生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权力越集中,越容易走向滥权和腐败,习政权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安倍政府违反人民意愿推动一连串限制人权及违反和平承诺的政策,朴槿惠的亲信闺密垄断青瓦台的买办政治,都是极值得警惕的事。

回看台湾,这两年也有类似的风潮。最明显的例子,在太阳花学运后,柯文哲乘著「白色力量」旋风而起,一度成为政治的呼风唤雨者,一言一行都让柯粉心悸。然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柯文哲受到的崇拜显然超过其实际能力,他自大自满的结果,是无视专业与法令一意孤行;如今已是众叛亲离,坐困愁城。同样的,蔡英文挟著高民意登上总统大位,原可放手领导国家前进;然而,她勇于改革却缺乏稳健的掌舵思维,过度躁进的结果,让社会烽火四起。包括她成立「决策协调会议」独揽府院党大权,甚至越俎代庖指挥国会立法,她不惜跨越宪政的权力界线,亲自拍板所有国家大政;其结果,却让她距离民意越来越远。

亚洲这波「新强人政治」,未必需要视为民主化的反潮,而是人民在经济衰退下渴望再起的一种激情。然而,对强人而言,权力是春药,民意只是浪花;服过春药,他们就不在意浪花了。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