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抵触

04/12/16

作者/来源: 李莫愁 (03/12/2016)大马华人网站

【壹】 李叶明把乒坛“一姐”冯天薇不被乒总续约称为“卸磨杀驴”,于是“一姐”就成了驴咁纯。对于行动党人处理这类事件,莫愁只能说是惯性的公关失败(他们就是这样,情商很低),除此之外,贫道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

道理很明显,冯天薇是外来的雇佣伞兵,卖命为乒总效劳,为了就是铜钿。凭什么要砸自己饭碗呢?肯定就是找着一个更大的碗,甚至是乒总的“铁碗”阻碍了那个亮晶晶的“金碗”。冯天薇要在4年后为新加坡争取金牌吗?我看她根本不在乎,只是在下一届奥运到来之前,利用她现有的世界排名尽情地捞金罢了,谁都不准挡了她的财路。

【贰】 很多人都说李安“闷骚”,即看上去很闷,但做出来的东西却惊世骇俗,引起骚动,TVBS的方念华甚至称李安为“禅师、智者”。

最近趁李导为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来亚洲做宣传的方便,看了凤凰卫视和TVBS的两个专访,对于李安多了些认识。让人惊讶的是,李安虽然拍了很多“很骚”的电影,让东方人和西方人都同样折服,尤其是最近这部《比利·林恩》,所用的3D/4K拍摄器材还没有商业版,是从美国空军那儿借来的两个庞然大物,但这些按他自己的话来说都不是为了要哗众取宠,只是工具和过程而已。他所演绎的是人性的纠结、父子的情结……一切归结为“心”,尤其是《少年Pi的奇幻漂流》简直就是禅门公案……但是像这样的一个大师,竟然自称是“电影的学生”,学着做抛砖引玉的工作,那份谦卑就足以让人折服。

反观本地的“多元艺术家”陈瑞献,怕死人家不知他早登“佛眼三摩地”,具有“大圆镜智”(依唯识宗所说,成佛以后,烦恼即转变为智慧。),所作所为具是“大师风范”。先是几年前捐出所有藏书,让国家图书馆成立“专柜”展示。也有人替他建博物馆,更有人在崂山替他建了座“一切智园”(大概类似迪士尼式的主题公园来捞金,最后不了了之),最近还捐出自己的手稿来显摆,可惜画艺则每下愈况,却急于“流芳百世”。对于一个所谓的修行者来说,这是不是太“着相”?《金刚经》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这就好比电视/电影圈有很多美女,那些自以为很美的,往往艺术生涯最短……

【叁】 李显龙是个很爱国际公法的人,在南海问题的仲裁上就是坚持己见,不怕得罪大国。行动党更爱标榜自己是白衣白裤的谦谦君子,有错不怕认。

可是最近遭香港海关扣留的9辆军车事件上,却表现出一种非礼惯犯的无赖;话说有个变态老爱利用繁忙时段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靠着磨蹭女性的胸部和臀部干过瘾,有一回被捉了,他却说:“大家都知道我独沽一味,是个公开的秘密,她们也没说什么,现在怎么罚得这么重?我要把我的尊严给要回来!”

陈华彪律师说得好:

一个星期是相当长的时间,尤其是事发之后武装部队己经即刻派遣官员去香港“协助调查“。如果新加坡有合理的法律依据来抗辩扣押,国防部长应该已经急速去香港向高等法庭请求立即交出装甲运兵车,同时寻求赔偿。

部长只须豁免“准证“或者凭籍与中国的双边条约来辩说过境货物是被豁免的。另一种说法是,如果部长的理由是那些被扣押的货物件、只是实物的纸板复制品,我肯定并不是这样,他大可辩称说这些物品在香港法律下并不属于战略物资。如果新加坡拥有有利的必要证据,这应该是挫败香港海关扣押货物的正确途径。

一位行内的专家告诉我“进出口任何种类军用配备,是出口商/寄货人的法律责任来确保拥有必要的执照和准证“。“任何军用配备都是受到严厉的控制“,她告诉我,“没有准证之下是不可以轻易运输的。这包括过境准证“。

这位专家在检查了香港对战略交易控制系统后,告知即使是过境的战略物资也受到严格的执照控制。装甲运兵车是属于香港《进出口(战略物品)规例》附表一中的军需物品清单,包括了特别设计为军事用途的物品。所以不管出口商/寄货人是政府或政府机关,过境准证是必需的。

按公事公办来讲就已经矮人半截,拿不出“过境准证”就是犯了人家的法。我想中方等的是新加坡的道歉,而不是继续扮懵。国防部把责任推給运输公司更让人啼笑皆非(再者,APL以前是海皇的子公司,和行动党政府的关系千丝万缕),到底是谁的责任,不消几个小时的内部调查就会真相大白:是谁图个方便而不惜以身试法,是小兵还是高官,给我站出来!

可是这条各国媒体都争相报道的国际新闻,本地的官媒却水静河飞,只有在别人报道之后,才像“闪屎”那样“闪”一点。装得是一幅无辜清纯的鹌鹑样(星爷的影迷就懂),外长维文说:“新中不会让任何单一事件挟持两国关系”——到底是谁“不让”,又是谁“挟持”?无视国际通关过境的protocol,公然就违反了自己宣称的信仰,你说中国会不会越看越生气?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