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建屋发展局讲述

06/04/08

作者: 方晓 日期: 6-4-2008 来源: 东方早报http://news.sohu.com/20080406/n256114660.shtml

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官员王玮婷为您讲述。

几乎每一个来到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展览厅参观的中国官员面对一个新加坡城市组屋模型从巨型平面底盘上冉冉升起的景象,都会发出轻轻的赞叹———你们是如何做到的?

  而在数公里之外的黄金地段滨海湾,整排的塔吊和水泥搅拌车正不分昼夜地赶工,这片二十公顷的空地将成为全世界造价最昂贵的赌场,提醒人们一个全新的新加坡正破壳而出。

  这个国家更在勃发无限雄心。

  新加坡市区重建局已经宣布,将在未来15年中将金融区的规模扩大一倍,额外提供280万平方米的办公面积。

届时,写字楼面积相当于两个伦敦著名的新金融区———金丝雀码头。

  从现在开始,每天午夜12时至隔天清晨6时之间,暗黑色的全新沥青路面开始在全长5.067公里的F1赛道上延伸。史无前例的新加坡F1夜间赛定于9月28日开跑。

  2010年8月,奥林匹克将第一次真正来到东南亚,世界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选择了新加坡。这个国家开始面向全世界人举办“你的“新“希望”大赛,征集你对这个国家的无限想象……
   新组屋将建空中花园

  东方早报:组屋制度发展到今天,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王玮婷:最大挑战其实就是如何满足新加坡人民的最新要求,我们必须要有新构思和新方法。我们现在在考虑如何进一步改进设计,运用新材料新科技,进一步提 高环保要求。我们现在推出的一些新的组屋会建有空中花园,还能很好地利用到太阳能。很多新建筑建设了雨水蓄积设施,因为新加坡很多雨,我们把雨水蓄积起来 浇花。为了提高利用效率,我们还正在建设楼高50层的摩天组屋———达士岭。

  东方早报:组屋制度发展的同时,是不是也在另外一个方面遏制了新加坡房地产市场的活力?

  王玮婷:事实上,我们有一个长远目标,逐步削减组屋在整个房地产中的比例,组屋与私人楼宇目前的比例约为8%比20%,将来会有进一步的削减。私人的发展商已经成长起来,有能力承担一些更大的项目。

   刚开始的时候,建屋发展局实行的是一条龙服务,从动迁到设计,到施工到销售,到物业管理,全部要负责。后来我们先把施工外包出去,1989年的时候,物 业管理外包给市镇理事会,提供日常和周期性的维修。上世纪90年代,组屋的内部设计开始向私人设计师开放。2005年,建屋局通过公共投标的方式,让私人 发展商参与公共房屋的发展,让消费者有更多更新的选择。当然,私人发展商开发的组屋,在定价上仍然必须取得我们的核准。

  至于私人楼宇,我们面对的是截然不同的市场,我们绝对不会影响私人房地产的运作。

  鼓励组屋转售

   东方早报:建屋发展局预估数据显示,今年新加坡第一季度组屋转售价指数再攀新高,达125.8点,比上季度涨3.4%。而新加坡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新加 坡2月份CPI指数同比增幅达到6.5%,主要由房屋价格带动,2月份的房屋价格较一年前上涨了8.8%。你们如何看待房屋价格上涨?

  王玮婷:我们不会公开干预房价,因为我们有公开的市场。一手市场的价格是由建屋发展局制定的,但二手市场是公开的。政府所能做的只是给消费者更多选择。如果你买不起二手的,就可以来买一手的。

   从去年到今年,由于经济景气,组屋的需求非常旺盛,空置率很低,基本上供不应求。我们计划在接下来的6个月,通过组屋预购计划(BTO)推出5000个 单位。加上已在第一季度通过组屋预购计划推出的1100个单位,这样在今年头9个月我们将一共推出6100个组屋单位,比去年全年的6000个和前年的 2400个多。

  同时,我们还会推出三块新地段,供私人发展商在设计、兴建和销售计划下投标发展组屋。

  东方早报:政府鼓励居民将组屋转售吗?是否担心有炒房者出现?

  王玮婷:事实上,与私人房屋相比,公共组屋的转售率很低。我们鼓励转售,因为转售组屋一般都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住房条件,我们鼓励提升,这是好事情。

  为了应对这种需求,我们有一个详细的老区中区新区规划,征求人民意见很慎重,举办了很多大型展览,咨询论坛、民意调查、居民对话会,还要投票。一些老的组屋要进行翻新计划,大部分由政府出钱,市镇理事会也会出一部分钱,居民自己承担的只有5%~15%。

  政府土地储备充足

  东方早报:新加坡国土面积相对较小,组屋发展是否有充足的土地储备?

   王玮婷:政府拥有充足的土地储备。新加坡的土地大部分为政府所有,私人拥有的很少。1967年,新加坡政府通过了一条土地征用法令,授权政府为兴建公共 房屋或实施其他发展计划而强制征用私人土地。新加坡的房地产产权形式分Freehold(永久地契)、999-Leasehold(999年的租用地契) 及99-Leasehold(99年的租用地契)三种。政府向发展商出售土地有两种级别,即99年和999年。政府会有一个长远规划,也协调土地的用途。

  同时,我们也会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如拓展地下空间和兴建高层组屋。

  东方早报:建屋发展局每年大约要接待多少个中国代表团,他们最喜欢问的问题有哪些?

  王玮婷:我们每年要接待来自世界各地200多个代表团来访,其中40%以上都来自中国,每年都在增加。中国官员最喜欢问的是新加坡的住房政策。还有就是有关物业管理的问题,因为中国在这方面不太成熟,而我们有40多年的经验。

  东方早报:能给中国一些建议吗?

  王玮婷:中国和新加坡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国家。新加坡的地方小,好办事。中国情况相对比较复杂,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发展条件,沿海地区发达一些,内地可能就有差距。所以,很难说将新加坡组屋制度的经验完全移植到中国。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