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送走的不仅是华文书刊(杂文)

27/11/16

作者/来源:符懋濂

读了潘实充先生的佳作《摸黑北上送书去》,心头一阵剧痛,眼前一阵迷茫。这些年来,岛国奇闻怪事特别多,“送书记”连续上演,文章作者不是第一个主角,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

无论如何,我个人觉得,“送书记”送走的不仅仅是华文书刊。他们首先送走的是藏书带来的多年烦恼。面对自己年事已高,剩下的明天越来越少,又不愿看到几十年心血变成废品,心中自然烦恼异常。一旦有人愿意接受藏书,如释重负的解脱感觉,顿时涌现心头。经过几番折腾,当潘先生找到送书地点时,犹如遇见梦中的初恋情人,不禁说道:“真是众里寻她千百度,伊人就在拐弯直走处!”<注>这种心情,有谁能理解?我想惟有送书人自己。

其实,我觉得他送走的还有遗憾、无奈、悲痛。尽管送书“为学府藏书尽绵力”,使得自己聊以自慰,但遗憾、无奈、悲痛显而易见。他写道:“虽然说送书的心愿已了,但是看着空荡荡的书橱,感觉上有点像五脏六腑被掏空了!”“舍不得为什么又要送走呢?孩子们已经跟华文渐行渐远,今后这些书对他们将是一种拖累——丢弃对不起已故者,保留则占据空间。”毫无疑问,这不是他个人问题。自1980年代以来,华族语言文化的花朵不断凋零,难道不就是因为云南园荒漠化的结果、写照?或许还有些人对此高兴不已,含笑于九泉之下呢!

换个角度来看,他送走的更是一种时代精神,一种价值取向。想当年,周末逛书局,找书、买书、读书、藏书,是一种良好的社会风尚,因为大家都相信“书到用时方恨少”;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为了买书、读书,而节食省用,更是司空见惯。如今,这种由华文教育所开创的时代精神、价值取向,已经荡然无存。我们无能为力,只好把它送到国外去了!

人们常说,图书馆是大学的灵魂,那么,私人藏书也应该是社会的灵魂。试问:一个没有了私人藏书的国家、社会,那是一个怎样的国家、社会?

(2016年4月7日为书香月而作)

<注>宋代大词家辛弃疾的词作原句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文章作者修改、借用很恰当。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