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小国外交哲学

20/11/16

作者/来源:吳象元 关键评论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

新加坡的「小国」外交哲学:地理位置是主要优势,是能跟中国表达意见的筹码

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深切掌握身为小国必须掌握的原则——努力与各国维持关系却又不是特定国的盟友,并且招揽最顶尖精英治国,确保经济往来不间断,这就是新加坡能够夹在中美强权与东南亚各国之间依旧维持活力的重要原因。

纵观东南亚情势,当各国纷纷靠拢中国,唯有新加坡「不动声色」,近期还因《环球时报》评论事件和中国短暂交手。究竟新加坡在东南亚扮演何种角色?在周围国家向中国伸出友谊之手,新加坡的外交政策方向、谈判筹码和优势是什麽?新加坡对南海争议抱持什麽看法?

为此我们採访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荆柏钧 ,请他对此提出解答,以下将以第一人称方式陈述。

新加坡希望在东协扮演领导且积极的角色

关于新加波在东南亚扮演的角色,得先从经济谈起。经济上,东协国家近十年在吸引外资上的表现特别突出,而缅甸、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国,都很希望能吸引发达国家新加坡前去投资。

新加坡是东南亚的经济领头羊,人均GDP排名全球前十,雄厚的经济基础助其在东协区域经济发展上扮演领导且积极的角色。而「积极」有其必要性,新加坡的贸易自由化虽领先好几个地方,可是今年的出口表现并不好,景气低迷。政府在此压力下,除了运用成长的东协市场,也要和美国、中国大陆、日本、澳洲、纽西兰等国强化经贸关系。在此经济环境的挑战下,李显龙这几个月都在积极出访,八月访美,九月访日,上个月才刚赴澳洲,希望进一步拓展经贸合作。

另外新加坡也希望东协更稳定,并在新加坡资金和技术领先下,继续投资区域内其他国家以带动良性循环。越南在1986革新开放后,在越南外资来源排名第一的是台湾,直到1995年被新加坡取代,另外挟著地理和资金优势,缅甸、马来西亚、印尼都有新加坡厂商的足迹,且佈局已久。

今年6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前往缅甸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目的是纪念两国50年来的外交关系,并预备未来在商务和教育的合作。

凡事都要符合新加坡利益

从建国总理李光耀到现任总理李显龙,都了解身为一个小国的利益在哪,治国原则就是努力和各国维持友善关系,但也并未是谁的正式盟友。另外新加坡相信精英政治,政府官员为确保国家持续成长繁荣,战略思考会较谨慎与长远,加上有经济和战略上筹码,会把国家利益放首位。

和美国与中国等大国思维不同,新加坡需要在大国政治竞逐环境下求生存,任何事都要以符合新加坡利益为主,既要身处在大国间保持友好,扮演区域稳定的角色,又能和各国维持紧密合作关系,还要把界限抓得刚好。另外,新加坡军事战略和经济的策略是分开的,军事上依靠美国的引响力、经济上与中国积极交往,这也符合身处在东南亚的性质,要灵活地在中国和美国间取得平衡。

地理位置,是新加坡面对世界的最大筹码

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就是星国在发展国际关系上的筹码,也是长期以来能勇敢地跟中国表达意见的主因。不像马来西亚,乃至寮国、柬埔寨较偏向中国,新加坡却可在台海议题上提出不同意见,2004年李显龙还曾经访问台湾,那时陈水扁刚连任,两岸关系紧张,准备接任总理的李显龙担心台海局势发展不利新加坡,在北京极力反对的压力下,李显龙仍亲访台北,与陈水扁、连战、马英九等朝野政要会面。

近期马来西亚首相纳吉赴中国,或菲律宾总统杜特蒂向中国靠拢,主要是想从中国获得经济好处,而对新加坡而言,其实也并不反对中国的「一带一路」,甚至还大力欢迎,因为这能加强东协跟中国大陆的经贸连结,对东南亚国家经济发展注入能量。从新加坡的角度,她不会去拒绝中国在东南亚有更多投资,帮助发展基础建设,例如新加坡是亚投行17个创始成员国之一,显示新加坡不反对中国强化与东南亚的经贸连结。

但中国和新加坡仍不时有龃龉,尤其是中国常以「华人国家」定位新加坡,认为华人理当支持华人,这样的角度时常反映在中国对新加坡的政策,当然无法与新加坡「交心」。中国大陆应该要认知到,新加坡有自己的主权,自己的思维,而且是个包含马来裔与印度裔的多种族国家。一篇10月刊登在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文章,由新加坡无任所大使许通美所写的〈中国大陆对新加坡的四项误解〉,准确地反映出新加坡如何看待北京的态度。

东南亚华人已经在地发展数个世纪,文化上仍保持中华文化的特质,但政治认同上早已在地化。民主开放社会的台湾,除了保有完整的中华文化,并且鼓励多元文化发展,吸引很多星马人前往台湾。因爲中华文化、语言、美食的连结,他们多数享受台湾的气氛,喜欢那种环境。

至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关系是很密切的,也有很多大马移民前往新加坡。大马最近因IMDB事件影响名声,不过似乎未影响星马关系,而新马高铁计划也将开始执行,但目前仍有要採用中国还是日本系统的外交政治角力,和日后的建设程序问题。新加坡这边较没问题,效率与品质可以期待,但马来西亚那端似乎问题较大,还要考虑贪污因素。此外,就是两国要如何合作对抗恐怖主义?新加坡这块做的较完善,反恐资讯掌握完整。

对于恐怖攻击阴影,新加坡对此的命题不是「会不会发生?」而是「假设发生了要怎麽办?社会要如何协助?要如何把伤害降到最低?」因此星国政府在大众教育上花了许多时间,毕竟东协国家之间相互免签,人员往来进出複杂,要百分之百防范非常不容易,政府除需透过情报与警察系统加强国内安全,更要跨国合作掌握情资,例如今年8月,新加坡才与印尼合力逮捕在印尼巴淡岛意图发射飞弹攻击新加坡滨海湾的嫌犯。新加坡这麽开放,面对恐攻威胁得有些必要措失。

9月6日至8日于寮国举办的东协高峰会(ASEAN Summit),除东协十国成员外,与会的各国领袖还包括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日本、中国、南韩、澳洲、纽西兰和印度,针对经贸、南海、打击恐怖主义等议题进行讨论。

新加坡对南海争议的看法?

至于南海主权争议,李显龙在今年国庆群众大会演讲上,表示支持强而有力的国际法,因为新加坡是小国,所以会期望透过法律来维持秩序,希望各国可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他们反对「强权即公理」(Might is Right),认为这样的思维不利于小国。

第二,新加坡希望东协在南海争议上能团结,谈判上可维护符合区域的利益,但这对大陆来说是不乐见的,大陆希望能透过国与国双边关系来谈,而不是和整个东协区域来谈。

第三个重点是海空的航行自由,因为新加坡位处马六甲海峡、南海的航道,是靠著此地理位置而致富,如果畅通就能符合他们的经贸与战略利益,但一旦九段线威胁到他们的航行自由,或者中国在南海军事力量更大,就会对新加坡造成威胁。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