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南洋大学图书馆到王赓武图书馆 1

05/11/16

作者/来源:山人

一、从司马光论才德说起
二、南洋大学图书馆
三、李光耀王赓武同谋关闭南洋大学
四、李光耀王赓武同谋推动复名
五、王赓武图书馆
六、有其因必有其果

一、从司马光论才德说起
司馬光《資治通鑑周纪一》就智伯之亡论才德云:

夫才与德异,而世俗莫之能辨,通谓之贤,此其所以失人也。夫聪察强毅之谓才,正直中和之谓德。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凡取人之术,苟不得圣人、君子而与之,与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何则?君子挟才以为善,小人挟才以为恶。挟才以为善者,善无不至矣;挟才以为恶者,恶亦无不至矣。愚者虽欲为不善,智不能周,力不能胜,譬之乳狗搏人,人得而制之。小人智足以遂其奸,勇足以决其暴,是虎而翼者也,其为害岂不多哉!

司马光按才德把人分为四类:圣人、愚人、君子、小人。

圣人与君子治天下,则国泰民安;愚人治天下则一无是处;小人治天下,则祸国殃民。把天下交给小人,则不如交给愚人,因愚人无知,害处小,小人诡计多端,害人如麻,永无宁日。

德与才二者之中,司马光更重德。这也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当一个人被委以重任时,往往推辞说:“小弟何德何能,敢当此重任!”“能”便是“才”。“德”先于“能”。

扬雄《法言》云:

故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声画形,君子小人见矣。

言是说出来的,书是写出来的,都是人心中所思,从中可以判别君子和小人。

从一个人所说的话,不管是真话还是假话,都可以看出他的内心在想些什么。除了言,行也反映一个人的内心在想些什么,但言和行未必一致。所以孔子说:“听其言而观其行。”言和行都是人内心的反映。要分析一个人,最好是分析他的言和行。

一个人的道德跟他童年时的家教和小学教育密切相关。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家教非常重要。一个没有家教的人,只能是个“小人”。

李光耀一生害人无数,手段毒辣。他小时候必定没有家教。这可以从他自己的回忆中看出来。他在自传《风雨独立路》第二章中说:

我向来很顽皮。那次我把父亲一瓶价钱不便宜的4711牌浅绿色芳香润发油弄得一塌糊涂,气得他暴跳如雷。父亲的脾气一向很暴躁。那晚他真的怒气冲天,一手抓住我的颈背,把我从屋子里拉到井边,然后扯着我的耳朵,把我的头按在井栏上。……

儿时的生活并非完全充满欢乐。父亲偶尔会怀着恶劣的心情回家来,这一般是他在安珀路中华游泳会会所赌21点或其他纸牌输了钱。他要母亲把一些首饰给他,让他典当后再回去碰碰运气。这时候,两人会发生可怕的争吵。父亲有时变得很狂暴,但母亲却是个勇敢的女人,无论如何都要保住父母亲给她当嫁妆的首饰。她性格很坚强,精力充沛,足智多谋……

这几段话中传达这几点意思:
其一,他生性顽劣,常遭父亲暴打,童年生活不快乐。
其二,他的父亲好赌,赌输了就向母亲要首饰典当,母亲不肯,激烈争吵。
其三,父亲性格暴躁,母亲性格刚强,他自然得此遗传。

生长在这样的家庭中,不可能有很好的家教。他不像孔鲤那样幼受庭训。他父母的性格暴躁刚强,遗传给他好斗无情的性格,一生好勇斗狠,对待反对的人,十分残暴。他的中学同学郭鹤年回忆说(2015年3月27日《星洲日报》):

他擁有非常強烈的領導特質,面部和身體語言都讓人敬畏,他非常確定自己要做的是甚麼,性格果斷甚至無情。……當時我們的關係並不十分親近,少年李光耀總是充滿戰鬥力,想要贏得所有的口舌之戰,他不是那種讓人覺得溫暖並希望與之深交的人。

“性格果斷甚至無情”,“不是那種讓人覺得溫暖並希望與之深交”,正是父母亲给他的遗传。这样的人不可能是君子,从政之后,必定给百姓带来灾难。他的言行无异于黑帮,如他所言(见《李光耀及其思想》Lee Kuan Yew, The Man and His Ideas):

Everybody knows that in my bag I have a hatchet, and a very sharp one. You take me on, I take my hatchet, we meet in the cul-de-sac. That’s the way I had to survive in the past.

每个人都知道我的袋子里有把斧头,非常利的斧头。你来惹我,我就拿出我的斧头来,在死胡同里砍你。这是我以往的生存之道。

这番话正反映出他残暴的心态。他更像是黑帮老大多过政党头目。这都跟她童年没有很好的家教有关。重视家教是中国人不可或缺的传统。

胡适在他的儿子胡祖望出外读书时,写了一封信,后来收在书信集中,标题是《做人与读书》。胡适特别强调做人。信中有这样一段话:

最要紧的是做事要自己负责任。你工课做的好,是你自己的光荣;你做错了事,学堂记你的过,惩罚你,是你自己的羞耻。做的好,是你自己负责任。做的不好,也是你自己负责任。……你要做自己的事,但不可妨害别人的事。你要爱护自己,但不可妨害别人。能帮助别人,须要尽力帮助人,但不可帮助别人做坏事。

这就是家教。在胡适眼中做人比读书更加重要。家教就是要教孩子怎样做人,也就是有好品德。

梁启超的一篇演讲词,标题是《为学与做人》。他说:

问诸君“为什么进学校?”我想人人都会众口一词的答道:“为的是求学问。”再问:“你为什么要求学问?”“你想学些什么?”恐怕各人的答案就很不相同,或者竟自答不出来了。诸君啊!我替你们回答一句罢:“为的是学做人。”……你如果做成一个人,知识自然是越多越好;你如果做不成一个人,知识却是越多越坏。

这“做不成一个人,知识却是越多越坏。”正是司马光所说的“小人智足以遂其奸,勇足以决其暴,是虎而翼者也,其为害岂不多哉!”

在胡适和梁启超眼中,做人比读书更加重要。这样的价值观念,李光耀没有。他一生都在追求私利,专做“妨害别人”的事。

李光耀消灭华人的母语,消灭华人的文化,消灭华人的教育,为的便是私利。李光耀和王赓武同谋关闭南洋大学,为的也是私利。他们同犯反人类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

什么是反人类罪呢?《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Rome Statute of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中的定义是:

指那些针对人性尊严极其严重的侵犯与凌辱的众多行为构成的事实。这些一般不是孤立或偶发的事件,或是出于政府的政策,或是实施了一系列被政府允许的暴行。如针对民众实施的谋杀,种族灭绝,酷刑,强奸,政治性的、种族性的或宗教性的迫害,以及其他非人道的行为。

像希特勒对犹太人那样的种族灭绝,固然是犯了反人类罪,像李光耀对反对者实施的酷刑、政治性的、种族性的迫害、非人道的行为,也是犯了反人类罪。

王赓武是李光耀的同谋,为达到政治目的,迫害华文教育,灭绝华人的文化,关闭南洋大学,同样是犯了反人类罪。

按照司马光的标准,李光耀和王赓武不可能是“君子”,更不可能是“圣人”,他们都很聪明,所以也不是“愚人”,剩下的便只能是“小人”了。

以下就仔细观察这两个“小人”为达到政治目的,损害南洋大学的一些卑鄙言行。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