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星国教改大解放减轻压力

04/11/16

作者/来源:经济日报 http://money.udn.com

数千名新加坡的12岁孩童9月底参加一场数学考试,这场考试不但将决定他们就读的中学,很多人也相信将决定他们未来人生的成功。

新加坡的教育制度世界知名,而亚洲学校基本上也都在全球教育排行榜上表现不错。但是,今年新加坡小学离校考试(PSLE)的举办却引起激烈辩论:这些考试是否让小孩背负太多压力?

新加坡Learning Journey家教中心陈姓校长说:「我看过很多学生因为差了零点几分未录取而失望透顶。12岁的小孩很敏感,他们很难理解为什麽已经那麽努力,却还进不了自己选择的学校。这种细微差别为这些年轻学童和他们的家长带来无谓的压力。」

比较全球青少年在数学、阅读和科学上的能力时,通常都是亚洲国家领先,包括新加坡、台湾、南韩和日本。

但是出于对压力的担忧,这些亚洲国家政府正设法减轻加诸在孩童身上的要求。

新加坡PSLE的考试项目包括英文、自然、母语和数学。今年星国政府对PSLE的评分方式做了一些改变,2021年起,学童的评分方式将从排名制改为量尺制,以避免鼓励学童间不健康的竞争。星国政府也将著重小学教育课程裡的户外活动,并要求学校停止给予学童过多的作业。

引进这些改变的星国教育部长黄志明说:「我们必须解放孩子的时间和空间,培养其他对他们未来发展一样重要的面向,让他们不只学习什麽是花,也能停下来嗅一下花香。」

星国教育部这个月开始播放一则广告,安慰所有努力用功的小学生自主学习是一种美德。广告中,老师安慰考试考不好的小学生说:「你很用功,也进步很多,这也很重要不是吗?」

新加坡的教改,反映星国想在崇尚从众主义环境下培养更多创意思考时所面临的挑战。澳洲福林德斯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巴尔说:「资讯、思考和系统的控制对星国政府来说很重要,但他们也想在不交出控制权的情况下,享受有创造力又独立思考的人民所带来的经济好处。这就是他们的两难。」

目前为止,家长们都很欢迎政府研议的改变。35岁的毛太太说:「我想学校对小孩笔试考试的压力已经变少了。旧版的PSLE强调分数的些微差距,我220分,你219分,所以我就是比你高一分。这项改变我觉得很好,因为孩子们还那麽小。」

不过,新加坡父母的严格教养风格,代表孩子仍需在家裡面对沉重的课业负担。毛太太说:「这是文化问题。我的父母非常督促我的学习,我的小孩的压力也来自我。」毛太太说,她会定时「操练」她孩子的数学。

取材自金融时报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