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应更投入艺术文化产业

07/05/07

作者: 卢丽珊 林妙娜 日期: 7-5-2007 来源: http://www.zaobao.com/
special/face2face/pages/face2face070507.html

亚洲国家地区的竞争领域,不仅在传统的制造业和服务业,近年来也纷纷致力发展艺术和文化的硬件以及产业,以发挥本身城市的文化竞争力和魅力。而被誉为“花园城市”的新加坡,更要着重对文化产业的投入,提高本身的吸引力和整体竞争力。

  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长李文献医生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说:“我们不是唯一发展艺术文化领域,设法去刺激和培育一个富有活力的生态系统的国 家。不管是在本区域或世界其他地区,大家对‘文化资产’(cultural capital)的意识越来越高,文化是一笔巨大的资产。它首先凝聚国人和社会,成为我们彼此相互交流和分享的平台。

  “它也同时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许多国家都因此设法发展自己的文化,让国民从中受惠,也让他们对自己的文化产生强大的自豪感。”

  他以香港、韩国、中国、印度、泰国和印尼为例指出,这些亚洲国家和地区都在倾注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建设表演场地、举办大型的文化艺术节目或发挥本身的文化特色。

  韩国光州在1996年开始举办双年展,至今已成为亚洲最主要的双年展之一,也在世界艺术版图上打响名声。泰国一口气要翻新五个旧建筑物,将它发展为新的博物馆,曾因此来新加坡考察、借鉴经验。

  中国各大城市都在建造新的表演艺术场地,香港也在发展西九龙文娱艺术区,占地约40公顷,计划建3个表演厅、4个博物馆、加上广场和酒店等。

  我国在2000年推出的“文艺复兴城市”计划,就是发展我国艺术文化领域的核心计划,也标志着我国的发展从经济建设提升到文化建设。从开始每年拨出1000万元,到2004年增加到每年1200万元,政府将在未来三年每年拨出1550万元,加强发展艺术文化的力度。

“文艺复兴城市”计划是持续不断的工作

  对于“文艺复兴城市”计划,李文献强调,这不是一个在某个年份就能取得特定目标的计划,而是持续不断的工作。“‘文艺复兴城市’计划的 名称甚至可能会变,有人可能想出更能传达它的意义的名称,不过它的基本精神不会改变——将新加坡发展为一个世界级的文化艺术中心,确保新加坡人能继续吸收 艺术文化的养分,对文化艺术越来越喜爱。”

  我国去年举行超过6000场的演出和展览,这比1999年多出一倍以上。目前注册为艺术团体和协会的团体多达670个,这比过去多了45%。观看艺术演出的观众明显增加,三名国人当中有一人在一年内至少出席一项文化艺术活动。

  我国下一阶段的发展是通过社区发展理事会和艺术团体把更多的艺术文化活动带进邻里,并加强政府、人民和私人机构之间的合作,包括协助发展私人博物馆、资助出版计划和通过免利息分期付款等方式鼓励国人拥有艺术品。

制定政策和策略确保艺术成为国人生活一部分

  在谈到普及文化艺术活动时,李文献说:“我们不要让活跃的艺术文化生态,因为在滨海艺术中心演出票价的关系,被看作是只为社会的精英阶层服务,否则这将是不良的发展。我会制定政策和策略确保艺术成为每个新加坡人生活的一部分,因此我们也要跟社理会合作。”

  去年,国家艺术理事会和人民协会合作,西北社理会开始把艺术节带到基层居住在组屋区的居民当中。

  李文献说:“我们对此是非常认真的,这是我们策略的重要部分。实际上,在新的阶段里,我们把相当多的精力用在社区主导的活动当中。我相信这是我们的文化艺术发展的重要层面。我们必须让组屋区居民、让普通人民都参与。”

艺术多元才精彩

  政府对文化艺术采取非常开放的态度,也接受艺术世界的多元化,欢迎不同艺术形态的出现。事实上,政府认同:如果不允许多元化,艺术世界将不那么精彩。

  新闻、艺术和通讯部长李文献医生在谈到对创意和艺术家的包容立场时反问:“艺术家永远都必须挑战界限,不是吗?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寻常。”

  他说:“我们不能够规定什么是艺术,或者这个月应流行什么艺术口味。如何表达是艺术家自己的决定。”

  然而,艺术家在呈现自己的独有风格时,也应意识到他们并不是在一个真空的状态里搞艺术。李文献说:“他们(艺术家)是一个有自己价值观和理想的社会的一部分,而他们面对的挑战,在于他们如何通过自己的艺术形态呈现这些价值观。”

  学兽医出身,曾经担任我国人力部长(前称劳工部长)、国防部长,现任我国文化艺术发展舵手的李文献医生,以生态系统里的不同环节来比喻艺术界的不同层面。

  他说,艺术家本身只是系统的开端。在这个价值链架构中,我们也需要艺术推动者、艺术经理、画廊管理人、特别是艺术评论员来丰富整个生态环境。

艺术评论不可或缺

  他认为,无论是好或坏的评价,艺术评论都将推动本地艺术的发展。在缺乏艺术评论的情况下,艺术就仿佛石沉大海,艺术工作者也无从知道应如何提升自己的创作。只有通过这样的互动,公众对艺术的鉴赏能力才能得以提升,他们对艺术的兴趣也会在这过程中进一步被激发。

  李文献在访问中一再强调艺术评价的重要性,并认为本地媒体在推动艺术评论方面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任何在媒体中的报道都是对艺术工 作者的一种肯定。他说:“就算是喝倒彩也比完全没有掌声来得好,至少他(表演者)可以问‘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死寂,那是非常让人泄气的反应。”

媒体角色非常重要

  与此同时,媒体在推广不同层次的文化艺术方面也有其可扮演的角色。

  他说:“如果媒体不在报道中提起所谓的次文化(subculture),不对它进行讨论,那它将永远屈居于次文化的地位。”

  但他同时也指出,‘次文化’这个名词未必能够贴切地形容小众文化,因为这个名词表现出一种对非主流文化的态度。他说:“比较贴切的说法是我们意识到艺术社群里的多元化,而我们也接受了这样的多元化。”

  不过,李文献也同意,艺术评论工作说易行难,特别是在本地。例如,本地唯一的中文艺术杂志《南洋艺术》碍于本地办杂志环境艰难,特别是艺术杂志的市场更小,在出版第20期后,因资源方面的局限,决定暂时停刊。

  沉寂了将近两年后,《南洋艺术》在上个月中重新出版。南洋艺术学院和富豪仕大众传播机构为了推广本地艺术的发展和提高大众艺术的鉴赏水平,决定重新出发。

  李文献希望,接下来还会有人创办讨论其他形态艺术的刊物,丰富我们的讨论空间。

大力协助私人博物馆

  政府将设法协助私人博物馆成为高水平的博物馆,继续和国家属下的博物馆相辅相成,并鼓励他们自由发挥个别的特色。这包括提供私人博物馆发展项目、进行编目、研究、管理和培训职员所需的资源。

  李文献举例,本地近年出现很多的收藏家,他们把收藏品和公众分享,设立私人博物馆,包括好藏之美术馆、内学堂和MINT玩具博物馆等。 “接下来,我们将通过‘文化遗产发展补助计划’帮助他们更有效的呈献他们的收藏品,以突出他们的观赏价值,提高这些小型博物馆的吸引力。由于这过程会涉及 研究工作和大量的资源,将会需要相当大的一笔资金去协助他们。”

  去年8月,国家文物局展开全国大小博物馆的调查工作,希望能彻底了解它们的优势和弱势,以制定方针去发展本地的文化遗产资源。

  目前“博物馆圆桌会”以国家文物局为首,属下有44个会员博物馆,其中半数由私人业者经营,去年圆桌会的所有博物馆共吸引300多万名访客。

未来三十年 新加坡艺术将蓬勃发展

  展望未来三十年,新加坡的艺术和文化将持续发展,形成非常蓬勃和多元化的生态系统。许多新加坡人将把文化艺术活动当成生活的一部分,创作者通过不同的媒介表达,不断丰富本地的艺术和文化内容。

  届时新加坡的文化艺术不只在本地受新加坡人喜爱,而是在世界的艺术文化版图上形成影响力,成为发展艺术文化的主要伙伴之一。

  今年60岁的李文献说:“我个人的愿景和新闻、通讯及艺术部的愿景没有分别,只要我们继续努力,本地的艺术文化发展将持续,我想我们不用等三十年就能达到上述的目标。”

喜欢音乐和视觉艺术

  李文献是音乐和视觉艺术的爱好者,他平时很喜欢听西洋古典音乐,不过对歌剧更是热衷。他欣赏的音乐家包括贝多芬、莫札特、巴哈和维瓦尔迪。

  歌剧作品主要来自维尔地、莫札特和普契尼。

  普契尼的著名歌剧《托斯卡》(Tosca)是他多年的心头爱,他说:“你所能想象人类不同的感情,都能在歌剧中的音乐和歌词中体会到, 包括爱、背叛、忠诚、爱国和坚韧不拔。这是一部充满力量的歌剧,如果谁还没有看过,我会向你大力推荐;虽然最终两个主角都死了,我仍然认为它是一部伟大的 歌剧。”

也很喜欢听华乐

  他也很喜欢听华乐,出席新加坡华乐团的演出。

  对于本地的展览,他对新加坡美术馆在去年展出的“陈文希百年诞辰纪念展”表示赞扬。
  另一令他惊叹的展出是亚洲文明博物馆的“千古奥秘:中国三星堆特展”,四川博物馆把一系列文物借给新加坡,很完整的表现了三星堆奇特和丰富的文化。

  询及他三十年后还会不会去滨海艺术中心听音乐会?

  他说:“到时我90岁了!希望我会那么长寿。我当然期待去听音乐会、看演出,当然还有去我们的国家艺术馆,看我们新加坡艺术家的作品!”

  政府计划在2012年,将前最高法院大厦和政府大厦二合为一,变成为本地最大规模的新加坡国家艺术馆(National Art Gallery)。

获得企业界和社会支持 一些艺术团体茁壮成长

  由于企业界和社会的支持,一些艺术团体已经茁壮成长,例如新加坡歌剧团(Singapore Lyric Opera)和野米剧团(Wild Rice Theatre)就得到企业的赞助,建立本身的观众群。

  我国社会的发展已成熟到可支持艺术团体的持续成长,这些年不单是政府领导人强调艺术文化的重要性,许多企业领袖都开始重视艺术,积极的赞助艺术活动。

  李文献说:“这当然有他们的商业考量,他们发现通过艺术和顾客建立联系是一种具有创意和效果的方式,让他们达到服务客户的目的。”

  这包括在滨海艺术中心上演的《歌剧魅影》( Phantom of the Opera) 从三月上演以来不断在加演,据了解相当大部分的票房是被企业机构购买,作为回馈客户的方式。他们不单邀请本地的客户,甚至把海外的客户也请来看世界著名的歌剧。

  “我相信越来越多公司会发现赞助艺术所带来的效益,以及对建立整体品牌和推出服务和商品所扮演的角色。因此我们也通过他们来赞助一些大型国家级的艺术项目,例如新加坡艺术节。这些机构还包括私人的基金会和慷慨的艺术赞助人。”

  企业机构甚至和艺术团体合作推出风格各异的艺术节,例如M1公司和必要剧场在2005年举办“M1艺穗节”( Singapore Fringe Festival),今年是第三年举行。

  今年的艺穗节从1月底举办到2月中,有来自13个国家的艺术家呈献21项节目,形式涵盖戏剧、视觉艺术、音乐、舞蹈和设计等,内容趋向实验性和边缘性。

  去年野米剧团独立推出第一届“新加坡戏剧节”,也得到企业界的强大支持。新加坡歌剧团是另一非盈利机构,完全靠企业赞助生存,虽然运作 经常遇到困难却从来不曾放弃,常常呈献高水平的演出。去年呈献莫扎特经典歌剧《费加罗的婚礼》,今年将推出罗西尼的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

  李文献说:“在本地艺术界有很多人凭着对艺术的热情在坚持着,努力的克服障碍,追逐他们的梦想,期望能和大家分享他们的作品。”

  从“文化遗产赞助奖”和“艺术赞助奖”能看出人民和私人机构对艺术和文化的支持和重视。

  去年4月到12月,公众借出或捐出总值1亿1850万元的文物和现金捐款给政府属下的博物馆。有鉴于此,国家文物局今年首次颁发“文化 遗产赞助奖”(Patron of Heritage Awards)来表扬捐赠文物、资助相关活动,或借出文物的机构或个人,并鼓励人们对本地博物馆的发展作出贡献。

  国家艺术理事会在1983年就颁发“艺术赞助奖”(Patron of the Arts Awards)。艺理会去年表扬279个个人和机构,2005年的捐款额为3270万,比2004年的2950万增加了11%。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