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人民行动党市镇理事会亏损1600万元

23/11/08

作者/来源: – -

一般来说,人们都能够明白投资有得有失、存在风险的道理。但是,为什么事到临头,对一些投资行为的非议仍然不断呢?

   人民行动党14个市镇理事会,共投资约1600万元在雷曼迷你债券票据和其他因金融危机而被迫终止的结构性产品上,最终可能血本无归。荷兰—武吉班让和 白沙—榜鹅这两个市镇会的损失最多,各为800万元和400万元,其余400万元则分别属于阿裕尼、宏茂桥—杨厝港、丰加、马林百列、淡滨尼和丹戎巴葛等 六个市镇会的投资。

   虽然亏损了1600万元,如果单看投资的结果,根据有关数据,人民行动党14个市镇会累积基金约20亿元,过去6年来取得投资年回报率达3%,比定期存 款0.9%利率高两倍,也比政府10年债券的2.9%利率略高。从整体收益上来说,应该是属于可以接受的水平。但是,为什么这1600万元的投资失利还是 引起民间强烈的批评呢?

   首先,市镇会的资金与国家外汇储备、政府投资公司或是其他基金不同,它的来源主要是居民本身按月交纳的杂费,约30%至35%的每月杂费被纳入累积基 金,用来支付组屋区重新粉刷、安装电线、更新电梯和水供系统等大型周期性工程的费用。因此,对于累积基金的使用和支出,民众有比其他资金类别更为强烈的拥 有感和归属感。那是一种日积月累、感觉与自己密切相关的联系,是自己的血汗所积,从而民众认为对此具有充分的发言权。

  而且,一般民众大概对市镇会累积基金居然也扮演投资的角色不甚了了。很多人可能是看了报纸才知道市镇会原来一直有一大笔钱投资债券,而刚开始知道这样的事情,竟然就是投资失利1600万元,惊诧之余,投资损失的冲击力也就更强,批评的反弹也就更强烈。

   再深入来说,民间的一些舆论对政府精英居然也会和“弱势投资者”一样,买下血本无归的金融投资产品,不论是“判断失误”还是“受到误导”,抑或是受大市 牵连,总之不无揶揄、讽刺,甚至重炮批判。这种情绪,源自政府形象的一贯强势和正确的光环。官方的强烈自信以及民众对于政府的笃信,也会使得任何“失误 ”,都会被放大,成为难得的批评对象。

  这些也是当市镇会解释应该看待整体的投资成效、亏损只占微不足道的比例时,与一些民意反应的落差如此之大的原因。1600万元的相对值小,但绝对值不小,民众内心凡此种种的微妙心理,如果无法完全体认或准确感受,应对之道难免就容易引发一些争议。

   有读者之前曾在早报交流版公开要求市镇会解释有关投资状况,然而往日对垃圾清理、噪音管理或是电梯清洁的投诉都反应迅速的市镇会,却保持缄默,没有对外 进行说明,一直到国会召开才由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傅海燕公布有关数据。这其中可能有统一协调和公布的策略考量,但是近一周的静默期却让民间议论纷纷、 “各自表述”,说法不一,失去了第一时间解释说明的良机。

   而且管理市镇理事会的都是议员,在国会议政,提出针对其他市镇理事会投资失利的质询,无异于“惹火上身”。反对党议员却也不发一言,令人好奇这两个市镇 理事会是否也有类似投资。最后发问的角色落到官委议员的身上,也就不令人感到意外了。这或许在某种程度上,反而彰显了官委议员制度能够超然事外而发挥特殊 的效用。

有 民众批评市镇会的投资和管理不够透明。为什么在市镇会网站上公布年报、其中都列明了每年各项投资收益、杂费收入、管理费用等收入与开支之后,还会有这样的 批评?市镇会财务和投资管理的透明度,就因为一些步骤、时机和处理方式的把握,而引起外界的疑虑,显然很令人惋惜。尤其是在逆境之时,民众对政府的期待更 不一样,有必要感受到这一方面的情绪变化。

   就长远而议,人们从一些市镇会投资失利也会深思,市镇理事会基金投资,是否有一套准则来确定相关的责任归属?私人投资若被烧到手,那是一种切肤之痛,直 接而强烈。公共基金投资要看整体的“得”与“失”,也需要更明确相应的责任制度,才有利于政府与民间的沟通,强化民众的信任。

   民情的拿捏,是一门政治学问,需要草根的经验、世事的阅历和社会心理的判断。平时顺境之中,大家一团和气,包容度比较高,对一些问题也就隐而不发,或是 不那么在意。而在逆境或危机之时,人们由于外在的生活压力和未来的不确定感而变得格外敏感,对涉及自身的权利意识也格外关注,从而舆情和心绪极容易受到外 界事件的影响,再加上现代社会信息传播和意见表达的便利与广泛,政治人物在这种背景下,如何强化与民众的沟通效果,争取最大程度的理解和支持,显然需要有 更高明的把握与拿捏。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财务_financ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