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南大与其校友对新马的贡献》读后感

15/10/16

作者/来源:刽剑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以下是2016年10月12日《脸像志》(Facebook) 评论的摘要 :

第15届全球南洋大学校友联欢会己闭幕,留下来的印象是令人大吐苦水。廖建裕校友主讲有关《南大与其校友对新马的贡献》值得一读再读。

十多年前王慷鼎校友收集各地校友在各领域所创下的成果做了极详细的报导。廖建裕校友此次所配出的菜单,根本无法挑出更精美的菜色。是否南大校友人材不能有突破而有局限性。

文中所指马来语法专家和文学家廖裕芳博士,但是杨贵谊和严文灿校友去了哪里?丘才良教授发明基因改造鲑鱼,它不是本地水产,究竟它对马来西亚水产业有何关联。

廖建裕校友指出刘宗正的“前哨原理”,许多校友是门外汉不知所指是什么?究竟对新马社会有何许的贡献。刘宗正长居加拿大……〖编按:推想作者之意,廖建裕校友应当说明刘宗正校友的贡献与新马社会的关联。〗

生物系校友对新马社会所做贡献不乏其人,有四位校友从六十年代开始就默默耕耘,对热带经济作物油棕树胶胡椒可可和椰子,己经创下无比的成就。南大生物系植物组每年只有十多位毕业生,所学又是纯科学,他们却能在实用的农业科研上创造成绩,难能可贵。他们对社会实用经济上直接的贡献远远超越其他生物系搞科研的校友。

江学文校友在浅谈南大的资格和水平有精辟的见解,他认为要用来证明南大的学术研究水平就不可,因为搞学术研究并非是南大原本目的。1970年才设立研究院,大部分南大生的硕士博士资格不是南大给的而是外国大学给的,怎能证明南大的研究水平呢?

没错,以往报导有关南大生在科研上创下的成就,大都是从国外或国内拿了更高学位,有没有只凭以南大的学位能否创出辉煌的成果?有些答案说不太可能会有,大胆告诉你们南大校友中确定有,化学毕业的有,生物系毕业的也有,还有物理系的更有。

廖建裕校友有精确的见解和建议,他指出南大的学术成就和贡献应该走出龙的世界,非常同意。成功的校友不应该只是对校友的小圈子里或本地报章宣扬显耀自己,更重要是如何走出或跳出龙的世界,值得校友们进一步思考和公开讨论。

显然地,报导南大校友对社会所做的贡献,存着很大偏差。

2016年10月13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