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父子的阴阳两面注定破产

09/10/16

作者/来源:李光满 加拿大家园网 http://www.iask.ca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曾因为与前中国驻法大使吴建民一场关于中国外交战略的论战而受到广泛关注,最近胡锡进又与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杠”上了。这一次是因为李显龙在不结盟运动峰会及访美期间就南海问题发表“亲美日反中国”言论引发的交锋。

9月21日,《环球时报》发表文章称,新加坡于17日、18日在委内瑞拉举行的第17届不结盟运动峰会中,磋商时“执意要求塞入”为菲律宾南中国海仲裁案背书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但遭到不少国家反对,《环球时报》文章发表后受到极大关注,中国公众普遍认为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罗家良在致胡锡进信函中认为,该报提及有关新加坡代表在不结盟运动峰会上言行的内容是“不符事实和毫无根据”,是“罔顾事实、充斥胡编乱造和无稽之谈的不负责任文章”,对《环球时报》刊发该文表示失望。

9月27日,胡锡进复信罗家良,信中称,《环球时报》记者是根据参加不结盟首脑会议的知情人士介绍情况写成此文的,信息源严肃、可靠,文章写的就是真实情况,因此不能同意罗家良大使对此报道的指控。他还强调,非常愿意看到中新友好关系健康发展,对新加坡在大国之间周旋的难处表示理解。但他最后称:“您的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做过头了。”自然这句“您的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做过头了”是胡锡进观点的核心。

同一天,中国外交部举行例行记者会,有媒体问及新加坡指责《环球时报》近日关于不结盟峰会报道不符合事实、毫无依据一事,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我们注意到媒体有关报道,不结盟运动并非讨论南海问题合适场合,其会议成果文件应根据不结盟运动长期坚持的协商一致原则,体现所有成员国的共识。事实很清楚,极个别国家坚持要求在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关涉南海内容,但这并没有得到不结盟运动绝大多数成员国的认同,有关内容也没有反映包括中方在内的南海问题相关方的共识。

显然中国外交部是赞成《环球时报》文章观点的,甚至完全有可能《环球时报》的文章就是外交部授意写的,完全代表了中国政府的立场,因为胡锡进专门强调文章是“根据参加不结盟首脑会议的知情人士介绍情况写成此文的,信息源严肃、可靠。”在复信中,胡锡进严正指出:“在南海问题上,尤其是在所谓南海仲裁公布前后,新加坡的表现很让人失望。新加坡不是南海争端方,但你们的表态远远称不上中立,而是偏袒菲律宾、越南的立场,与美日形成呼应。此外,新加坡此前还接受美国在你们的基地部署濒海战斗舰和P-8反潜侦察机,谁都知道它们是对付中国的。新加坡的这些做法损害了中国利益。看看东盟大多数国家是怎样平衡处理南海仲裁这一敏感问题的,我认为新加坡应当为你们在这个时候给自己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使绊而感到羞愧。我认为大使先生应敦促您的国家反思,而不是给报道真实情况的《环球时报》扣帽子。”

我认为,胡锡进与罗家良的交锋实质上是中国与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交锋的延伸。自所谓南海仲裁案公布结果以来,新加坡在多个场合不遗余力地要求中国执行仲裁结果,完全与美国、日本、越南、菲律宾站在了一边,甚至比菲律宾还要起劲,不仅这次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不结盟运动峰会上,而且在东盟外交部长会议上,在中国与东盟高官会上,在老挝举行的东盟峰会上,新加坡都发表了不利于中国利益的观点:仲裁庭对各国的主权声索做出了“强而有力的定义”,希望各国都能尊重国际法,接受仲裁结果。有人发表文章认为:“对中国,李显龙并没有明显反对的意思,甚至流露出对中国不接受仲裁这一立场的理解。”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仅仅是在一次会议上发表类似观点尚可说是一时糊涂,而在多次重要的国际领导人峰会上提及此观点,甚至不顾许多国家的反对而执意纠缠南海问题不放,就是有意为之了。

许多人问,到底是什么驱动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采取了“站边”的态度,一意孤行地靠向美日呢?这与李显龙之父李光耀一贯的地缘政治理念以及他对国际形势的判断有关。李光耀是一个很现实的政治家,新加坡之所以能在几十年时间中从一个蛮荒之地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让新加坡从“第三世界”进入“第一世界”(李光耀语),就在于李光耀的实用主义智慧,也在他的“阴阳两面”,紧紧抱住美国的大腿,利用马六甲这一地缘优势,抓住中国改革开放的有利时机,实现了经济腾飞。

在新加坡独立建国前,李光耀一直与新加坡共产党合作,一旦执掌政权后,他立即与新加坡共产党分道扬镳,将与之共同战斗的共产党领导人全部投入监狱,几十年来,李光耀一直实施威权主义,进行家族式管理。

李光耀作为华裔后代,对儒家学说有着深刻理解,他一方面采用儒家学说治理国家,一方面采用西方思想发展国家,他一方面依靠华人的智慧参与国家管理,一方面弱化华人文化,在华人占75%左右的新加坡,他关闭华文大学,将马来语作为官方语言,将英语作为新加坡第一语言和政府公务用语言,将汉语作为第二语言,他的目的就是要尽快让新加坡融入西方世界,他甚至建议中国将英文作为第一语言,将汉语作为第二语言,从某种意义上讲,作为华人后代的李光耀是十分歧视华人文化的。

大家都知道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李光耀就与中国领导人关系良好,似乎是中国的天然盟友,他经常到访中国并与中国领导人会面,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新加坡直到1990年才与中国建交,是东盟国家中除文莱以外最后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而且他多次访问台湾,与蒋经国、李登辉等都有私交。从骨子里说,李光耀是东盟国家中最敌视中国的国家,而且这种态度从来都没有改变。

新加坡的经济来源主要依靠两个方面,一个是依靠马六甲海峡这一独特的地理位置,使新加坡成为世界重要的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另一个是在中国大陆投资建设工业园区,利用中国的优惠政策获得巨大收益,正如胡锡进所说,中国是新加坡最大贸易国。这两方面成就了新加坡的发展奇迹。

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李光耀一直坚持经济上依靠中国市场、军事上依靠美国,新加坡在中国大量投资,这既给中国经济带来了资金和技术,也让新加坡收获了滚滚财富。而在军事上与美国结成军事同盟,在新加坡建美军基地,也就是一手靠中国发财,一手靠美军遏制中国。

李光耀从来不希望中国崛起,因为他明白,一旦中国崛起了,新加坡的地缘优势就消失了。他提出了一系列遏制中国的战略思想,比如TPP和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都与李光耀有关,而且新加坡不仅是倡导者,而且是积极发起者和参与者。他坚决反对美国深陷中东而放弃亚太,他积极主张美国将战略重点放到亚太地区,他积极主张支持印度发展,以便让印度制衡中国,特别是在美国退出亚洲以后,让印度成为中国的抗衡力量,他反对金砖国家联合,更反对中俄联手对抗美国,他说如果三十年前美国在东南亚形成贸易体,就不会形成今天整个东南亚被中国吸引的局面。

李光耀去世后,李显龙继承了李光耀的地缘思想和治国理念,他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中国的“一路一带”战略将削弱马六甲海峡的地缘重要性,如果中国向西打通中巴经济走廊,发展中缅经济走廊,开凿泰国克拉地峡,将使马六甲海峡彻底失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重要性,而且随着中国金融业的发展和人民币的国际化,上海、深圳、北京都将成为全球金融中心,上海还会成为全球航运中心,从而取代新加坡的地位。这就是在李光耀之后,李显龙无比焦虑的所在。

阻止中国发展,阻止中国崛起,联合美国、日本、东盟国家一起遏制中国,这就是新加坡发起并与美国一起组建将中国排除在外的TPP的思想基础,也是新加坡建议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对中国进行军事遏制的思想基础。在菲律宾对中国提起所谓的仲裁案之后,李显龙认为得到了一个极佳的时机,所以李显龙和新加坡官员利用一切机会发表意见,希望中国接受伸裁结果,他是希望顺势将中国赶出东盟,李显龙的表演十分过分。让李显龙没有想到的是,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并不坚定,只有日本和新加坡这两个与南海问题完全不相干的国家在那里上窜下跳。

李光耀曾说:“接下来几十年间,美国实际上是一个美利坚帝国。无论你是非洲人、南美人、印度人、菲律宾人、中国人或韩国人,美国人都会让你在美国或在海外的美国跨国公司中为美国服务。今天及今后几十年,国际社会的游戏规则仍将由美国制定,任何关于国际和平与稳定的重大问题,如果没有美国的领导,都无法得到解决,没有任何国家或任何集团能够取代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正在基于这一判断,李光耀及李显龙父子才会无所顾忌地投奔美国,靠在美国的肩上,为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鞍前马后,既当师爷,又当笔吏,以便能从中分得一杯羹。

惜乎中国崛起如浩浩江水,似新加坡这等蕞尔小国岂能阻挡?中国必将成为世界经济政治的旋涡中心和巨大引力源,无论是近处的日本、韩国、东盟各国、印度,还是在万里之外的欧洲各国、美加、南美各国都将受其吸引,中国风必将刮遍全球,李显龙又岂能逆风而行?新加坡又岂能在与强大中国的对抗中独善其身?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